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勇於為自己的理念辯護的人令我尊敬
最近李家同教授是各報章的熱門人物,從畢業典禮的「媚俗說」(這裡)、到「談乞丐爆笑聲 李家同訓斥百師」(這裡),都引起不少討論。許多人覺得:這李伯伯也太古板了,輕鬆一下有何不可?有的人覺得李教授太「高道德標準」了!我覺得李教授有些說法可能真的有點問題,如:他為了要說明「教育差距甚大,呈M型發展」…的現象,說:「以民國96年的高中基本學力測驗為例,共有31萬餘人應考,結果PR( 百分等級)達九十九的人,有3355人,但PR在10以下的有3萬1千多人…」,這明顯是廢話。但其他的說法,其實都是恨鐵不成鋼、語重心長的話。他是對教育有理想、堅持,無懼於批評、嘲笑,敢於表達、推動想法的學者。我覺得他的「敢於不合時宜」,在這個明哲保身、冷眼旁觀的社會,顯得特別的難得可貴!我覺得自己也經常有「不合時宜」的想法與做法,但我不敢像李教授那樣大聲說出來,更不敢理直氣壯的訓人(當然也是因為沒那個身分),所以對李教授敢大聲嚷嚷,不怕面對紛沓而至的批評或嘲笑,感到特別的佩服與尊敬。還好,部落格是個不錯的地方,在此喃喃自語一番應該無傷大雅吧!

老師帶什麼進教室上課?
又到了期末,前一陣子二升三的導師群們忙著規劃暑期輔導,其中一項「理所當然」的工作是:選各科講義。領域的老師們基於「敬老」的美德前來徵詢我的意見,其實這是我覺得很為難的地方,因為我根本不認為老師可以拿坊間測驗卷、講義、參考書之類的現成品,來當上課教材(學生每人都訂一本當講義)。我一直認為:既然是上課,就該根據各校,甚至各班的進度、需要來編製教材,每個學校輔導課節數不同(本校生物科是暑期上10節、開學後再上5節),坊間統一的教材怎能適用全部的學校?幫學生挑講義等於「準備教材」或備課嗎?而且我覺得讓學生「統一買講義」,老師的工作變成「講解講義」,這和補習班有何不同?何況講義、測驗卷所費不貲,會增加家長負擔,而買太多根本用不完,是一種紙張的浪費。這些都是我不願買坊間測驗卷、講義的原因。但是,當所有的班級都用,我這個堅持自己編講義、印講義的行為,就顯得很不合群、不合時宜了!所以每次當領域的老師們好意來徵詢我意見時,我只能很尷尬的說:我的班不用買,所以不適合表示意見!

掛羊頭賣狗肉---消失的自然第七章
前一陣子在噗浪上看到:每次訪視時都要教學生「修改」教室日誌……,我想起一些學校中經常發生的「掛羊頭賣狗肉」的事。從「體育課拿去考數學」到「假社團之名 行能力分班之實」(這裡),甚至連「彈性課程」都是課表上的一套而實際上做的又是另一套。行政、老師甚至家長聯手教學生「陽奉陰違」、「見怪不怪」,無怪乎社會上詐騙事件層出不窮,因為我們自小即訓練有素啊!我在當導師時,總是會有一些配課:最常配到的課是:童軍、家政、輔導…(九年一貫之前的名稱),我大多乖乖的按課表上,因為我不想教學生在教學日誌上「偽造紀錄」。偶而考前拿這些課來考試,那就「學生寫什麼就是什麼」,因為很難開口要學生為老師做假啊!但今年有一件事卻讓我很難自圓其說,這也是我要在這裡紓解一下的原因:國中一年級自然與生活科技的最後一章(第七章)是生活科技的範疇,這一章有教材、有能力指標、有進度,在課程計畫上是存在的,但我們沒有上!這情形在本校是如此發生的:九年一貫剛開始時因為一年級的課程中整合了地科及部分理化觀念,所以一年級自然科由3節增為四節,第二年開始理化(粒子概念)的內容不見了但仍有2章地科,所以我們調整進度(將部分章節移至下學期),上學期做「科學探究課程」(有課程計畫、有進度、有評量),下學期多了一章。第三年開始所有版本都移除了的科內容加進生活科技內容,因此我們維持上學期「科學探究課程」,下學期另外設計「校園植物」等活動,用這些共同的班際活動取代生活科技課程。所以前幾年學生問我:「老師,第七章不用上嗎?不用考嗎?」,我可以很理直氣壯的説:「我們的科學探究內容和第七章相關,而公開發表競賽就是考試、評量」。但這兩年科學探究課程取消了,也沒做校園植物等其他活動,當學生問「老師,第七章不用上嗎?不用考嗎?」,我只能吞吞吐吐的說:「那個…學校沒把..這個.....列入進度…」,消失的第七章令我很心虛呀!

我一直不敢問:難道其他老師沒有碰到相同的問題?我很想知道大家是怎麼回答的?有人和我一樣認為:「課綱上有的課程就要上,不能掛羊頭賣狗肉」嗎?還是我的想法真的是不合時宜,真的在自尋煩惱?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10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