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樓的鄰居住著老師一家,我和他經常在一樓停車場相遇,因為他不方便在家裡抽菸,想抽菸就要下樓來。

他是客家人在外縣市一所完全中學任教,和我頗聊得來,也是社區裡互動親切的鄰居。有一天學校通知孩子發燒要家長帶回,他還沒下班,他的太太緊急來按我的電鈴,託我開車載她去接孩子回來。

這一天我又遇見老師在樓下抽菸,我隨口問他服務的學校裡能抽菸嗎?他笑著回答:「老師不行,學生可以…」還加重語氣重覆了一遍。

學生在校內抽菸是「正常化」,老師已經見怪不怪,反而為人師表不可在校園抽菸,因為會被批是不良示範。

老師們只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明哲保身。昔日訓導處的老師、教官,看見長髮者可以抓過來一刀就剪,超過一公分都不行,襪子顏色不對、裙子長度不對、該穿長褲就不能穿短褲……,遑論可以自由地在校園抽菸,難道現在學校已經完全是學生的「天下」?

記得鎮上某國中的訓導主任,曾經發生被家長衝進辦公室痛毆的事件,老師們心中自有一把尺,柿子挑軟的吃,只管升學班的課業,至於放牛班就放牛吃草了!

校園霸凌其來有自,老師的畏事、校長的掩蓋心態若不改,被霸凌的學生哪敢依靠老師、校長為他們主持正義?

抽菸還算小事,混校外幫派、吸毒快成常態,學生們都知道哪些同學下課時在廁所拉K,但是沒人敢做抓耙子,老師就算知道也不敢管。

 

         不過,幾十年了,如今終於有校長為霸凌負責而下台,亡羊補牢總比坐視不管好。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