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某次上課時,問同學說,沒交周記的人請舉手。一個學生大聲嚷嚷,「我有交,這次我很棒,記得寫也記得交......。」
我立刻制止他,態度有一點嚴厲,請不要大聲說話影響全班;他立刻給我一個白眼,一邊撇開頭去,說,「我又沒在跟你說話!」

當下我立即明白了;他確實沒在跟我說話。他是在跟自己說話。

如果他不是有意干擾、引起關注,我覺得剛才對他太強烈了。輕輕道了歉之後,我請他下次可以在心裡對自己說,或是小聲一點。他不置可否。

基於某些原因,七年級的孩子還無法有足夠的「內在空間」,而是將心中所想直接形之於外,不是過錯,但確是未及此年紀之成熟。以此苛責問難毫無用處,不如設法引導、幫助他們。

去幫助他們培養一個安全而開闊的內在空間,就像學習獲得看穿事物表象、了解另一個層次的世界的能力一樣重要。

 

畢氏定理跟一塊石頭,何者較為真實?

百萬年之後,這塊石已然化作塵土,不知所蹤;而畢氏定理仍然在理型世界裡閃閃發亮。

認識到這一點,也就認識了無常;無常也就是真常。

讓孩子們在三角形上面看見這道光,穿透表象,洞見法則,也就在內心再次誕生了新的自己。

從學生身上,總是可以學到很多很多。

每個人都是一個謎,一個故事,一個世界。

遇到那些「不受教」的學生,用各種方法挑戰著老師;此時理想與現實、過去與未來、北風與太陽,就會進入無止盡的糾纏。

我常常告訴伙伴,無論遇到甚麼困難,慈悲心是唯一的也是最有力的解方。慈是予眾生樂,悲是解眾生苦;為了解除對方的苦,得先明瞭苦的來源。

也許是跟你我一樣,在嚴苛無情的環境中度過童年?在打罵、控制的情緒暴力中長大?在荒唐世界的空虛驚疑裡長出自己的生存之道?

既是受了許多苦,那麼眼前的「不受教」就可以理解的;豈不是一種值得讚嘆的生存能力?

人終究要讓自己得以生存。

那些堅硬難以突破的殼,裡頭是甚麼呢? 這裡才是教育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