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這個題目非關馬英九,是斷橋事件使我回憶起一個親身經歷的驚險故事……

     大約二十多年前黨外活動頻繁,大家都在努力為台灣打拚的時期。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我和馮清春老師一人各開一部車,他在前我隨後。一路上下著雨,我們一起駛過剛剛完工通車的美濃大橋,橋上無路燈也無指標,只能靠著車頭燈前進。

     一下美濃大橋銜接的是T字型叉道,但是一瞬間馮老師的車卻消失在我眼前,直覺讓我立刻把車子停下來─懸崖勒馬,步行下車查看,眼前是一處如斷崖般的地形,落差約一丈多高,馮老師的車子就以飛車特技之姿,四平八穩的掉落下去。所幸他「著陸」點正好是一片水田,人毫髮未傷,自己開了車門爬上來。水田的軟爛泥巴緩衝了車子掉落的衝擊力道。

     更幸運的是跟隨馮老師車後的我車,若非是在軍中汽車科班訓練有素,又有豐富的駕駛經驗的話,一定會隨後一躍而下,兩部車表演疊羅漢,第一部車的駕駛經此一壓,非死即傷。

     所以我一再嘮叨,夜間開車不管路況多有把握,都應該保持在視線內可以煞車的速度,絕不可心存僥倖。道路狀況是會不確定地改變的,千萬別以為白天走過的路況,晚上還是同白天一樣。

     毫髮無傷的馮老師裹著雙腳的水田爛泥,換搭我的車,兩人仍繼續到美濃聯繫黨外活動事宜。美濃的朋友熱情相助,第二天就雇用吊車把水田裡的車子吊上來,經過一番清洗,沒花到修車費就開回來了。

     馮老師,我的孩子都稱呼他「馮伯伯」,他能活到伯伯的年紀,應該要感謝我。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