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科普已經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我自己也把補校的生物課程規類為科普),但是很少人去探討「科普」這一名詞是怎麼來的?是什麼意思?

 proletariat與professional都有pro
這次參加國科會高瞻計畫的科學寫作班(這裡),聽江才健老師説:科普是「匪詞」,是對岸先用然後我們被同化、沿用的,似乎解答了科普一詞的由來!但是三週寫作班結束後,我對「科普」的「普」字產生了更大的迷惑:到底它代表普羅大眾( proletariat)的,還是專業社群(professional)的pro?

《科月》創刊時的理想是什麼?失敗了嗎?
台灣第一本科普雜誌「科學月刊」發行至今已40週年,周成功教授在40週年慶時說「從最近美國牛肉、HINI疫苗的亂象來看,台灣的科學素養還停留在相當原始的狀況,與四十年前差異不大,《科月》創刊時的理想,可以說是失敗了」,這番話後,引起國內少見的「科普」、「科教」的爭論(這裡)。
其實我對「科普」、「科教」的爭論沒興趣,也不想爭辯科學教育是否失敗了?我比較在意的是「《科月》創刊時的理想---也就是科普的理想」到底是什麼?科學寫作所要培養的又是哪種科普寫作人才?

科學很不普通
從字面來看「科普」,是指針對科學所進行的「大眾化」及「普及化」的過程。也就是對象應該是普羅大眾,目標應該是讓一般大眾能理解日常生活中的科學現象、能用科學邏輯推理的方式思考,脫離「理盲」!但科學知識畢竟是經過千錘百鍊得來的成果,要說得深入淺出,兼有趣味,讓一般人接受絕非易事。

要寫之前要先看,看很多書,而且要看英文書
記得在科學寫作班第一天的討論時間,有學員提出:如何將一些專有名詞解釋給一般民眾?王道還老師説:「不要去想這個問題,因為那些人一定聽不懂的!」。王老師還説:「要寫之前要先看,看很多書,而且要看英文書,因為最新、最好的科普作品都是用英文寫的!」。我分在生物組,指導老師是周成功教授,他帶我們看scientific  america上的文章,對照科學人上的中文譯本,找出譯文的不妥處,延伸閱讀一些專有名詞,最後進行改寫。經過這次研習,我知道:教授們眼中的科普其實很專業(professional):以第一篇「流感防疫努力終有回報」來説,寫的是---病毒的構造、疫苗注射後血清樣本的研究、及疫苗和免疫力的關係等。這最少要大學程度的人才看得懂(非主修生物類科的大學畢業生也不一定看得懂)。

司機先生、洗頭小妹需要什麼樣的科學
那麼我心目中的科普是什麼樣子的?我想要寫一些司機先生、洗頭小妹都聽得懂的東西,比如:注射疫苗到底打了哪些東西進去?在身體裡會產生什麼影響?什麼人要打、什麼人不要打?這些東西太簡單了不適合教授們來說,正好由我來做!

要做的努力還很多,要走的路還很長!
這個科學寫作班研習內容很豐富,很有收穫(而且我真的進台大了)!但對於「如何和司機、洗頭小妹説科普」,並沒有太多著墨。看來要實現我的普羅大眾式「科普」,要做的努力還很多,要走的路還很長!

美國數學考試創意解題法!

數學老師,出題時不要只寫數字和符號啦!這樣會造成誤解啦!

忍不住要誇讚美國數學老師---very good,teacher,這要是在台灣,老師早吐血了!

第一題:"展開"下列方程式                       第二題:找出 圖中的"X"

                  

 展開~~展開~~再展開~~越來越開………           真是好找啊~~~這個x正在玩溜滑梯~~


 第三題:約分?                                                       第四題:也是約分?
                                    

不錯了啦,至少知道分母和分子約分,符號相同才能劃掉,而且SIX真的等於6啊! 

第五題:極限概念(當X趨近於....則....)

 要把5寫成那樣,已經趨近學生的極限了吧!  老師的忍耐也已經到達極限了...

天生愛找碴

在教學方面,我是一個愛找碴的人:有些教育界行之有年,大家習以為常的事(如科展),我就是會覺得其中隱藏著一些不合理;有些在教科書出現的天經地義的教材,我還是會發現有些奇怪的地方;而別人精心設計的一份考題,我總是輕而易舉可以找出一些錯誤…,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很「機車」的人(只針對教學,其實我對學生或其他事物,包容性大到可以説是沒有原則的人)。

更糟糕的是:當我發現問題時,我沒有辦法裝做沒看到或用迂迴婉轉的方式説出來,我只會「心直口快」,所以應該帶給別人很大的壓力吧!但是我還是要講出來,因為擔憂積非成是,更無法忍受將錯就錯!

 「找碴有理」、「吐槽有用」

有些人很有雅量,會接受我這種好意但未加修飾的吐槽,一些想法、做法因而得以溝通改進;但我也碰到視我的「找碴」為惡意,進而猛力反撲的例子,最近的例子則是根本被「無視」了!不管別人的反應如何,我決定繼續「找碴」、繼續「吐槽」,因為科學或教育都無法「累積錯誤、變成正確」;更因為絕大多數的教育工作者,會因為別人的提醒而省察、改變,如此一來我的「愛找碴」、「愛吐槽」的毛病,反而可能為教育界做出小小的貢獻!只是我不要在領域會議或研習的場合提出,更不會再直接對某些老師說出我的看法了,因為有些人可能無法接受我的「愛找碴」、「愛吐槽」,我也不想當「刺蝟」!還好,還有這個講台,有一群能互相討論的朋友,讓我覺得「找碴有理」、「吐槽有用」!

為什麼要寫這篇?因為我打算寫些「找碴」、「吐槽」的東西了!

韓國很努力在趕上,很用力在改變外人對韓國人、韓國貨、甚至韓國文化的印象,但太用力了!太速成了!實質內涵顯得空虛

美容」使人失去「笑容」

相信大家對韓國的「美容風」是頗有耳聞的,常聽人家說韓國媽媽一定要為女兒準備一筆美容基金(現在這種風氣已經延伸到男生了),所以很多人覺得韓國應該是帥哥美女滿街跑的,走在路上隨便就能撞到「裴勇俊」或「宋惠喬」!但是說真的,論美女,還是非台北和東京莫屬,台北街頭的女生充滿活力有一種自信、個性美;東京女生則很「美化市容」,各個精心打扮,即使澀谷、新宿那些披頭散髮的少男少女,那種亂也是經過設計的!東京有一種精緻、有禮的美。韓國街頭呢?常見「阿珠媽」穿著桃紅配螢光綠(可怕的配色),或者垮垮的運動褲(看起來像睡褲);「阿該死」(韓文對未婚小姐的稱呼)則不管高矮胖瘦幾乎都是窄管的內搭褲,腳上踩著高高的細跟鞋,特意趕流行但缺少時尚感。最扣分的一點是:不管「阿珠媽」還是「阿該死」,不管是在逛街的或是售貨員,甚至飯店的服務人員或海關工作人員,各個都是板著一張臉,這是一個沒有笑容的城市。聽說在韓國女孩子長得醜是找不到工作的,所以每個女生要花大錢去整容或花時間去化妝、買衣服,維護外表的美已讓他們筋疲力盡,於是她們失去了個性,更失去了「笑容」!

