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新聞素質低落又一例…

一早起來看到噗浪和FB上很多人在轉發這則新聞報導---「7/21 好熱!!夏天渡輪像烤爐 生意掉兩成」(影片)。若就新聞報導本身來論新聞媒體的素質,依我看有兩個點很值得討論(最後面記者把「生意」念得很像「心意」這就不列入討論了):

第一點是(從影片一分零5秒開始):從淡水老街坐到漁人碼頭…,為了表示時間,畫面出現了一個快轉的時鐘,時針從6轉到12,但是記者說:坐了將近10分鐘....這是很明顯的錯誤,顯示應付了事的製作態度,但沒看到有人批評(這種不夠聳動的錯誤,就算發現了也不會提出?)。

第二點是(從影片一分26秒開始):我現在已經滿身大汗.....接著記者拿出一個體溫計在手背上量溫度,電子體溫計顯示35度,旁白是:「測得體溫高達35度」…,就是這句話引起軒然大波。

人是恆溫的動物,所以…?

網路上各類批評的主要依據是:「人是恆溫動物….在哪裡(包含北極)測得的體溫都是36-37℃」。所以出現以下的回應:「記者可以去南北極量體溫證明全球暖化嚴重(意思是:北極量得的體溫也是35度,所以表示北極暖化嚴重)」、「人類體溫正常值在攝­氏36-37左右(意思是:35度太低了,根本不算高溫?)」、「我在冷氣房,我體溫也35度耶」…。

以生物教學者的觀點來看,觀眾對「測得體溫高達35度」的反應,顯示出一些迷思,包含有關科學概念---「體溫恆定」的迷思,還有關於科學探究(科學方法)的迷思,另一類則牽涉較廣,屬於意識形態的迷思。

科學概念迷思---「恆溫動物與人類的正常體溫」

人是恆溫動物所以體溫不會隨溫度改變?人的正常體溫是37℃?這些耳熟能詳的說法,其實正顯示出台灣科學教育的問題---過度簡化知識概念、喜歡以「口訣」方式傳授、記憶知識。其實只要你量過體溫應該就會知道:耳溫、額溫、肛溫是不同的;早上、中午、下午的體溫也不同、在冷氣房和大太陽下量得的體溫並不一樣喔!蒐集一下資料就會知道人是恆溫動物的意涵是:

1、恆溫指的是核心溫度不變(或變化很小),核心溫度或稱體核温度(core temperature),指生物體深部,包括心、肺、腦和腹部器官的温度。人的體核温度約36-37℃,而且有一套內定系統在調整,變動範圍很小。但我們量測的是體表溫度(或稱表層溫度),體表溫度各個部位有差異,正常值應低於37℃,影片中量測的手背溫度即是表層溫度。

2、「恆溫」的表層溫度仍會受外界溫度影響(散熱效率)而變動,並非在各地量的結果都一樣:體表溫度會受到外界溫度、空氣流動等因素影響,如跑步後額溫可能反而降低(32-34℃),這是流汗、吹風散熱的結果。在船艙內流一身汗,受蒸發散熱的影響,體溫應該下降,流汗後體表溫度仍達35℃,的確是高溫---高於平常的手背溫度。(你可以自己拿個體溫計在冷氣房內測量一下,就知道其實不會是35℃)!

所以「體溫高達35℃(配合量測手背溫度的畫面」這句話並沒有錯誤!

我從觀眾的反應中看到另一個關於科學探究(科學方法)的迷思:

科學方法迷思---實驗=科學?

有一個觀眾說:「記者是不是該要先量"加熱"前的手的體溫?」,這位讀者很有「對照組」的概念。這是一個在家裡就可以做的實驗,如果我們讓學生在室內量一次體溫(手背溫度),之後出去曬太陽10分鐘再量一次手背溫度,這樣是否符合科學方法?是否是一種驗證手法?

「有做實驗(而且有對照組喔)」是否就是科學?在這個實驗設計中,這位讀者(可以代表多數讀者)的假設應該是:「"加熱"前的體溫和"加熱"後體溫應該相同(依據---人是恆溫動物不會受外界溫度影響而改變體溫---所做的預測)」,如果他根據這樣的假設與實驗設計真正做了實驗,獲得的結果最可能是:「"加熱"前的體溫低於"加熱"後體溫」(影片中就是在傳達這個結果),這時候才是真正考驗科學論證的開始:當實驗結果和假設相衝突時,我們要如何面對這個結果?是根據實驗結果獲得結論:「人的體溫會隨環境而改變,所以人是變溫動物」?或檢討實驗錯誤原因:「實驗誤差、儀器太爛」甚至「假設可能有錯誤的」?「實驗」本身只是驗證的手段,假設才是驗證的目的,結論才是驗證的結果。從擬定假設到做出結論才是科學!

我自己在教學過程中常發現:學生設計了一堆操作變因、做了一堆實驗,卻沒有去呼應原先的假設(甚至根本沒有假設);當實驗結果和假設相衝突時,無法去檢討實驗設計的理論依據或實驗步驟,更少人去修改假設!這種只注重「做了哪些實驗」卻不注重「為什麼要做實驗---想要驗證什麼問題?」或「實驗的結果代表什麼意義」的探究方式,往往會落入「為實驗而實驗」的泥淖而不是真正的科學探究!

 知識份子的迷思

在這個例子中,記者測得的體溫是35℃,有科學素養的的記者應該問:「艙內這麼熱體溫不是應該高於37℃嗎?為什麼是35℃?---這是記者該有的假設」,如果記者有提出這樣的假設,他只要透過收集資料就可以知道為什麼35度算是高溫,就可以做一篇很有力、很有教育意義的教學報導。顯然記者或播報員對自己職業的迷思是:記者只要「如實」報導即可!

相同的,在這個例子中,如果觀眾不被「記者都是腦殘」、「中天新聞水準很低」的成見蒙蔽,應該會提出「體溫可能是35℃嗎?」、「記者有造假嗎?」、「為什麼要造這種假?(如果真要造假不是應該提出高於體溫37℃的數字嗎?)」等的質疑,最後得到的結論就會不同了!這次批評的觀眾中很多都是知識份子,我在想:到底是哪些關鍵想法造成知識分子的迷思呢?知識份子在知識權威下,其實有著意識形態的迷思卻不自覺,這是我滿擔心的事!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