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街友」就是遊民,換了稱呼,他們還是一樣沒有房子住、三餐不繼,仍然是把「戶長板」釘佇電火柱。

日本時代,家家戶戶都要在門口釘上一塊寫著戶長姓名的小木板,沒有家的人會被戲謔「戶口板仔釘佇電火柱」。

台中市的一位街友,被當人頭申設兩家公司,公司是虛設,靠賣發票給真的公司逃漏稅。東窗事發,這名街友因為是兩家虛設公司的「董事長」,被檢警逮捕法辦。檢察官認定他是人頭沒錯,但主謀尚未逮到,怕有串證之虞因而申請羈押。但法官同情這位街友只因每星期八百元的酬勞變成代罪羔羊,因而釋放他,不過限制他的居住地,以便隨傳隨到。

這位街友告訴法官自己「住」在台中市光復路的騎樓,沒有家、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收傳票,法官只好判他限制住居在台中市光復路的人行道上,以利員警送達傳票。

這像不像「中華民國」現在的處境?

「中華民國」現在就像是「世界的街友」。當「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被「萬惡的共匪」竊走河山之後,就寄居在台灣的騎樓下,台灣不是它的家,所以它不願承認自己的寄居地,寧可把「中華民國」這塊戶口板仔釘佇電火柱上,洋洋得意自以為仍是「中國」。

一再強調「中華民國」領土主權及於中國大陸的結果領土主權及於中國大陸的結果,只能掉進「共匪」所設下的「一中」陷阱,讓原本還有騎樓可以棲身的「中華民國」,在放棄台灣主權的情況之下,直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限制住居在世界的人行道上。

釘住電火柱的「中華民國」在全世界幾乎已是沒人理的遊民,境況似乎比台中這位街友還要慘!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