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書名:小團圓

作者:張愛玲

出版社:皇冠

出版年月:20093(1995年著作完成)

 

 

前言:

這是一本張愛玲的自傳體小說吧!在張愛玲死後才出版,此書一出,議論紛紛。有人說:出版社為了賺錢,違背張愛玲生前不想出版此書的看法。但是,有人駁斥:張愛玲其實早就想出版此書,礙於胡蘭成的身分或是她與胡蘭成的關係,所以不便出版。書中透露胡蘭成乃是張愛玲此生最愛,在他面前,她變成一個很低很低的小女人。

書的前半段敘述盛九莉(張愛玲的化身)在香港念書的情景,描述她的女同學們,透過瑣碎的細節可知:九莉在香港成績很好,拿獎學金。但是,家中經濟無法接濟,她寒暑假破例住在宿舍,媽媽汴蕊秋來到香港,卻住最奢華的淺水灣飯店。讓學校修女們跛不以為然。九莉細長高大,到底美不美呢?見仁見智!但是,她22歲前沒談過戀愛倒是真的!家裡紛紛擾擾,讓她的心更冰透雪亮,看穿人性,也質疑愛情。直到胡蘭成意外闖入她的生命,他氣質斯文、能言善道、在政治上投靠汪精衛、成為日本「走狗」,又愛女人,且不諱言自己周旋在數名女人中間……這些特質,讓他成為複雜深沉,不易理解的人。因此,讓張愛玲看不透,也深深著迷吧!

本書另一重點是寫出張愛玲和母親的糾結,她愛母親,母親是個新時代女性,勇於追尋自我,且美麗多情,豔遇不斷,周遭不乏獻殷勤的男士。張愛玲崇拜母親,因為母親美麗勇敢大方,且關心她的教育,設法讓她讀書,讓她以後可以有謀生的本事。但是,她當眾嫌女兒長相、個性、笨手笨腳,不但無法全心全意愛自己的女兒,還將女兒800元港幣的獎學金輸在牌桌上。

張愛玲的祖母是李鴻章的女兒,他們有顯赫的身世。但是,但了張愛玲的父親已是沒落貴族。父親是無法吃苦的紈袴子弟,小時候被家人逼著念書、背書,中英文底子不錯,改朝換代,跟不上時代變化,欠缺謀生能力,在鴉片中度過餘生。他拿妻子沒辦法,無法駕馭具有新思潮的妻子,所以,他移情別戀,身邊的女人跟著他一起沉淪。

張愛玲的姑姑,就是書中的楚娣,是個受教育的理財高手。父母去世後,和二哥(張愛玲的爸爸)聯手爭家產,愛慕表弟緒(姑姑的兒子?),兩人關係曖昧。緒表弟父親表大爺虧空出事後,想辦法炒作股票變換現金來彌補虧空,看得出她的理財手腕。她和九莉共處一屋簷,但是,錢算得很清楚。她也會煮菜,但是怕「一回是情,二回是例」,淪為煮飯婆伺候別人飲食,因此,不常下廚。張愛玲不會煮菜,所以,每次胡蘭成來,只能請他喝茶,不留吃飯!張愛玲除了寫作和打包行李外,好像沒其他本事。對於男人的鑑識能力也不怎麼樣,才讓她的人生一步步走向沒有光的未來。

本書前半段出場人物多:印度女孩比比、和李先生訂婚的上海人婀墜、到魏先生家住宿的劍妮、汪精衛的姪女茹璧、賽梨、愛瑪、柔絲……(短暫出場,跑龍套,很難進入每個腳色的世界。)

邵之雍就是胡蘭成。他在獄中看到九莉的文章,寫評論投稿,要求編輯給住址,出獄後拜訪九莉。沒事常去九莉家坐坐。他在鄉下有一名發瘋的髮妻,認識張愛玲後,又和數名女子牽扯不清:髮妻陳瑤鳳、十五歲嫁他的秦淮歌女緋雯、為他理家的姪女秀男、雜誌編輯文姬、十六歲的看護小康小姐、辛巧玉、住在那的日本主婦也和他發生關係……

 

