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王毓洋是我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好到被我三姐說我倆是同性戀。他大我兩歲,他當兵時我還在念書,他退伍後換我考上軍校,分發在台中清泉崗──那是他曾服役過的裝甲兵基地。

      有一天,部隊通知有我的電報,一看是陳慶隆署名的電報──告訴我王毓洋死了,速回。

      王毓洋是我們這群死黨中,最健美的一位;他和他大哥都寫得一手令高中國文老師都讚嘆不已的鋼筆字,樣貌也帥。當時一看電文,推測可能自己假裝死亡,要別人打電報給我,便可請假回家。

      雖然這麼想還是半信半疑請了一天假,回潮州,一到便直奔王家;居然連最後一面都沒趕上,由於習俗上未婚又在外意外死亡,不能留在家中,第二天就趕緊「出山」土葬了。

      那麼健壯的人突然因騎摩托車在林邊火車平交道被柴油快車撞死,親友都沒有道別,因而商議為他牽亡魂,想問個究竟。屏東後車站(台糖小火車站)出去有一位靈媒婦人約五十幾歲,當她起乩入陰間,精神陷入「昏迷」狀態時,我們一行八人陪著王毓洋的母親共九人,方才進入神壇前。

      這位婦人牽亡魂與當今電視採訪牽亡魂現場的方法剛好相反,以前是靈媒自己落陰間找「人」,現在則是由靈媒將死者家屬「觀落陰」。     

      大約十多分鐘王毓洋已附身靈媒,和我們開始對話。首先是一一叫我們的名字,還特別強調一句「你從那麼遠也來」(對我說話,還叫我的名字)。我們當中有一位屏師畢業當老師的「黑狗」(偏名),他知識水準較高,所以也最不相信神鬼之說。在從潮州出發時曾發誓,如果真能叫出他的名字,他就從屏東爬回潮州,結果真的叫了「阿狗仔」,大家一陣驚訝,這位扮靈媒的婦人怎能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名字?

      人鬼對話中,他訴說了當時發生車禍的狀況,是有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女孩跳上他的摩托車,稱讚他是所見過最英俊的處男,邀他到平交道旁的碉堡「洞房」。

      他就是機車尾部被火車掃到,翻倒撞上碉堡而亡──靈媒婦人如果做假,怎麼知道他死在何處?

      接著這個女鬼陪她在陰間遊走了三天,就被鬼使抓走了。我們問他那位女鬼的狀況,他說是東港人,還說了名字。我們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利用關係到戶政單位查閱,的確有這個女人的名字,但早在五歲時已死亡。

      「牽亡」不少是騙人的,但我卻親自體驗。為何那位婦人知道我們所有人的名字?知道死亡的地點及女鬼的名字?至今仍然沒有解答。

      (本文於2003225日刊登於中時副刊)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