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自小開始懂事起,被母親責罰一定要我跪在父親的遺像前,心中就很納悶?後來慢慢長大,才知道父親遺像後面是一個木匣,原來是父親火化後未入土的骨灰。

 端午節就是父親的忌日,父親的忌日就是端午節,子孫很好記。

     父親逝世多少年也很好記,我今年六十九歲,父親就是往生六十九年,若算虛歲則已是七十週年。父親端午節過世,我在同年的八月八日〈農曆〉出生。為什麼我身分證上的生日是一九三九年十月十日,是不是農曆換算得來,從來沒有想去考證。

     自小開始懂事起,被母親責罰一定要我跪在父親的遺像前,心中就很納悶?後來慢慢長大,才知道父親遺像後面是一個木匣,原來是父親火化後未入土的骨灰。我跪的是父親的骨灰。直到妻子一直等不到生兒子,到嘉義有名的算命仙算命,才知道我家沒有「風水」,不會出丁,於是和母親商量為父親造墓,當時這筆錢五萬多元,還是我出的。果然不久妻就又懷孕才得男。這個兒子的名字早在為父親造墓時,名字就已刻在墓碑上,也就是小兒還未懷胎之前,名字就已命好了。讓愛妻從此更相信風水學。

     父親南師肄業,當時能考上南師,是日據時期台灣人很高的學歷。可惜為了照顧兩位弟弟,輟學經商,所以沒有讀畢業,否則我會有一位當教師的爸爸。

     父親的經商眼光獨到,七0年代台灣香蕉開始大賺日幣時,那時的青果合作社的理事就當面對我說過,我父親是他們的「香蕉老師」。也由他們的口中得知,台灣香蕉外銷日本,就是我父親的構想,並加以實現,提起黃渭川,終戰初期的大蕉農都認識他。

潮州鎮第一個蓋整排預售屋的建商,就是我父親。

     潮州鎮第一間的碾米工廠,也是父親開的。

     日據時期屏東縣最大的建築物─共榮館,就是潮州農會的前身信用組合,委任我父親設計、籌建、監工才完成。終戰後才改為潮州戲院,可惜潮州鎮農會的短視,數年前將潮州戲院拆掉,租給商人蓋商店。潮州因此失去了最具文化保留價值的歷史建築。

     他是潮州信用組合〈後改為潮州鎮農會〉的創社發起人之一,當時他捐了一塊店面的地皮,現值一千萬元以上。

     父親的眼光遠大,他在潮州鎮蓋火車站後兩年,即買下站前右邊大片的水田,達一千多坪,在火車站前開一家順記餅店及順記運輸部,也就是我出生到現在居住的地方。

     他的建築天才在我家客廳的中西混合式紅磚屋設計上展露無遺,大門外玄關兩根圓柱是貝殼砂,屋內挑高五米,牆壁的紅磚歷經七十餘年的風霜、日曬、雨淋,至今仍紅彩奪目,屋頂兩座氣窗,尤為突出。客廳純檜木的大屏風,至今無一處剝漆,屏風後的大床鋪,設有貼了馬賽克磁磚的廁所。這在當時是一項大膽設計,因為中式的住屋內不會建廁所,不合乎衛生。整體形狀就像現在流行的「休閒農舍」。

     再不久,父親留下的歷史建築,就要因為都市計畫的廣場用地而拆除。我的女兒很在意,請文建會前副主委吳錦發先生前來勘查,他看過後表示:這麼美的建築物怎能拆呢?屏東縣政府文化局應該出面來協調保留才對。在廣場上花錢做任何新的裝置藝術,都比不上先人所留下的文化資產。

     今年端午節祭拜父親時,我會在心中告訴他,他這位遺腹子無力保護他最好的紀念物,為人子感到慚愧!

     火車站前的房子拆掉後,父親留下的建物,就只剩西市路兩棟兩層的洋樓了。我每次只要經過西市路都會禁不住朝那兩棟建築物瞄一眼。那也是我的老家之一,後來賣給潮州內科的蕭秀利醫師,蕭醫師曾任兩屆省議員,是父親的好友,因從政荒廢了醫院的業務,後來轉手賣給誰,我也懶得去查了,我只保留了一張父親在屋後庭院的一張照片而已,對父親仍是一片陌生。

     父親的骨灰匣有一段靈異故事,容後再稟。




 
 
 
用LINE傳送

  1. Re: 我的父親:黃渭川

    對阿公完全沒有印象,只記得曾看過一張他的照片,現在也模糊了。遺腹子的心情,小時候不了解,年齡漸長,才慢慢見到父親心靈深處的傷痕,甚至,到他年屆七旬,開始寫部落格,才有機會知道更多這些過往的榮光——是父親僅能保存的,來不及擁有的父愛的想望吧。

    [回覆] 小瑩 迴響於 17 九月, 2008 22:53

  2. Re: 我的父親:黃渭川

    「山水便當」月底之前要搬走了,無能的屏東縣政府從沒聽見紅磚老屋在暗自悲鳴,下個月就要把它拆除了。

    [回覆] poco 迴響於 19 十月, 2008 11:09

  3. Re: 我的父親:黃渭川

    真的....很難過....
    每次想到都會掉眼淚....

    [回覆] 小瑩 迴響於 20 十月, 2008 12:16

  4. Re: 我的父親:黃渭川

    你好

    我們是張作驥電影工作室

    因為我們有舉辦父親故事的徵文活動

    看到你寫這篇文章相當感動,

    希望可以讓更多人分享你這篇關於父親的文章,

    也可以藉由閱讀這些文章喚起更多人對於父親的回憶與關心。

    因此想請問是否可以邀請這篇文章投到我們徵稿的活動呢?

    以下網頁是我們活動的辦法,希望可以收到您的回信。

    《爸...你好嗎?》官方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changfilm/father/18783803

    如果同意邀稿麻煩回信到
    changfilm@xuite.net 或 changtsochi@so-net.net.tw

    並附上 姓名及連絡方式 謝謝。

    [回覆] 張作驥電影工作室 迴響於 18 十二月, 2008 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