Ø  歷史越到近代越沒有故事性,越接近報紙。51

Ø  婀墜說沒有愛情這樣東西,不過習慣了一個男人就是了。57

Ø  「我差點炸死了,一個炸彈落在對街。」她腦子裡聽見自己的聲音在告訴人。告訴誰?難道還是韓媽?楚娣向來淡淡的,也不會當樁事。蕊秋她根本沒想起。比比反正永遠是快樂的,她死了也是一樣。差點炸死了,都沒人可告訴,她若有所失。60(生死交關、死裡逃生這樣重大的事,卻沒人可以傾訴,難怪張愛玲的世界是孤絕蒼涼的。所以,她用筆寫出腦子裡的聲音,讀者願意聽她訴說。在她傳奇的人生中,引起讀者的感嘆、回應:顯赫家族也有難堪處境,每個人都需要愛與關懷,女人就是敗在衣服和愛情上。也許蒼涼人世,只有華麗的衣服可以掩飾悲涼,短暫的愛情可以照亮孤絕的世界。)

Ø  在她們這裡最忌好奇心。(蕊秋為了簡煒離婚?簡煒卻認為娶了一個離婚的女子會妨礙他在外交部的事業?)自己生活貧乏的人才喜歡刺探別人的私事。78

Ø  (父母離婚)九莉倚門含笑道:「我真高興。」家裡有人離婚,跟家裡出了個科學家一樣現代化。94

Ø  她父母都是過渡時代的人。她母親這樣新派,卻不許說「碰見」、「快活」、「氣壞了」……

Ø  奶奶寫的詩「四十明朝過,猶為世網縈。蹉跎暮容色,顯赫舊家聲。」121

Ø  她母親十八歲的照片。夏天,穿著寬博的輕羅衫袴,長挑身材,頭髮中分,橫V字頭路,雙腮圓鼓鼓的鵝蛋臉,眉目如畫,眼睛裡看得出在忍笑。121

Ø  小說《清夜錄》記載張愛玲的家族故事。「她愛他們。他們不干涉她,只靜靜地躺在她的血液裡,在她死的時候再死一次。」122

Ø  (九莉病了,幾天沒退燒,嘔吐)蕊秋盛氣走來說道:「反正你活著就是害人!像你這樣只能讓你自生自滅。」九莉聽著像詛咒,沒作聲。149

Ø  她對色彩永遠感到飢渴。162

Ø  楚娣其實會做菜,不過深恐套進。「一回是情,二回是例」就成了管家婆。九莉穿著紫花布短旗袍去買菜,歸途明月當頭,她不禁一陣空虛。二十二歲了,寫愛情故事,但是從來沒談戀愛過,給人知道不好。162

Ø  「你跟你姑姑在一起的時候很小,不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又很老練。」之雍說。……她崇拜他,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她一直覺得只有無目的的愛才是真的。「尋求聖杯」165

Ø  (她和邵之雍的事)她不喜歡告訴別人,除非有必要。自從寫東西,無論說什麼都有人懂,即使不懂,她也有一種信心,總會有人懂。

Ø  邵之雍好幾天沒來,正以為「其患遂絕」。他又來了。170

Ø  生命在你手裡像一條蹦跳的魚,你又想抓住牠又嫌腥氣。175

Ø  任何濃烈的顏色她都喜歡。……要個沒有回憶的顏色,回憶總有點悲哀。176

Ø  她寫了一首詩「他的過去裡沒有我╱寂寂的流年╱深深的庭院╱空房裡曬著太陽……」(他的過去有聲有色,卻沒有她。他,城府太深,女人太多,她永遠走不進他深深的城府中。)

Ø  啣著是塊骨頭,丟了是塊肉。192

Ø  北京女孩嫁的丈夫不成器,孩子又多。骨瘦如柴,但是並沒有病容,也不見老,只是長期的物質與精神上的煎逼把人熬成了人乾,使人看著駭然。225

Ø  (邵之雍常在九莉面前提前小康)。以為「總不至於」的事,一步步成了真的了。九莉對自己說:「『知己知彼』。你如果還想保留他,就必須聽他講,無論聽了多痛苦。」但是一面微笑聽著,心裡亂刀砍了出來,砍得人影子都沒有了。235

Ø  寧晚毋終身抱憾。237

Ø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253

Ø  她是最不多愁善感的人,抵抗力很強。事實是只有她母親與之雍給她受過罪。那時候,想死給她母親看;對於之雍,自殺的念頭也在那裡,不過沒讓它露面。276

Ø  她在四面楚歌中需要一點溫暖的回憶。那是她的生命。292

Ø  燕山道:「你大概是喜歡老的。」他們至少生活過。她喜歡人生。309

Ø  (化妝)像臉上蓋了一層棉被,透不過氣來!313

Ø  漂亮的女人比較經得起慣,因為美麗似乎是女孩子的本分。漂亮的男人更經不起慣,往往有許多彎彎扭扭拐拐角角的地方。再演了戲,更是天下的女人都成了想吃唐僧肉的妖怪。313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