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口腔裡僅剩的幾顆牙,最近幾天其中一顆刷牙時會疼痛,雖然老早就失去正常的咀嚼功能,但失去了才知道是寶,決定去看牙醫。

內人警示我「牙醫怎麼能沒預約說看就看!」。她忘了牙醫師是已故好友陳慶隆的兒子,每次我踏進診所,就算看診再忙他都會抬頭叫我一聲「阿叔」,問我怎麼了?接著就會把我安插進去看診。(慶隆兄雖比我年長,但他的母親遠從新加坡嫁到台灣時,認我的母親為乾媽,所以要論輩份我算是陳醫師的舅公)

檢查結果他安慰我說「沒事」,是牙周病,清理之後塞入藥棉,一小時後就不疼了。

眼中老覺得有異物,醫生說是眼垢凝結成顆粒,刮掉就好,還有雙眼都被乾眼症所惱,要定時點眼藥水。

喉嚨吞嚥困難,到耳鼻喉科給蔡醫師檢查,說長了顆膿包,清除噴藥,再吃幾包藥就沒事了。

不過耳鳴的狀況已經好久好久,看了神經內科的周醫師,也看了耳鼻喉科的蔡醫師都查不出原因,雙耳齊鳴時真是難受得困擾情緒。

鼻子遺傳到母親的過敏,透風落雨烏陰天鼻樑骨就發脹發痠,雙眼睜都睜不開,皺著眉頭還怕被客人誤會我「結屎」。

 

         畏懼看醫生的我,光是五官的毛病就迫使我必須常常到診所報到,還好現在潮州什麼科別的門診醫生都有,騎機車三分鐘就可以到,因為看病也結識了許多醫生朋友,值得信賴的醫生可讓患者消除恐懼感,這是我看病之餘的安慰。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