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四十多年前,柏楊就在他的文章中勸人,沒事可多跑醫院,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沒事多跑公墓,才知道生命的寶貴。

            這兩個地方都是人們忌諱的所在,不過真的有機會到大醫院繞一圈,親眼目睹那些生病、受傷的朋友,會體悟健康的重要。但是跑去墓仔埔領會生命的價值,大概有以下三種人。

            第一種是殯葬業者,墓仔埔就是他們的職場,踏入這一行早就把陰陽兩隔的事情拋開了。

            第二種人是熱戀中的情侶。尤其是汽車旅館還沒興起的年代,公園也不適合作為限制級的約會地點,只好到一般人不願去、不敢去的墓仔埔。

            那個時代,如果情侶已熱戀到不怕鬼的程度,鐵定是你儂我儂,好事近矣!

            第三種是軍人,有時候夜間演習,就是要在墓仔埔過夜。

            說也奇怪,同一個人只要一換上軍服,真的就不怕鬼。夜間站油庫、彈藥庫的衛兵,往往緊鄰的就是墓仔埔,晚上氣溫下降,油桶熱脹冷縮的原理,嗶噗嗶噗聲此起彼落,菜鳥站崗都以為撞鬼,但衛哨任務在身,不可擅離職守,一次、兩次硬著頭皮撐過去,之後也就習慣了。

            我當夜間安全軍官查哨時,就遇過幾次菜鳥告訴我油庫有鬼,我說那是油桶冷縮的聲音,他們不信,我只好訴諸義和團的方式,告訴他們鬼怕軍人,所以不必怕鬼。

            還記得每年部隊都要進田中或虎尾附近的砲兵基地,進行實彈演練。每逢假日為能提早回到南部的家,都是吩咐衛兵凌晨十二時許叫醒我,從基地一個人半夜步行到田中火車站搭夜車。一小時的徒步路程就經過兩個蠻大的墓仔埔,夜半三更獨自一人,卻一點感覺也沒有。或許是穿著軍服壯膽的關係吧!

            退伍後結婚,當覺得情緒不佳、無從發洩時,我會獨自一人,在夜半無人之時,到某個公墓找我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王毓洋。

            他命喪於平交道車禍,享年二十五歲,長我兩歲〈他往生後我曾陪同他的母親及七位好友,到屏東牽亡魂的故事,曾發表於中國時報副刊〉。

            數十年如一日,每逢情緒低潮就開車到公墓,點燃兩支香菸,一支插在他的香爐上,一支自己抽。誠摯的友情也可以讓人不怕鬼!

            他的安息處旁邊就是涼亭,我坐在涼亭的椅子上望著他的墓碑,與他作心靈的對話,抽完兩支菸的時間,我的心情像得到撫慰般有了轉變。明天再困難的關卡,我也要咬牙撐過去,我深信他不會希望我活在沒有明天的日子裡。

            如果我有通靈的特異功能,那該多好,尤其今年已七十,安息的朋友漸漸比活著的多了。可以通靈的話,我又可以恢復昔日與摯友相處的時光。




 
 
 
用LINE傳送

  1. Re: 墓仔埔嘛敢去:憶摯友

    對父親的這段友情一直懷抱著許多想像:是什麼樣的友誼,能夠在人間與靈界兩個不同次元的空間聯繫不墜?這就叫做永恆嗎?

    [回覆] 小瑩 迴響於 07 十月, 2008 16:43

  2. Re: 墓仔埔嘛敢去:憶摯友

    長大後才知道會和KURO阿伯一家熟識,完全是老爸愛烏及屋罷了,感情的成分遠遠不及「毓洋叔叔」,雖然我們沒機會這樣叫他‧‧‧

    [回覆] poco 迴響於 11 十月, 2008 10:15

  3. Re: 墓仔埔嘛敢去:憶摯友

    應該說我們家跟他們家有著極深的緣分吧。
    媽和KURO伯母和同學,我和佩宜也是同學。

    [回覆] 小瑩 迴響於 11 十月, 2008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