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三月一日星期日晚上1030,公視「人生劇展」─《芭娜娜上路》,描寫台灣城鄉差距,風格類似寫實的《海角七號》,主角是「茂伯」─林宗仁,星期天難得老婆沒看韓劇,遙控器終於掌握在我的手中,老婆對劇情沒興趣,我就一個人把它看完。

故事發生在屏東,父子間的衝突情節頗為寫實。

一場親子衝突之後,孩子選擇離家到台北闖天下,十三年的漫長歲月都沒與父親連絡,有子若無子的「茂伯」,每天照常到香蕉園工作,直到有一天他收到兒子寄來的結婚喜帖,裡面附上一封媳婦寫給他的信,讓他回想起十三年前因兒子要上台北,不願留在鄉下種香蕉,父子所發生的衝突,最後決定拋棄固執,北上參加兒子的婚禮。令他改變心意的除了媳婦的誠摯真心之外,還有應該與自己所種的香蕉價格竟被中盤商殺到一斤只剩五塊錢有關。

可是上台北須搭乘長途交通工具,他身上沒有足夠的錢買來回車票,想要將唯一的家當─一台「鐵牛」變現籌旅費,又割捨不下與「鐵牛仔」二十五年的感情。

盤算許久,決定以手頭上的現金把「鐵牛仔」加滿油,直接開「鐵牛仔」北上。在田間犁土或牽引拖車力量十足,但行走在馬路上速度卻十分緩慢,甚至比腳踏車慢一倍以上,那是最早的耕耘機,不是之後出現的拼裝車。

入夜他不敢花錢住旅社,借住在無人管裡的小廟宇。他割下一條香蕉剝成兩半,很有禮貌地在神明面前擲茭,神明「允准」他才入內借宿。

他所能帶給兒子的除了香蕉還是香蕉,另外有一條項鍊,是過世老婆的遺物,他想送給媳婦傳家。除此之外就是一套自己結婚時穿的舊西裝,是要到兒子婚禮上才穿的,一路上他都只穿著沾滿香蕉奶漬斑的汗衫,香蕉是他一生最大的驕傲。

途經台南,有一位自稱罹癌,只剩半年生命的女孩搭他的便車,他拉著沾滿香蕉奶漬斑的衣服炫耀說:二十年前「剝蕉案」未爆發之前,沾有香蕉奶的衣服是財富的象徵,開高級進口車,住豪宅的人都穿著這樣的衣服。

根據我的了解,那個年代酒家林立,都是為了蕉農而開,穿著香蕉奶的衣服上酒家,氣派及受酒家女歡迎的程度絕不輸現代的企業大老闆。

繼續前進到彰化二林,鐵牛竟故障拋錨,他想攔對向車道的來車求援,但駕駛因為正在通電話而沒注意到他。這位駕駛正是他的兒子,因為妻子極力苦勸他應與父親化解多年恩怨,所以他決定開車回屏東老家接父親北上。但兩人卻擦身而過。

還好同向的一部轎車停下援助,好心的青年駕駛還讓他到家裡過夜,第二天幫他修好鐵牛繼續上路。

這位獨居青年也是想上台北謀生,不願留鄉種田而與父親發生衝突而離家。

開著鐵牛終於到達台北,人海茫茫婚禮的地點到底在何方?想問身邊匆忙走過的人,沒有一個人搭理,他無奈感嘆台北人的冷漠。忽然他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台南因厭世想躺在路中央尋死的女孩。

女孩看了看喜帖上的地址,立刻召了部計程車,把他適時地送到婚宴現場。

媳婦想要挽著先生父親手臂進入婚禮會場的心願終得以償,當他挽著新娘步入會場時,兒子又驚又喜,全場報以熱烈掌聲。

如果有機會,好像大家都會想住台北,我有六個兄弟姊妹,除了大姊嫁在萬丹,我一直住在潮州之外,其他的都上了台北,比例相當高!城鄉差距越來越大,農村外流的人口只會變多不會變少,這種現象舉世皆然,奈何?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