公車與私家車都沒有乘客

 

韓國好面子可以從另一件事上看出來:首爾擁有地鐵、捷運、公車有專用道,是一個公共運輸設施極為方便、齊全的城市,但漢城的人幾乎人人一部車(漢城有600輛私家車),在路上看到空蕩蕩的公車呼嘯而過;而一部部只有駕駛沒有乘客的私家車,則把馬路塞得滿滿的!即使不是上下班時間漢城市也常出現塞車現象;為什麼韓國人不坐公車而要開自家車?因為車子是身分的象徵,所以不但要有車而且越大越有身分,至於塞車?只好當成常態了!減碳?地球再重要也比不上我的面子重要阿!

 

韓國奇蹟與危機

 

韓國人一直給人強悍、好勝不服輸的印象,他們可以傾全國的力量去扶植電子業、影視業、汽車業甚至科學研究,於是在短短幾年之內,脫離中國和日本的陰影,在亞洲抬頭挺胸,這就是韓國奇蹟!但太注重外表、太急著趕上,卻也潛藏著危機。親自到韓國你可以從很多小地方看出「有美容無內容」的真相,如韓國現代汽車從外表看似乎與豐田等不相上下,但坐在遊覽車內:座位狹窄、坐墊很硬、靠背直挺挺完全不符人體工學、、、一小時的車程就腰酸背痛了!更別提全車只有最前端有一個小小的電視,比起來,首都客運的人性化,簡直是豪華級的享受了!而飯店、度假村雖有華麗的外表,但服務人員不會打招呼(如;日本的「以拉些媽些」、或台灣的「歡迎光臨」,但韓國什麼都沒有)、不會笑,進行著寂靜、沒有溫度的服務;飯店內的標示幾乎全為韓文,好像所有外國人都懂韓文一樣!韓國每年扎大筆金錢想拿諾貝爾獎,結果搞出個黃禹錫造假事件(這裡),花了100多億台幣造出火箭,結果升空3分鐘後就成了太空迷兒(這裡)

人民臉上沒笑容,這是個幸福的城市嗎?

總感覺韓國很努力在趕上,很用力在改變外人對韓國人、韓國貨、甚至韓國文化的印象,但太用力了!太速成了!實質內涵顯得空虛。韓國經濟奇蹟是很多人津津樂道的,很多人甚至喊出「韓國能,台灣為什麼不能?」,我完全不懂經濟,但隱約覺得:以政府的力量扶植產業,導致全國經濟掌握在10大財團手中,這不會出問題嗎?雖然韓劇拍得很美,但人民臉上沒笑容,這是個幸福的城市嗎?國家的發展如果不是以增進百姓的幸福為目標,奇蹟會不會變成危機?

去年開始,我將上課用的簡報以講義方式呈現,讓學生在講義空白處記錄老師講的重點(講義就是圖多字少,有許多空白讓學生記錄),而且每個單元(大概一章分成兩個單元)結束時,要求學生以心智圖的方式做重點整理,因為我覺得「自己整理、抓重點、統整」是很重要的能力,所以我從不替學生做填充題式的講義(三年級輔導課例外),我的作業也都會要求學生要自己做整理,希望能及早培養學生良好的學習習慣與方法(女兒告訴我,他們班上的同學---大二了喔,要求助教要幫他們整理重點、出練習題,唉!)。 

我覺得知識的學習應該在學校、老師的指導下就完成,所以上課時就要摘錄老師講的重點,而回家要做的是延伸的學習而不是做重複練習!但是去年我沒太注重心智圖的做法,只是要求他們每2節做個重點整理(但不能像課本用條列式)。今年我沿用去年的方法,只是多示範兩次心智圖的做法,目前共交了三次作業1-1;1-2~1-3;2-1、2-4;發現似乎比去年好;不知是今年的學生較優還是我自己較熟練這個模式了?希望兩者都是!不過還有部分學生心智圖各概念間的連結有錯誤,段考後要再加強一下了!

上週因為一些事,所以學生雖然禮拜一就交了作業,我拖到禮拜四下午才改完,還讓學生催:「老師,你作業還沒還我們!」,真是丟臉呀!

來欣賞一下學生的作業吧(講義都是上課時記錄,只有心智圖是回家寫的)

  

    

 

換個園地繼續耕耘

 前幾年一直在忙著做教學檔案,尤其是科學探究課程的教材教法,幾乎每年都要因應不同老師的需求而修改(我以為只要把教材修到具可行性,其他老師就會願意做,結果…),今年一來:領域中當家作主的人,擺明了不屑這個課程,根本沒排進課程計畫,這個課程已陣亡(其實去年就只剩我自己在做);二來:我自己對這個課程已經頗有心得(雖然做了一堆研究、改進,都沒有人要用,但我自己倒真的成長不少,我是這個遺產的受益人),所以不必再花那麼多時間精神去做研發(我還是會進行這個課程,因為我要對得起我的理想與卓越獎---雖然現在覺得其實這個獎根本是個錯誤),我總算有時間、精力來做補校一年級自然科的課程改革!換個園地繼續耕耘,期待它也能開花結果!

這才是「有教無類」

補校是個很特別的教育場域---學生來源大約有3大類:1是早年沒機會念書的叔叔、阿姨,年齡大約50-70(今年有3位高於70歲的學員),他們真的很久沒念書了,甚至連字都要慢慢的回想,但是他們有很豐富的生活經驗、人生閱歷。2是年輕的帥哥、美女,多是因家庭、個人因素,無法完成日校學程,是日校的中輟生,他們大多很忙(要工作)、沒定性、但很聰明,學習很快。3是來自越南、印尼、菲律賓、大陸…的台灣媳婦,他們大多帶著小孩(有剛出生沒多久的),或挺著大肚子,很努力的想要學習台灣的東西。學生的個別差異(國籍、年齡、家庭背景、教育水準、需求…)之大,遠超過日校。

當手上不再有尚方寶劍…

補校還有另一個和日校很不同的地方---沒有進度、成績的壓力,看起來老師很自由,但老師也失去用成績壓學生的權力---學生不會因為怕成績不好而勉強聽你的課,也沒有記過等約束力(當然更不能處罰),也就是老師的手上沒了尚方寶劍,所以老師必須提供學生需要的東西,用學生能接受的方式來教,這很需要功力吧!

