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2012
,夏季第7

昨天跟同學們宣布,必須在下週五前,繳交這學季所有的功課,很快的,就感受到大家動起來的氣氛。一起加油吧!互相提醒,彼此鼓勵。

其實,功課如果變成是 應付 老師的要求而做,或因為分數不得不做,就顯得可惜了。當然學習這回事,不應該是為了外在的目的,換言之,學習過程中所發生的反思、爭論、累積與對話,以及對自己極限的試探與超越,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目的;但,功課與工作本,可以再一次提供我們自我檢視的機會。

我知道有些同學對工作本有抗拒,有陰影;我想跟你們分享,做好自己起碼的事情,可以保證生活的健康。誰無惰性?誰沒壞習慣?只要願意做,那怕是一點點進步,都可以努力嘗試一下。

這一週收到比過去更多更完整的週記,很多很棒很感動的分享。我確定大家是有能力做到的。

在詩學課中,Ben老師分享了「形式」與「內容」的平衡之重要性。這兩者都是變動不居的,都需要時時的自我檢查。換另一個角度來說,形式是與他人的關係,內容則是與自己的關係。你和自己的關係是什麼呢?你愛自己嗎?

昨天辯論社時,好多人都提到,逃避是難免的,但必定是暫時的;該走的路一定逃不掉。正向去面對,往往是最省力的。

我這幾天也在檢查我自己,也有很多必須檢討與努力克服的。不再逃避,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吧!

帶著勇氣真誠往前走,就對了。

 

10AR

2012/6/19

我也要開始寫週記

2012,夏季第6週

將近一年來,我和大家一起經歷人生中的第一次;從你們的點點滴滴的轉變,我肯定了這條路是正確的。儘管艱辛,卻無比美麗與精彩。尤其從許多同學的週記中,我得以分享你們的生活,以及心中發生著的美妙過程。感謝你們的慷慨。
今天結束圈時,我又嘮叨了每天晚上讀書寫功課、以及共同維護教室環境的事情。對我來說,每天不看看書,就會渾身不對勁;三天不讀書,自覺面目可憎!我每天一定要碰三種書,哲學的(這是興趣)、教育的(這是專業)和小說(不讀很痛苦);近來因為表演之故,開始每天運動拉筋(被班上眾多肌肉男激到)。每天自覺在心靈上和身體上,都有進步,那怕只是一點點。這一份喜悅,是超越功利與壓力的,我真心期待你們也能一生培養這樣的習慣,天天給自己滋養。
至於教室整潔,是因為外在環境會影響我們的內在;有人說,妳的書桌就反映了妳的內心!把環境弄清爽了,心就舒坦了,學習上自然輕鬆愉快,事半功倍。大家不妨試試。
今天下午辯論比賽,主題是「人應該要原諒傷害他的人。」六位辯士有人將自身經驗投射其中,展現無比的勇氣;有人則是超越了比賽,展現了超凡的人性。而評審們想必也收穫不少。雖然最終不評勝負,我想告訴社裡每個人,我以你們為榮。
「人生路長,慢慢體驗。」這是我近來喜歡與年輕人分享的一句話。而高中這黃金的三年,我們可以無拘無束、無壓力卻有友伴,一同經歷與分享這些酸甜苦辣。只盼未來兩年,我們繼續以此向前,珍惜時光與朋友,一同享受成長的苦澀與美好。

10A,R
2012/6/11

☆情感是美的來源:

美是超越感官和思想的直覺,是在思想和情緒來不及發起反應之前,就已經進入靈魂深處的觸動。一旦思想發起,美的感覺立即被固定僵死的思想綁縛,變成一種分析和論斷;或者在情緒中陷入既定模式,只剩下曾經經歷過的經驗,而毫無創新與驚奇的可能。

要保留那種相融無別的直覺片刻,必須先脫離線性時間的錯覺,以及主客分離的幻象。

在當下片刻的主客交融,脫離了時間,像是音樂家在一個接一個的音符中,不帶任何時間意識一般;創作者即是被創作物,即是創作本身。

從華德福教育的角度來說,死的思想和無意識的身體慣性(情緒模式)都是被點滴累積而成的;每一個當下片刻經驗到的情感經驗,是連結思想和意義的橋樑;要不上升成為抽象思維,要不降落成為無意識的意志習性;「一同鍛鍊,使之連結」便成為最重要的教育手段;換言之,一切教學都必須同時包含此三者的學習或鍛鍊。

美是一種帶著行動力與精神的感受,但人剛剛感受之時,並未清晰意識到其精神,更未及行動。透過充分的圖像,

 

美的教育在不同年齡階段有其不同的方式,遊戲衝動在不同階段亦有不同展現形式。

幼兒的想像遊戲,與青少年亟欲成年的想像,本質並無不同。

 

基於什麼,是基於情感經驗,一種衝動;

要做什麼,是將之化做行動,在生活世界落實出來;

為了什麼,則是一種價值或抽象精神,可以完全獨立的存在於個體心中。

 
佛陀說: [我]是邪見。
複雜科學和全像理論顯示: 一切都是相互包含的。
莊子說: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
量子物理證明: 所有的存在彼此之間息息相關,謂之[量子糾纏]。

⋯⋯很難相信那些政客和我[是一體的存在]或[息息相關],
但可以肯定,若我封閉我、只關心我,必然會陷入幻覺和虛無。
虛無主義是現代人的一部分。

做就對了! 去努力連結,去溝通,去接納,去從事意義,去愛踐踏你的人! 可以平靜也可以憤怒。但不放棄。
台灣加油!

