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山水」從火車站前搬到太平路,正好在林家正對面。

林家目前住著三代同堂,是林廉先生的後代子孫。

林廉曾任首屆潮州鎮長,是我父親的結拜兄弟。我父親在我未出生當年病逝,林廉先生則是在我唸小學時去世,母親當時帶著我一起去拈香祭拜,所以我對林家舊宅至今仍印象深刻,尤其是一道石砌的圍牆很長、很長,範圍涵蓋了現在的黃昏市場。

圍牆靠馬路這一邊是一條二公尺寬的大排水溝,要進入林宅需通過一座小橋。(大排現就在山水這邊的騎樓下)

林廉先生第三代有個兒子與小兒是同學,一年多前生了第二胎,是個女寶寶,由一位外傭褓姆照顧。

最近女孩母親常在家,有一天抱著女孩過馬路到我店門前,媽媽說每次從騎樓要進屋內,女兒總是嚷著:便當阿公再見!還會手指著山水說:要找「便當阿公」!

我總是忙裡偷閒在騎樓抽根菸,只要是媽媽在的話,就會抱她過來。

小孩子的記憶力驚人,看著她出生開始由褓母帶著餵奶、餵飯到現在牙牙學語,現在居然會叫我「便當阿公」了,我猜這個外號應該是外籍褓姆教她的吧!褓姆有時來買便當也都抱著她,所以「便當」加「阿公」就成了我的代號。

女孩小巧的瓜子臉,皮膚粉嫩真可愛,聽到她叫我「便當阿公」覺得很窩心:這可能是老人家愛小孩的通病。

 

          我的孫子小彧生性不喜歡讓父母以外的人抱,連每天見面的阿公阿嬤也不例外,直到現在他肯給阿公阿嬤抱抱了,可是阿公阿嬤卻已經抱不動他了。所謂的「含飴弄孫」,這應該是全天下的老人都期盼的天倫之樂。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