為什麼要學科學?

以前我總是選擇日校課程中的部分單元在補校教授,雖然學生也還滿喜歡上我的課(補校學生很會鼓勵老師),但我一直在想,當考試、成績不再是學習的目標,為什麼他們要學科學?學科學對他們有什麼幫助?也就是為什麼要學科學?想通了這個才能決定要學哪些科學?

今年日校1-1的教法我已經PO在這裡,是以「過程技能」,及「思考智能」為主,學習探究自然的方法。而在夜校則改以「科學本質」---什麼是科學為主,探討為什麼要學科學。出乎意料的,接受度非常好---學生也能和老師討論、發表意見,他們似乎有點知道原來科學並不是一些公式及高深的學問,日常生活中都需要用到科學;我的目標是—用他們的生活經驗(這是補校學生的優勢)學會科學的思考方式,利用科學方法解決問題。 目前的計畫---每一次上課(2節)一個主題,大概要有 18個主題,最重要的是找出和他們有關的經驗來做教材,評量的標的是:學生參與討論的比例及深度(評量是否達成教學目標)。嗯!有得忙了!

第一單元---為什麼要學科學

第二單元---從「台灣人來自哪裡?」談『地球的生物是怎樣產生的?』

第三單元---從臍帶血學細胞

第一、第二單元的檔案已做完,改天會寫教學記錄,雖然這是補校的教材,但當我們不從考試出發,發現其實教學的方法、角度可以很不同,原來它更接近教學的本來面貌,所以有些東西其實可以用在日校,也會有很好的效果!我覺得我的日校教材教法也會有變動喔! 

 

網路抄讀書心得5人都得獎

9/9最震撼我的新聞不是內閣總辭而是---網路抄讀書心得 5人都得獎(這裡),內容是:教育部舉辦全國高級中等學校「跨校網路讀書會讀書心得寫作比賽」,爆出宜蘭區前三名的四件作品和一件入選作品涉嫌抄襲;

教育單位如是說

五件涉及抄襲的得獎人的學校,一個學校說:學生投稿前有提醒不要抄襲,可能學生對「引用」和「抄襲」界線拿捏不夠準確。另一個學校則說:校方不知此事,還要進一步查證,以免傷害學生。教育部人員說:得名只有獎狀,沒有獎金和獎品,若確定抄襲,將追回獎狀,學生今後不得再參加這項比賽。對這樣的事、這樣的說辭、我們還有什麼好說?

伊麗莎白女王的大哉問

不禁想起1136期商業週刊「伊麗莎白女王的大哉問」(這裡):大意是--英國是這次世紀性金融海嘯受創最嚴重的國家,伊莉莎白女王在蒞臨倫敦政經學院時,拋出了一個很直率的問題:為何幾乎沒有經濟學家曾預見這場全球性信用市場崩解的來臨。

愚笨的卓越學者

一群學者沉痛的指出:過去三十年主流經濟學早已走火入魔,經濟學已經成為應用數學,經濟學研究與現實世界越來越脫節;名校經濟學系在培育年輕一代學者時,都是導引他們鑽研艱澀而細微的議題,忽視培育綜合性分析的能力,迴避對「自由市場」進行批判性思考,並將大量精力用於學習尖端數學工具與統計模型。因此絕大多數新生代經濟學者對於經濟史、經濟思想、經濟制度、以及心理學一無所知。這一群精於分析工具與抽象理論,但對現實經濟十分隔閡的「愚笨的卓越學者」(idiot savants)終於搞垮世界經濟。

好可怕!只要置換幾個字就可以完全套用到我們的教育中了!請看:

愚笨的卓越學生 

名校在培育學生時,都是導引他們鑽研艱澀而細微的問題,忽視培育綜合性分析的能力,迴避對學科知識進行批判性思考,及個人道德、倫理的自省;學生將大量精力用於學習解題技巧、熟練各種可加分的競賽項目,因此絕大多數學生對於日常生活常識、人際關係、道德法律、競賽的意義…等一無所知。這一群善於考試、競賽的「愚笨的卓越學生」終於搞出令人瞠目結舌的事件。

愚笨的卓越老師與愚笨的卓越教育專家 

這些「愚笨的卓越學生」是怎麼產生的?當然是由一群「愚笨的卓越教育專家」、「愚笨的卓越教師」教出來的!我們的卓越名師哪一個不是「嚴管、勤教」,「早也考、晚也考」,更指導「卓越學生」參加各種比賽,為校爭光,為自己擴大光環?至於「教育本質」、「教育理想」好像只是用來考教甄或考校長的!

重視比賽結果卻忽略培養比賽能力與風度 

想想看,老師鼓勵學生參加「跨校網路讀書會讀書心得寫作比賽」,目的是在培養學生讀書,寫心得的能力?還是比賽得獎增加知名度(有些有獎金、可加分誘因更大)?如果這次沒被抓包,得獎的學校是否會大肆宣傳學校的指導、鼓勵之功?甚至作為申請某些獎勵的佐證資料?指導老師是不是又多了一件功績?只看中比賽結果,卻不培養比賽能力風度,難怪會出事!出事了學校用「有提醒不要抄襲」,或「學生對「引用」和「抄襲」界線拿捏不夠準確」帶過!甚至說「校方不知此事」;教育部也只是「將追回獎狀」。我們整個卓越的教育環境在告訴學生,原來:當小偷被抓到,只要把東西還回來就沒事了!小孩當小偷,大人只要說「我們有叫她不要偷東西」、「她可能對「偷竊」和「借用」界線拿捏不夠準確」、甚至說「我不知道這件事」,就沒事了。唉!這不是「愚笨的卓越教育專家」、「愚笨的卓越教師」嗎?

教育界的黑天鵝終將出現 

其實批評這兩個學校實在有點不公平,因為類似的事在各校屢見不鮮!真所謂天下烏鴉一般黑!

我一直在想:什麼時候台灣也能有個「伊麗莎白女王的大哉問」?不要等到出現教育大崩盤,才大叫「喔!黑天鵝」!

用一節教會科學探究?
開學了,幾乎所有的國中自然科第一冊開宗明義都有科學方法這個單元,有的當成第0章,有的則直接設計進入課程當成1-1節,這是表示大家很重視科學的過程技能嗎?其實大概是用來應付審查吧(課綱中的每個分段能力指標都需有課程來達成)!你不會真的天真到以為用一節就可以教會科學探究吧!但是有這一節在考實驗組、對照組、假說、學説、定律等知識概念時,倒是很方便出題啊!

