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天, 八月二十六日 ,星期二,慈心小學開學典禮。

就在前兩天,媽因為咳血住進了聖母醫院。忙了一天,卻又在傍晚回家時,獲知爸被車撞,胸口受傷,後來也送到聖母醫院。

這是因為火星的影響嗎?兩個雙子座的人同時遭到霉運?

 

第一次參加畢業典禮,意弘主持;狀況外的我,負責拍照。

眼見一百多位小朋友聚在一塊兒,那樣程度的音量應可算是「鴉雀無聲」的地步。一年級新生在走廊等待,裡頭二到六年級的小朋友已先入座。隨後三四年級到外頭去,一一牽起新生的手,走入會場。此時迎接他們的,是雅智帶領的歌聲。

校長一一跟小朋友介紹老師,在帶著所有老師跟小朋友說:請多多指教!這時,我才意識到,這一切布置,就只為了在這群新生的心裡,埋下一個溫馨、備受尊重的種子,以此開啟接下來六年的小學生涯,待這顆小種子慢慢發芽,慢慢長。

 

當天下午離開學校,在羅東鬧市亂晃,想找一家賣廣東粥的買給媽吃。經過中山東路與中正路交界附近,一個小女孩從騎樓裡走出來,大約大班年紀,我倆對看了一下。一會兒,一輛機車便迎面呼嘯而來,下意識裡,我有些不安,感覺到有事將發生,卻不知為何。

蹦的一聲,我驚覺發生了什麼,一回頭剛巧見到那孩子被撞飛起來,不像一個人,倒像一攤泥樣的無助!我驚呆處在當下,連想要衝上去制止旁人移動她的身體都不能。恍惚間離開現場,買了粥,下意識回經方才的現場,早已不流一絲痕跡。「地上沒有血跡」,是我給自己的安慰。

 

一個生命,就這樣在我眼前消失了!在那樣簡單的速度、簡單的機械與動作間,輕易地被摧毀!和早上的情境對照起來,一棵苗一吋一分地長著、被呵護著,卻在一瞬間被砍下、死亡。

 

我們正在作的是什麼事情?我們在堅持的是什麼事情?我們相信著的是什麼事情?如果生命本來竟是如此易碎,何必作一些明知無用的事情,自以為了不起、有意義?如果人類竟是如此愚痴,誰說該讓人類覺醒?誰說有機會讓人類覺醒?一切究竟只是一場意淫?

 

我想了一晚,糊塗了一晚。像是手裡捧著就要掉落粉碎的水晶,我向每一個碰到的人哭訴,哭訴人類的可悲與可笑和自己的可悲與可笑。就在同一天,幾個大陸來的姑娘,就在同樣愚痴的人的手中,斷送了美麗的年輕生命。而使得她們走上這條路途的,是更多可笑可悲的人類;在那兒,可是有著十多億個生命!

 

人啊,妳犯了什麼錯?要這樣受苦、欺負彼此?

 

恍惚裡我睡了,醒了;又去到那個用心培育著脆弱的芽的地方。校長跟我說,這世界是這樣的,至少自己要知道,在做著的是正確的事。問題是,我怎知我作的是正確的事?

 

姊跟我說,如果今天被撞的不是小孩,我或許不會感受那樣強烈,或許吧。

 

星期三,彣雪陪著,我鼓起勇氣,到那天小女孩被撞的地方吃麵。問起老闆娘那女孩的情形,原來她竟只有手臂淤青,連骨折都沒有!!這下子,我有種解放的感覺,笑個不停,卻深知這天心裡的翻騰沒有白費:這就是世界的真相,如此殘酷與直接;這也是生命的真相,既是如此脆弱,卻也同時展現她的柔軟與強韌!

感謝老天!沒讓我從此落入虛無!!

 

      《 寫於 2003 ‧ 秋 》




 
 
用LINE傳送

發表迴響

 暱稱 (必填)

 悄悄話

 標題

 個人網頁

 電子郵件

authimage 
 認證碼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