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這次賽E趴2對我而言是最"微妙”的一次研習經驗---從請到陳文典老師重出江湖(雖然只有早上時段)到我莫名其妙成為講師 到結束後的小小餐廳的晚餐,無不充滿驚奇!!!

賽2

賽0

(真正的大師---陳文典老師,賽e趴的所有老師都直接.間接受陳文典老師感化的)

賽E趴的機緣

應該是兩年前吧?宣安提出---創立一個「科學教師社群」的宏願,我一直敲邊鼓說---上阿、上阿,因為雖然那時生物趴辣客、BIOTOP、科學同好會.....等社群已很蓬勃,但都是「分科」的,所以一個跨科的科學社群是很值得期待的。就因為愛搖旗吶喊所以成為賽E趴(這裡)的10寇之一。

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主題---論證式探究

賽E趴2在籌畫時,因手邊同時有很多事在進行,所以一整個擺爛,完全聽由宣安安排,結果很幸運的我和林莞如老師同一組,主題訂為---論證式的探究教學。說起論證教學,對我而言應該說既熟悉又陌生的教學模式:自覺一直有在做,因為科學不就是根據證據說話嗎?但也等於沒做過---我不知道論證法的理論、模式,也從來沒有把"論證"當成一種方法、模式來教學生,但是因為莞如老師是專家,BIOTOP團隊也有很好的教案、教學經驗,我心想---沒關係,天塌下來有莞如頂著,我等手邊工作空一點時再來「惡補」,趁機來試試把論證的教學寫入正在發展的模組中。所以賽E趴2、B組「論證式的探究教學」完全是莞如老師在忙,我充其量只是幫忙遞茶水的書僮.

莞如老師的規劃是---以BIOTOP團隊發展的國光石化之論證教學(這裡)為例,介紹論證式探究的教學,並請大觀國中黃雲清老師、馮宜欣老師分享他們設計並教學的「核四建不建論證教學」及「生質能源開發案公聽會」!

賽1

賽3

賽4

我所知道的論證

我說過我不知道論證的理論、派別等,不過不代表我完全不懂論證,因為論證其實一直在科學中、日常生活中發生,比如:當我問---你為什麼來參加賽E趴,如果你回答---因為賽E趴很好(所以我來參加),這是沒有論證的,因為你只提出了理由(因為賽E趴很好),而沒有提出證據(哪些證據可以證明賽E趴很好),如果你說:「因為賽E趴這次的內容有課堂中的探究、論證式探究.....都是我需要加強的,而且很多科學老師會來參加可以一起討論、而且我覺得這對我的教學會有幫助,我很喜歡,所以我來參加」,這樣你就在做論證了!!!因為你的話中包含了「主張(或結論)」、「理由」和「證據」!

社會(環境)議題論證能力與教學

參不參加賽E趴可以論證,建不建核四、國光石化、生質能源工廠...更可以、更應該論證!!就因為我們的教學中缺少論證能力的培養,所以每次社會出了"爭論議題"時,我們的人民只會用提出「我反對」或「我贊成」的主張,完全不管也不會去分析「證據」!! 我想我們需要有課程去教導學生論證的能力,如---了解有足夠的證據支持的主張是比較合理的、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主張、如何傾聽、了解別人的主張、當別人意見和我們不同時要如何去"辯論","說明"...等,而這次的莞如老師準備的正好就是這樣的課程設計,所以我其實是去學習的.

社會議題論證教學的難題

在分享中,馮老師(生質能那組)提到---學生一面倒的"反對"生質能源工廠的設置,老師分析原因覺得可能是因為老師所給的文本偏向"反對"(或說持反對立場的文本設計得比較好.量也比較大)造成的;而核四那組則發現,同一份資料在台電和環保人士的解讀下呈現的是完全不同的結論;三組共同的點是:陳述意見(或辯論)時,都有持相反意見的學生很"激烈爭論"的情形出現。

其實前兩點---學生易受文本左右、學生沒有能力判斷證據的正確性,我在閱讀莞如老師的簡報與教案資料時(莞如老師在完成簡報後先寄給我看、加上之前我已看過國光石化的教學設計及紀錄),在心中就已有這個疑慮,所以在聽完分享後也提出來討論(真是如昌宏所說:我是造反的書僮,不做事又專門找碴,感謝莞如老師的心胸,給我一個不必擔心被誤會或得罪人、能就事論事的討論氛圍)。

社會議題論證教學的價值

我會提出這些問題,並不表示因為這些問題,所以不該以社會議題做為論證式教學的題材,相反的我覺得這正是以社會議題做為論證式教學的題材的價值!

如果我們在學校不教孩子如何收集正、反方意見,如何判斷證據的可信度...那麼這些孩子出社會後就會像現在的大人一樣,只會用情緒性字眼表達贊成或反對,不會講理由更不會看證據!只是我想建議老師:在執行課程後可能需教導學生---將來碰到問題時要多了解正、反方證據、若證據所涉及的知識太艱深,超過你的理解能力,就要聽聽專家的說法(可惜目前台灣缺少的正是值得信任的專家或對專家的信任感)等,如果我們經常給予這樣的論證練習,我們的社會才可能成為講理的社會。

感謝莞如老師提供的教學實例,正好彌補我們在教學中嚴重缺失的一環!很具有參考價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