實做.模擬.到紙上用兵

我覺得學「科學方法」最真實、最有效的方法是實做!退而求其次,至少也要以實例、示範的方式增加學生的經驗;最爛的方法就是:純文字敘述加簡化、制式的考試,但這可能是多數老師、學生、家長覺得最有效、最信任的教學法!唉,我為什麼不能和別人一樣就好?
今年我們選用的版本第一節即是---探究自然的方法,雖然我認為這一節的功能是---應付審查,但我倒覺得可以為科學探究課程做些準備,所以我改變了一些內容,下面把兩者(課本和我)的差異提出來請大家指教!

x一版1-1與月鈴的比較

一、題材:
課本:為什麼有斑點的香蕉比沒有斑點的香蕉香甜?
我的做法:
利用兩段影片---水果迷思(出自:公視流言追追追第26集水果大搜查)和燒金紙事件(出自:科學大解碼)引導討論,討論問題如下:
(一)「兩個事件中何者較科學?」,「科學是什麼?具有什麼特質才是科學」?
學生可根據影片得出—(1)燒金紙的是出的氣體成分可驗證,而鬼神的存在無法驗證。(2)如果重複燒金紙的實驗會得到相同的結果。(3)根據假設做實驗所獲得的結果較可信等想法。接著請學生討論:
(二)可以採用哪些研究方式使「水果事件」(拜過的水果被鬼神吸走精氣所以較易腐敗)獲得科學的結論?如此即可以「拜過的水果被鬼神吸走精氣所以較易腐敗」為例説明科學探究的方法,題目可以定為:「為什麼拜過的水果較易腐敗?」。

二、提出問題(不問why,要問what、how)
課本:為什麼有斑點的香蕉比沒有斑點的香蕉香甜?
我的做法:
在做科學探究時,學生最喜歡的問題是:為什麼…他們以為以「為什麼」開頭就是提問,其實探究必須能出操做型問題,這樣才能展開後面的探究活動啊!以水果事件來看,學生在提出「為什麼拜過的水果較易腐敗?」這樣的問題(這是做為研究的題目)後,可以提出:是不是拜拜時的高溫或燒香時釋放的煙使香蕉容易變黃?這樣的操作型問題。根據我做探究教學的經驗:主題決定後就要教學生提出操做型問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準學生題為什麼(why),而是要提:是不是…(what),如果改變…(how),這樣才能進入探究階段而不是等老師給他們標準、權威的答案!

三.提出假設
課本:可能是有斑點的香蕉比沒有斑點的香蕉韓的糖份比較多?(這不是廢話嗎?)
我的做法:提出可能的解釋還要提出預測,如:
假設---乙烯使香蕉變黃變爛
預測---有接觸乙烯者較快變黃,未接觸乙烯者較慢變黃
有預測才知道要測什麼啊!

四.實驗
課本:沒有特説明
我的做法:以實例做變因、操縱變因、應變變因、控制變因的練習;因為這些是實驗設計的基本概念

五.分析實驗設計
課本:以表格及excell圖呈現(國一生真的會做表格.以量化的方式記錄嗎?)
我的做法:先示範記錄方法,分別以文字、圖示為例,並比較量化與未量化的差別,最後強調數據需經分析處理最好用圖表呈現。

最後我以兩個開放式的問題評量一下學生對科學探究方法的認知程度:
問題一、有人説:小林村的土石流是過度開發造的.
1.我們要如何驗證這種説法是否正確?
2.請提出2種不同的理由來解釋88水災

問題二、
x牌殺蟲劑與果蠅:農夫發現芭樂園中有許多果蠅會叮咬芭樂, 於是他買了x牌殺蟲劑,依上面的標示加水稀釋,泡出500毫升的殺蟲劑儲存起來,第一次使用了100毫升,在果園噴灑發現果蠅大量死亡,5天後又有大量果蠅出現,他從儲存的殺蟲劑中再取出100毫升以同樣方式噴灑,…到第五次時,發現果蠅死亡的量越來越少於是農夫説:殺蟲劑放太久已失去功用了
1我們要如何驗證農夫所説的是否正確?
2請提出2種不同的理由來解釋殺蟲劑現象
(這是2006pisa測驗題改編,pisa測驗連開放題的給分方式都有很明確的指標喔)!
這樣教學大概需要2至3節課吧!可能多了一節課,但對學生將來時做科學探究應該較有幫助吧!

上課用PPT在此(這裡),歡迎意見交換。連結的影片:水果事件可在YOUTUBE找(但現在好像都只有後段驗證方式,而無前段提出問題,去年我曾下載,若有需要我可以提供),燒紙錢事件可在科學大解碼頻道下載。

今天是開學的前一天,相信所有的學生都在忙著趕暑假作業吧(聽說還有外包公司代,論件計酬)!那老師呢?沒有人規定我們暑假要做什麼、更沒有人催我們繳交作業,那開學前我們該準備什麼?備課、準備教學用具、整理環境…之外,還需做些什麼?

為什麼還不退?

今年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一年---有退休資格的第一年。經常被問:為什麼還不退?其實幾年前看到可退而未退的老師,我心中也常出現這樣的疑問,只是現在這個問題是要拿來問自己,才發現答案很複雜。我常回答說:因為退休也沒事做,所以暫時沒有退休的打算!這只是一個合理、大家都不會再追問的答案,但不是真正的答案!真正的答案是什麼?我自己也還在追尋中!

還有什麼好留戀?

我很清楚,如果只是怕自己無聊而不退,那是不道德而且很痛苦的事!我不會把到學校當成打發時間!我也不是太在意退休後收入變少!所以問題變成---我到底是留戀什麼?或者還有哪些事想做?
想想當初進教職,並非原先的規畫,但這20多年來一直很喜歡這份工作,深深覺得教育職場的單純,真的很適合我這種直來直往的個性;同事間的和善、友誼讓我覺得好像多了一群兄弟姊妹。當然學生的成長、回饋是身為教師者最大的支持力!從帶班、教學到同事間酸甜苦辣的分享都是我所留戀的,都是我想做的事。直到2.3年前有一些事,讓我第一次覺得「不如走了吧」!

