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學二年級,推算起來是一九五○年吧?那一天學校放假。

     一早起床走到屋外,看到對面的公路局潮州站外圍滿了人,警察也來了好多個,小孩子的好奇心驅使,就和死黨陳慶隆一起擠進人群想看個究竟。

     當時公路局車站已整個被封鎖,不可能進到站裡一探實況,於是兩個小蘿蔔頭在人群裡聽大人們的議論紛紛,加上自己心裡面的好奇猜測,兩個小孩就當場「就事論事」起來:廁所被塗鴉「打倒三民主義」有什麼大不了?寫的人早就逃跑了,哪裡抓得到!

     沒想到這一段話引發軒然大波。人群中有許多便衣的情治人員,之後他暗中跟隨我回家。確定我住何處之後,沒多久時間五魁寮派出所(現在的中山路派出所)就派一個警員騎著腳踏車,把我載到派出所去,另外派一個警員到我家裡搜查我所有的筆記本、日記之類的文書,把可供核對筆跡的東西全部帶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長還問了我一堆問題,聽不懂問什麼,也不記得了。當時沒有一個大人敢陪我去,我獨自一人當時也不知害怕。

     最後應該是核對完筆跡,確定「打倒三民主義」不是我寫的,才又用腳踏車把我送回家。

     當時的年紀根本不知道三民主義是啥東西,我還不至於早熟到十歲就會反抗國民黨吧!

     從此我謹記「囝仔人有耳無嘴」不要隨便「發表」議論。那個時代不僅匪諜就在你身邊,情治人員更是無孔不入、如影隨形。真正反對國民黨,已是幾十年後的事情了。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