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給他時間和書,從晨讀開始

作者:張瀞文  出處:親子天下

熱愛閱讀的梁語喬從高職生成為國中老師。她推動閱讀的做法很簡單,提供適合的書籍,
要學生隨身帶書,早自習只讀課外書,不必寫讀書心得。就這樣,閱讀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九年級,幾乎是求學過程中最單調沉悶的一年,多數學生為了幾個月後的升學考試,天天與測驗卷、考試為伍。
在苗栗縣致民國中,國文老師梁語喬帶的導師班也是九年級,卻規定早自修不能讀教科書、不能寫作業,只能閱讀課外書。晨光時間除了各科老師安排的考試之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閱讀。

三步驟,讓學生愛上閱讀

晨光時間進到班上,只見學生個個埋首書堆,小說、勵志文集、詩集、漫畫。梁語喬的規定很嚴格,只能看課外書;也很寬鬆,喜歡看就好,不需寫報告、不比誰看得多。

自己選書、安靜看書,是晨光時間唯一的要求。
這個從國一貫徹到國三的要求,讓班上學生養成了閱讀習慣,就算學校放學後趕去補習,補習班下課後還得寫作業,學生蘇信憬和蔡蕙郁都說,他們平均每天有一到二個小時的時間看課外書。難道不會影響到功課?蘇信憬的回答是:「不會呀,教科書很枯燥,需要看課外書調劑一下。」
讓全班愛上閱讀?多少老師費力規劃課程、舉辦活動、設計學習單,都難以達成的境界,梁語喬怎麼做到的?

第一步,給學生時間和書。
梁語喬認為,孩子不是不愛閱讀,而是沒有時間讀,也不知讀什麼。
七年級一開學,她買了書櫃,搬來家中所有適合中學生看的書。她要學生隨身一定要有自己喜歡看的課外書,家裡沒有,可以去班級圖書櫃或學校圖書館借。老師會隨時抽查,隨身帶著書的學生,就可以隨心所欲的看這本書;若學生手邊沒有書的話,老師就挑一本書給他,而且還要繳交讀書報告。

剛開始有兩、三個學生半信半疑,不當一回事。結果被梁語喬查到,只得勉強看老師選的書,交讀書報告。學生從此知道,身邊一定要擺書,即使當平安符也好。
有了書,梁語喬也設法擠出時間。

她規定,週一到週四的晨光時間,當各科老師安排的考試考完,不能發呆或睡覺,只看課外書。週五的晨光時間是每週一次的「深度閱讀」,有大約四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看書。
空檔時間只能看書,其他事都不行。許多學生一開始是「勉為其難」看一下,後來看著看著就走進了書中的世界。
但仍有學生虛應故事,兩眼似盯著書,卻無法將眼光聚焦在文字上。

第二步,提供適合孩子的書目,讓他愛上閱讀。
當梁語喬觀察到學生雖然翻開書,卻兩眼空洞發呆,就會不動聲色走過去說,「這本書可能太艱深了,老師最近發現一本很好看的書,來,你看看。」然後站在學生身邊幾分鐘,盯著學生看完前兩頁,被劇情吸引才離開。
當然,梁語喬是有預謀的。那些書是她依據學生喜好及程度精心挑選的。像注音版的《乞丐囝仔》就成為很多學生的閱讀引路書。

第三,沒有壓力,閱讀更有趣。
梁語喬期待,孩子可以自然而然發現書的魅力,因此不給孩子額外的閱讀學習單或作業,以免適得其反。在她推動的閱讀方法中,「寫讀書心得是一種處罰」。
她的哲學是:「閱讀本來就是一件有趣的事」,當融入書中世界的那一刻,就已得到超越物質的獎勵。所以她班上的孩子很早就意識到,閱讀是自己的事,沒有作業,也沒有獎賞。但孩子還是喜歡讀。
梁語喬常帶頭分享,比如上課時,多說點作者的生平及小故事,讓學生覺得有趣,想去翻翻作者的著作;或分享正在看的書,講到精采處就結束,那本書接下來幾週就會成為借閱人次最高的。
慢慢的,學生也開始習慣分享、討論書。像「你《暮光之城》看到第幾本?」或「《目送》真的很好看耶!」也有些書,經同學分享不錯後就一直被借走。
因為沒有壓力,在班上閱讀就像呼吸一樣,必然且自然。
有人問,這些方法看起來很平凡,是不是每個老師都可以做?

梁語喬說,只要老師有心貫徹,這是個好落實且成效佳的方法,但是要成功,得從一上國中就開始。孩子升上七年級起,她花了不少力氣向家長和學生說明,晨光時間太短,拿來念書或準備考試都不夠,只會養成臨時抱佛腳的壞習慣。晨光時間不能念教科書的規定,是為了讓學生回家專心把該念的書念完。當大家對晨光閱讀有了共識,趁升學壓力不大,推動閱讀就像順水推舟。待習慣養成,九年級時就不會有人抗議晨光閱讀是浪費時間。

在不做大改變、不製造衝突的前提下做可以做的事,是梁語喬的原則。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