單純的快樂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快樂一直來自「單純」,目標單純---好好教學,好好交朋友!這都是操之在我的事,所以做法很單純、結果很快樂!但在擔任輔導員時,我變得不單純了!目標不單純---研發新課程,帶動教師團體的改變。做法不單純---要先做出成果,並要有能力協調其他老師接受,結果更不單純---交到很多朋友但也得罪不少人啊!那幾年心力不是花在教學上而是怎樣去協調老師、猜測老師的意願,這實在不是我的專長,「做尬流汗,被嫌尬流口水」!一篇部落格的超級嗆文,總算把我嗆醒了---我還是適合單純的教書,輔導員這種艱難的事,就交給有能力的人吧!感謝一切的因緣際會,我又回到單純老師的職位 !那多事的兩年,讓我更加珍惜可以「做自己」、「自己做」的福氣!能當老師、能和學生互動、能和老師分享,真的是太幸福了!

好好做生物教材改進教法規劃補校的課程

所以,還有什麼好留戀?還有哪些事想做?從帶班、教學到同事間酸甜苦辣的分享,都是我所留戀的,都是我想做的事!我要把握還沒退休的時間,好好做一些生物教材,和有興趣的老師分享;再改進教法讓學生學得更快樂、更紮實;要好好規劃補校的課程,讓早年失學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都能圓年輕時的夢;讓遠渡重洋的台灣媳婦在台灣找到生存的力量與希望!
這就是我開學前的準備!

今年的科展,除了校內展外,我並沒有指導學生參加縣展,當然就更不可能參加全國展了!但昨天晚上全國科展成績揭曉,卻讓我跳起來大聲喊:YA! 

在科展中建立的師徒情誼

讓我高興得跳起來的是:宜蘭高中陳賢賓老師指導學生以「雞屎藤纏繞行為研究」獲全國科展高中組生物科第三名。指導老師不是我,也不是復興國中的學生,為什麼我如此的興奮?因為學生中的林仁安,國一時的生物就是我任教的,從國一的科學探究、國二的縣科展、國三的全國科展,到他上高中要去參加國科會計畫的推薦函都是我寫的!對他有點古代「師徒」的情誼!這次的成績我不敢説「與有榮焉」,但真的感到很欣慰!

終於再次以捲鬚、纏繞得獎了!

記得46屆全國科展也是在嘉義舉行,那年我帶著仁安、家漢、皓倫、品宇在嘉義玩了4天吧(因為碰到颱風),雖然沒有得獎,但大家在科展的過程中學到很多,每個人(包括我)都有很大的進步,尤其仁安在規畫、設計實驗上,已有獨當一面的架式(學生比我更瞭解整個的研究過程,對實驗結果充滿自信)!

第二年他以「捲東捲西---各種捲鬚的探討」為題在資優方案中做專題研究探討,成果發表時陳賢賓老師也是評審之一,當時大家都很看好這件作品的潛力,而因為我的學生也曾以「捲鬚」為研究對象參加過兩次全國科展(還得過全國第一),對這個主題特別有興趣也有些心得,所以當時一直鼓勵他:「到高中要繼續做喔!」。沒想到因為一些因素,被迫放棄這個題目,這兩年來我一直覺得虧欠他!

但是這是他投入過心力也很有興趣的題目,他當然不會輕易妥協、放棄,他選擇重起爐灶,終於獲得了全國第三名!雖然不是第一名,但我知道這絕對是貨真價實,由學生自己設計,自己執行的科展作品,這個獎他們拿得很踏實!很光榮!

我的罩門

就指導科展而言,我有罩門,所以從不曾在全國展中獲得好名次,這個罩門就是---堅持要以學生為主,不超出學生能力範圍,不修改數據,不要求學生要有必勝的決心。我覺得科展好玩的地方是過程而非結果,是腦力激盪、問題解決;在沒有得名勝算的情形下,還敢、或還願意來和我做實驗的學生,我怎能不好好帶他們?所以我帶過科展的每個學生,和我都像導師班那樣親(甚至更親)!

成功不必在我!

你現在知道他們得獎對我的意義了嗎?他證明我的堅持是對的---在科展的過程中培養學生的過程技能、思考智能、對科學的興趣、信心,有了這些能力,他們上了高中還會自己去研究、去規畫,那樣的成績才是我要的真正成績!算一算,我指導過的學生,將同樣或相似的題目,拿到高中再深入研究而在全國科展獲得好成績的已有不少了!我沒有能力指導他們獲獎,但他們帶著我幫他們奠定的基礎、能力、信心,自己開發出一片天地,這更難得!更值得高興!成功不必在我啊!

後生可畏

仁安説他們這次的研究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現象,他下禮拜要來説給我聽,我以很雀躍的心等著向他請教!畢業兩年,他們的程度都已在我之上,真是後生可畏啊!這也是教育的可貴之處啊!

基測成績揭曉了!「幾家歡樂幾家愁」其實太簡化考後的世界:對考生而言,即使考了滿級分恐怕也無法歡樂,因為相對於付出的代價 (也許從幼稚園開始,所有的學習方法、學習目標,都是為這次基測而準備),這短暫的虛榮、快樂實在微不足道;若想起三年後更激烈的學測,心頭的巨石更壓得青春的腳步再也輕快不起來!而陷入敗境的「愁家」,「被學校拒絕」帶來的自卑、徬徨、指責,又怎是一個愁字了得?

那幾家的歡樂?

到底是哪「幾家歡樂」?除了父母外,補習班、學校才是歡樂的那幾家吧!看看報紙、電子媒體上的捷報(這裡-不想以宜蘭地區為例以免有廣告嫌疑),內容除了「誰」之外,更重要的是,這個「誰」是:哪一家的孩子?哪一個學校的學生?哪一個名師的高徒?作文計分加重後,更標榜哪一家報紙的忠實讀者?那一個作者的粉絲?而補習班更不惜重資買廣告,宣稱狀元出自他們家 !

當存活者在媒體上全力見證時,有更多看不到的失敗者默默的承擔苦果

為什麼大家都要想辦法和狀元、滿級分攀上關連?那是因為學校和補習班都知道,人們很相信「存活者的見證」效果。 人們看到某個學校或補習班出了個狀元,或400分以上的有幾人,就以為進這個學校就能當狀元、考滿分!報紙上説:作文拿滿級分的學生都看他們家的文章或書籍,就會有一堆家長跟進!人們以為和狀元讀同樣的學校、念一樣的書、同一個時間睡覺,將來自己也會成為狀元,這就是「存活者的見證」效果!就像有人説「貼運動貼布在2個月內腰圍瘦了x公分」,運動貼布馬上缺貨;「吃咖哩可以預防癌症」,咖哩飯的點餐率上升10倍一樣。存活者(成功的人)的説服力真是太大了!