話說,年假終歸會過完,

寒流終歸會到來;

二零一二也一定會到;

孩子會長大,幼苗會長成大樹;

總統會改選,高中早晚會成立;

太陽天天會升起,花兒朵朵必凋謝;

 

無常就是一個常,

還有甚麼好期待?還有甚麼可害怕?

 

能活著多好!

能自由多好!

能工作多好!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如鏡中花,如水中月;

雲駛月運,舟行岸移,真幻難辨;

我思故我在!

是故,我思故我在;

何必解釋,何必!

只要你真願意,就能接收到、享用到,生命的禮物;
但別以為它沒有重量。
 
只要你夠勇敢,就能感受到、聽到,靈魂的呼喊;
但並非聽見就能了解,或願意了解。
 
只要你夠誠實,就會發現、頓悟,
原來自由不假他求;
 連放下自由,也是自由的一部分。

羅葉過世一周年了。

這幾天校園裡瀰漫著詩意。感覺,隱喻,圖像,層層疊疊的意義,自由奔放的理解。詩和存在本身一樣,是一種詮釋學。

詮釋是一個藝術過程,呈現出主客之間神交的滋味。天堂與人間豈有界線?作者與觀者都是藝術。

一念 之間! 恩,一念之間!

一念 間可以決定上哪家館子吃飯,可以決定留些甚麼給這個世間。經過一月十六日晚間帶羅葉去的那家燒臘店,時間彷彿消失於無形。

..................

 

暑假走入了陽朔的奇峰突起,也浸入了石梯坪的幽藍海水,要在這兩者分出一個高下,卻是極難。

一個是壯族自治區,在夢幻般美景中的貧窮國度,一個是阿美族的部落,震懾人心的大山大海旁,是被遺忘的純真人群。

莫名其妙的時代哩,熙攘的生活,殘酷的教育,究竟是為了甚麼呀!

精神與物質在這個時代勢必要交會,一場廝殺恐怕早已展開!  極醜與極美,極喜悅與極悲哀,一同展露在眼前。莫非這樣的展露就是目的?

 

近日的驕陽酷暑,實在是過份了些。

每到午後,街上行人寥寥,陽光烈到瞳孔都來不及縮起;空氣被曬到溶解,變成膠質一般,黏黏重重的。

但天空的亮藍色真是奇特的美麗。

我發現應付烈陽的最好方式,就是直接敞開雙臂,面對他!如果能飛近去,就更好了。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邏輯實證論包含了邏輯和實證;邏輯不論真假,只求理性上有效;實證講究證據,眼見為真,卻不能越界宣告眼不可見為假。

人的頭腦不能像漿糊一樣,卻也不能變成石頭;詹老師說,「生物」是介於石頭和漿糊的東西;才有創造力和進步可言。

堅持己見的人,可曾檢證自己的大前提之真假?又或,承認自己的一種信仰,至少是負責任的態度。

史金納的信徒還殘存許多;若他們能真誠看見自己的假定,我亦崇敬他們。

數年前,為了媽媽肚裡的新生命,小姊姊必須被強迫斷奶;媽媽的奶是孩子生命力的來源;怎麼一下子變苦了,孩子扁著嘴、搖搖頭忍住,盯著媽媽胸部的眼神充滿疑惑與悲傷;那是被世界背叛的感覺,一切都變了的感覺。

出版大江大海1949的龍應台說,當年一離開台灣到國外,一切見聞都在印證一件事:在台灣成長的過程中,被國民黨給騙了。世界一下子顛倒過來。

這是成長的代價嗎?被自己所相信的一切背叛?多少人選擇勇敢承擔,迎接成長的欣喜;又多少人牢牢抱住不放,不願承認不肯改變,以免承受那不可承受之輕?

或許出了柏拉圖洞穴的人們,也無能理解洞裡人所需的溫暖與安全感。

一切都是自由選擇;蛻變豈是易事?幸好生命總是寬容的。一次次的,總給了重來的機會。

永恆不朽  是一種幻覺

全球抗暖化與螞蟻忙碌好過冬

那個更重要一些?

對愛的追尋來說    永恆的是那股相信

對知識的學習來講   不朽的是真理的無窮體現

當宇宙就這樣展現在妳面前

妳能看見什麼?又看不見什麼?

什麼是真理?什麼是我?什麼是愛?

開學啦!經過兩個星期短短的秋假,雖然環了個半島、徹底地解放了一陣;但終於實際泡進開學忙碌的工作之流裡,混著吧台周遭瀰漫的咖啡味道,心裡還是出現一個聲音,「再幾週寒假就來了!」

然而,一個好大的然而,一開學,班上孩子們就給了這當老師的好大一個禮物;大夥兒不僅變得更認真負責,連上起課來的投入程度,都令人「耳目一新」。雖然正式接手班級才幾個月,但這一群真的就是我的學生啊!這樣子當老師,是會驕傲的。當然,這樣的耳目一新,某個角度而言,是有前提的;但間隔兩週的這樣大幅進步與改變,實在讓人感動。

未來還很長啊!挑戰還很多;孩子們會繼續教育我,讓我有機會成為更好的老師;而這群孩子們,也將一同成長,通過種種關卡,直至成熟綻放,組成多采多姿的花園。

如果,教育是為了幫助孩子成為他自己;是為了讓孩子面對未來他的世界與生命任務;

我們必須更謙卑的去反思與探索;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孩子的未來是什麼樣子;未來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甚至我們也不知生命是什麼樣子;自己的本來面目是什麼樣子。在反思的光照下,還需要實踐的勇氣。

教育只是一種謙卑的陪伴而已。這世界的現況,對生命而言只是暫時與偶然的。把握生命的真相,只能透過自己走一遭;莫假借孩子之名,更莫假借國家與市場價值之名。

華德福教育與蘇格拉底遙相呼應:"Know Thy Sel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