問題是存活者現象只是一種偏差:同一學校的1000名畢業生中,只有一個滿級分,pr值小於20的可不少;貼貼布的100人中只有1個瘦不到1公分,倒有數十人貼出皮膚病來、、、,當存活者在媒體上全力見證時,有更多看不到的失敗者默默的承擔苦果。

教育界的存活者偏差

學校或補習班在基測後大肆運用「存活者見證」而掩蓋「存活者偏差」,是情有可原的,因為這牽涉到招生率,也就是關乎學校與補習班的生存或存在者價值,關乎他們能否成為名校或名師。但身為沒有招生壓力的公立學校老師,如果也依賴、信任「存活者偏差」,那麼就值得探討了!

前幾天的領域會議上老師們在討論輔導課、模擬考時,有老師提出:「模擬考後如果只給總分的排名(或PR值),那老師只知道這個學生考爛了,卻不知道學生哪一科沒學好,那老師要如何做加強與補救?所以學校應該要求廠商把各分項的PR值也提供給我們(如該生自然科中生物的PR值是多少?理化的PR值是多少?地科的PR值是多少?」。這代表什麼意義?是不是表示:這個老師很認真,不只關心自己教的科目,還會找出各科的弱點,對症下藥? 

問題是:基測或模擬考成績可以代表學生有沒有學好或老師有沒有教好嗎?如果學生某一科沒考好,老師要如何加強(生物老師如何去幫學生加強國文或數學科)?不知道各科的PR值,老師就無法評量自己的教學成效或學生的學習成果了嗎?

PR值的能與不能

用基測PR值評量老師的教與學生的學,看起來是很量化,很科學的數據。但教育不只是看得到的量---很多東西是基測考不出來的,基測可以評量學生的科學知識,卻沒有辦法評量學生對科學的熱情、做探究的能力、更無法評量學生的創造思考能力!如果老師只相信PR值,追求高PR值,那教學勢必要流於不斷的考試與練習,因為這是最能提高分數的教學法了!如果這樣的教學,真的「教」出滿級分、狀元,那麼這些存活者又會被當成見證者,告訴大家就是要這樣教、這樣考,才能考出好成績!整個教育就這樣被扭曲成「滿級分」的競技場!那些無論如何也無法考出滿級分、高PR值的眾多學生,為了老師、家長的認知,長期被逼著做滿級分的練習!當我們看著少數的存活者在做見證時,正有眾多無辜的不適應者,在奄奄一息的呻吟著!老師的職責是在培養足以替自己做見證的存活者嗎?

到底是誰給老師升學壓力?到底是誰使教學變質?

我們當老師的常説:家長的觀念和學校的「升學率績效」逼得我變成只會考試、重視成績的「教書匠」。其實有沒有可能是老師想要用「存活者」來證實自己的價值?於是變成製造存活者的工具?像我們學校其實從未以模擬考成績去評定老師的教學成效,反倒是老師自己要求要分科排名(列PR值其實就可以排名了),到底是誰給老師升學壓力?到底是誰使教學變質?

關於存活者偏差我寫過這篇

這是不同的三件事但卻牽涉到相同的問題---教育界對「智慧」、「創意」的尊重 

第一件事:最近在阿簡的生物筆記-今天的選書會議(這裡)裡看到,3家書商把老師們發表在部落格上的自創教具做成成品,宣稱是他們的首創、獨家,但卻沒有知會、徵求老師的同意。

第二件事:「又沒抄妳」校長告抄襲 老師拒道歉(這裡)這是今年02/27 的新聞報導:彰化某國小許姓女校長閒來上網瀏覽,發現縣內某國小林姓老師的碩士論文似曾相識,仔細比對有一萬五千多字與她的論文相同,怒而提告;林辯稱論文抄自學妹,結果不但自己被起訴,學妹也遭牽連吃上官司。同一版有另一篇報導:論文遭抄襲有人勸校長別生事(這裡)

當我看到阿簡老師公開質疑書商涉嫌抄襲時,我心中真的很佩服他,好一個堅持正義,敢講真話的年輕人啊(他並不是要爭版權、授權費之類的,只是希望有基本的尊重),但也為他捏一把冷汗---如果書商説:DNA、大腦本來就是長這個樣子,你憑什麼説我是參考你的?你必須自己舉証「這是我的原創」。沒有任何利益,只為爭公道、尊重,卻可能讓自己陷入爭論、筆仗中,這大概是要很有正義感的人才會去做的吧!

彰化那個國小校長,花了好幾個月逐一比對,確認有一萬五千多字完全一樣,因此要求林姓女老師道歉,老師卻不認為自己抄襲,不願意道歉。校長最後決定告上法庭。但是我想校長一定受到很大的壓力吧!大家都説「論文嘛!不就那麼回事,大家抄來抄去,何必那麼計較」、「大家都是老師,何必把事情鬧那麼大?」,這個校長卻仍然決定爭一個公道,這個校長大概會被列入「機車」、「沒有人情」之列吧!以後要參加遴選恐怕有些不利!

為什麼書商明明參考別人的創意卻不願意標明出處呢?(只要標明參考的做法,並不一定要付版權費),為什麼大量「參考」別人的作品卻不認為這樣做有錯呢?我想身為教育界的人,對「智慧財產」與「創意」的尊重都是需要加強的!

書商也許認為: DNA本來就長這個樣子,所以不會有抄襲的問題,但用繩子或用紙把DNA以這樣的型式表現出來,卻是別人的創意啊!用別人的創意去設計產品,即使沒有侵權的法律問題,卻有尊重的道德問題啊!

那個國小老師可能認為校長的論文是「國小六年級閱讀小組實施交互教學之個案研究」, 而我的是「交互教學法對閱讀障礙學生閱讀能力提升之研究以國小五年級學生為例」交互教學法又不是校長發明的,我的確有用我的學生做研究,所以這是我自己的作品,不涉及抄襲!但研究方法、資料呈現方式、甚至統計表格等,都是別人的創意,你想都不必想,只要照別人的方法重做一遍,難道不應該尊重原創者嗎?

第三件事:曾經我的學生的科展作品也碰到類似的問題,當我提出「請列出參考資料」的要求時,「教科書上都有這些東西」,「這又不是你的發明」讓我不知如何爭論,國中生的科展當然不會有新發明,但觀點和做法確實是他們的創意啊,老師不應該尊重他們嗎?經歷過第三件事(其實是我經歷過的第一件事)之後,我深深覺得:多數老師是不懂什麼叫「尊重」別人的創意的!在教育界要求「公道」與「尊重」是需要勇氣的!所以我佩服前面兩個事件的當事人!
達爾文讓我們以全新的眼光看生物---生物是適應環境的產物,她是和石頭、海水、空氣、太陽運行等自然現象一樣,可以找出一定運行法則的!生物學和物理、化學、天文一樣是科學!這是從根基改變了生物學,其貢獻應該遠高於發現DNA結構或製造出某一種新藥物! 

校長的疑惑

上個月吧!有一次和校長聊天時,校長說今年是林肯誕生200週年,說了林肯堅持理念,為解放黑奴不惜發動戰爭,奠定了美國的強盛的基礎,林肯是很重要的人物。我說:今年也是達爾文誕生200週年,達爾文也是很重要的人物。校長問說:達爾文為什麼重要?我說:因為他提出天擇說。校長說:天擇說對人類或學術有什麼影響?達爾文為什麼重要?後來,我上網查了一下資料才發現有一本書就叫:達爾文為什麼重要,國科會慶祝達爾文200週年的系列講座---達爾文的奇幻旅程(這裡)也有這個內容,也就是說很多人無法理解達爾文的重要性!

是呀!天擇說並不是一項實質的發明,沒有實際應用價值,到底對人類、或學術研究有什麼影響?我自己在這個單元的教學經驗也告訴我---學生一點都不覺得達爾文的理論有何了不起!以下是這個單元中我和學生的一小段對話,也許可以看出來學生和大多數的國人為什麼會認為「達爾文到底哪裡了不起啊?」(對話的內容不一定是正確知識,老師會在以後的課程中解説) 

生物是變來的還是創造出來的?

師:同學聽過演化嗎?學:「有啊」,師:那演化是什麼?,學:「像猴子變成人就是演化」、「大隻蟑螂變成現在的蟑螂也是演化」、「就是進化」、「皮卡丘變雷丘」;師:猴子怎麼變成人的?學:「他們會突變啊」,「他們和猩猩或其他生物雜交」

你知道我們的學生、校長和達爾文的差別在哪裡了嗎?在我們的經驗中「生物是會改變的」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學生已經學過有性生殖或突變等概念,所以我們認為演化是天經地義的!至於怎麼演化?用進廢退的弱點學生一眼就瞧出來了--體細胞的改變不會遺傳給後代!物競天擇較容易接受,但也不是什麼偉大的發現!我們很難想像為什麼達爾文可以和牛頓、愛因斯坦相提並論,為什麼他可以葬在西敏寺?

但達爾文所處的時空和我們可是截然不同的,我用以下的問題設法讓學生回到達爾文的腦中:

當我問學生「加拉巴戈群島上的雀鳥為什麼會有不同的嘴喙?」,他們說:「因為要適應環境」、「因為有些鳥發生突變」

我問他們如果我說「當初上帝有造出13種不同款式的嘴喙,裝在同一種鳥身上」,這樣有哪裡不對嗎?他們説:「上帝哪有那麼聰明」、「上帝在哪裡」?(以上是問答實錄)

如果你是達爾文

我説:「如果我相信有上帝、而且上帝有無比的智慧、上帝創造萬物」(以上只是教學所需,沒有任何宗教立場),而且我根本不知道基因更不知道突變,那麼「上帝在13個島嶼上分別造出13種不同款式的嘴喙的鳥」這個想法有錯嗎?我讓學生假設自己是達爾文,他是從什麼地方發現「萬物是上帝所造,造出來之後就不曾改變」的說法可能不是真的?所有的學生都答不出來了!達爾文敢於質疑大家都深信不疑的說法,並根據各種資料、證據提出解釋,於是有「物種起源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說法,的確是異於常人的。

演化論改變了什麼?

提出天擇的理論到底有何貢獻?我想演化論對歷史、神學、哲學、心理學、社會學等種種不同領域帶來了深遠影響,是不適合在我的課堂介紹給學生的(進度壓力---已有導師說我教得太慢,害他無法排考試),但對生物學的影響卻是一定要清楚的!想想看吧--如果萬物都是上帝造的,他們的運行(呼吸、心跳、生殖….)都是上帝的意旨,那麼你何必去研究人為什麼要呼吸?為什麼要有男生與女生?你更不必去想為什麼這個島上的雀鳥嘴尖尖的吃昆蟲,而那個島上的雀鳥嘴鈍鈍的吃種子?因為一切都是上帝的意旨!生物是上帝的creature,所以人們只要知道what---生物可以分成哪些類別,how---如何養牛羊、種豌豆,而不必去問why---為什麼紫花豌豆和紫花豌豆交配會生出白花豌豆,在達爾文之前生物學一直都只是分類、型態觀察或飼養種植這類實用技巧,生物不是要做實驗或探討原裡的,所以生物學不是科學!但達爾文讓我們以全新的眼光看生物---生物是適應環境的產物,她是和石頭、海水、空氣、太陽運行等自然現象一樣,可以找出一定運行法則的!生物學和物理、化學、天文一樣是科學!這是從根基改變了生物學,其貢獻應該遠高於發現DNA結構或製造出某一種新藥物!

不知道其他生物老師在上演化時,是否曾碰到和我一樣的問題?各位生物圈的夥伴又是如何看待「達爾文為什麼重要?」的?

這裡有一些有關演化論起源地-加拉巴哥群島的影片,讓我們帶學生一起回到達爾文的時空中!

 


http://www.youmaker.com/

科展是中華民國教育史上最久(49屆了)、最有規模(國中、小加高中、職)、最權威(申請入學可加分)的教育活動 

 自然科的年度大戲-科展

這一陣子全國的自然科老師應該都在忙科展吧!科展大概是中華民國教育史上推展得最久(49屆了)、最有規模、最權威(申請入學可加分)的一個活動吧!最早科展有學生組也有教師組,後來取消了教師組,科展定位為「學生的科學探究展示」,記得約10年前吧,科展的內容還規定須與「課程內容」相關,甚至必須寫出是和哪幾個章節配合,評審中也包含了國()中、小教師,目的是要更落實「學生的科展」這個理念,但是,真的是「學生的科展」嗎?或者是「哪些學生的科展」呢?

校內科展---參與人數最少、參與度最低、和課程最無關的活動

如果到各校去看看「校內科展」的情形也許可以得出一個梗概:有多少學校有確實辦校內科展?校內科展有幾件作品參加?以本校(81班)為例,今年校內科展生物組5件(其中兩件是我的班級)、地科組1件、理化組共5件、生活應用2件、數學2件,共15件,最多60個學生參加佔全校人數的60/2719。相較於校內舉辦的各項活動,如:語文競賽、運動會田徑、球類、美術比賽、音樂比賽等各項競賽,每班都要派代表隊參加的情形,校內科展可能是「參與人數」最少的比賽了!而前述各項比賽參賽學生大多在班上經過選拔、也在課堂上練習過,是經過老師「指導」後代表班及參賽。反觀科展呢?有幾個老師有在任課班級公佈校內科展訊息及進行相關的指導?學生大多是老師指定甚至跨班組成,有幾個學生知道他們班的代表隊的作品是做些什麼?科展應該是參與度最低、和課程最無關的活動!

科展作品如何產生?

記得早期學校有規定每班都要交一件作品參賽,但老師從不曾在課程中融入「科學探究的過程技能」或「思考智能」,也沒課程讓學生實做,卻要學生憑空交出一件作品,這是不教而趨之戰的做法,學生只能東抄西抄湊一篇交代了事。我覺得科學是求真的工作,怎能要求學生做假呢?所以當時我都是選幾個學生,以課本中的實驗活動的延伸或改進為內容,讓學生實作(午休時間)後交出作品。後來學校不要求(應該是無法要求吧!)每班都要交一件作品,多數班級也就理所當然不參加,校內科展已徒具形式,無發揮選拔「校代表」作品的功能,於是有一陣子由熱心的老師負責,近來則採「輪流制」,由輪到的老師負責去生出作品。

老師要如何生出作品而又要變成學生的科展呢?我知道的做法有:

1、老師想好題目、自己做完、寫完報告再挑幾個聰明的學生,把內容教給他們;

2、老師想好題目、決定做法、再帶學生做實驗(按著老師的做法),老師寫報告,學生發表。

3、老師想好題目、決定大概的做法、再帶學生做實驗(修正老師的原先設計的做法),寫報告(由學生寫、老師修改)

4、從題目到做法到成果都由學生決定,老師在旁指導。

當然,也有學生另有資源(如家長是教授之類的),幾乎是做好作品請老師掛名而已!

早期我曾用2.3的做法,後來以3.4為主!但其實我心中有一個烏托邦的理想---全部學生都參與的科展(至少我自己的任課班級要讓所有學生都參加)!

把科展融入課程中才是「學生的科展」

有點瘋狂吧!但我認為科學本來就在生活之中,不是大家都要成為科學家,但大家都要會用科學方法來解決問題,思考辯證科學並不是那麼高不可攀,科展不是精英的專利!於是我想出了科學探究課程,將所有科學探究的步驟,列入課程,並讓所有學生分組(一班六組),每組選一個題目完成實驗設計,最後並寫成報告,上台公開發表,我覺得這是班內的科展,實施了5年,今年第6年,每班都可以做到(除了今年121因為一些因素沒有完成最後的公開發表的步驟),透過科學探究課程讓更多的學生知道「原來科展是這麼回事!」,用這樣的方式選出班級代表隊(當然要稍加加深、加廣),雖然只有4個人參加,但其實全班同學都看過這件作品,也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出來的!我覺得這才是「所有學生的科展」

今年的學生作品

科學探究課程雖然曾獲得卓越獎(在此提出不是要炫耀,只是想用這個獎為我這個課程的正當性、正確性背書),但也抵擋不了校內教師的反對,在今年無疾而終了!但我還是在我自己任教的兩個班進行,也用這種方法產生兩件班代表隊作品參賽,作品中的全部內容(實驗、文字、圖、照片、表格…)都是學生自己做的,我連修改都沒有,我放在這裡讓大家看看(121)(122)!雖然它們不是高深到足以參加縣賽,但我覺得這是最真實的「學生的科展」,請為我們的學生鼓掌!(關於科學探究課程,今年我新修正了一些做法,有興趣的老師歡迎和我連絡---不管是新的或舊的做法,我都可以提供給大家參考!)

 

藍色的血?

又到了上血型遺傳了,教科書因受限於時間篇幅總是一開始就從血型的基因遺傳開始,其實學生比較有興趣的大概是血型和個性吧!我的教學設計是從調查「你是哪一種血型?」開始,讓每個學生都有機會參與,因為有人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所以一定要接著問:

「要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的血型?」

「去醫院驗血」

「醫師或檢驗師是怎麼驗血型的?」

「抽血(抽多少?---就一管、200CC吧!),然後….阿災(台語)」

  換個方式問好了:「那醫師是看什麼特徵來分辨ABO血型?」

DNA---(自從學遺傳之後他們把所有事情都和DNA扯在一起)」、

「看個性---(那你看老師是哪一型?結果什麼型都有人講)

「看顏色吧?」

「顏色?人的血液除了紅色還有其他顏色嗎?」

「有啊,靜脈的血不是藍色的嗎?」,

「你有看過藍色的血嗎?」,

「嗯….沒有,可是課本上的靜脈都是藍色的呀!」

  唉!又一個被教科書及補習班所誤的績優生,其實在上循環時我還特別強調---紅色、藍色只是便於畫圖說明,但血液顏色 都是紅的,而且有給他們全身血管的圖---強調不是大動脈都在左邊,大靜脈都在右邊,這個孩子仗著在補習班有先上過課,學習態度有點輕率。

 

「老師,那到底是看什麼啦」 

 

這就是我的目的---引起他們想學的動機。接著才說明血型的分類依據及驗血原理。

 

O型是全能供血者? 

談到血型當然會說到血型與輸血的關係,在學生學習完各種血型的紅血球表面抗原種類與血漿中的抗體之後,問他們:

 

A型可以輸血給B型嗎?」,大概都會答:「不行,因為有抗原、抗體會結合,會有溶血反應」

O型可以輸血給BA)型嗎?」,答案就不同了:「可以啊,O型最慷慨可以輸給所有血型」,「不行啊,O型有AB抗體」。

答可以的學生是因為唸過「O型是全能供血者」的資料,於是雖然面對「O型血漿中有AB抗體」的事實,仍然以為「 O型可以輸血給BA)型」。其實O型只有在血球輸血時才是全能的供血者,如果是輸血漿、或全血時它也只能輸給O型啊!所以「盡信書」並不是良好的學習方法,何況這書還不一定是正確的書!

 

哪一種血型的人數最多?

這節的重點當然是血型的遺傳,因為等位基因這名詞的出現,這次我用的是:染色體上有很多個基因的座位(基因座用I表示),坐在同源染色體的相對位置的基因,共同控制同一性狀(等位基因),可以到「控制血型」這個座位來坐的基因有三種不同的型式,分別是:ABi,所以如果「三種不同型式的基因,每兩個一組,這樣可以組合出幾種不同的基因型?」,出乎意料的,學生竟然很快就知道用棋盤格來算,而且可以算出機率(他們把IBIi唸成悲哀台語),接著他們就會發現

 

「組合成O型的機率是1/9,但為什麼我們班O型的人數將近1/3?」,

 

這牽涉到人類的族群分佈的問題,所以不是那麼單純的幾分之幾(學生常會認為紫花佔3/4,就是4棵中有3棵是紫花)。而且也可破解---顯性性狀一定比較多的迷思!

  也許這樣學生對血型有較正確的認識了吧!

第二章的ppt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