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健保應該是兼顧社會福利與保險的制度,四十五年前若能實施,我的一個早產女兒就不會因為付不起昂貴的保溫箱費用,而只能帶回家「自生自滅」。

相信在無人反對健保的前提之下,我們都不能眼睜睜看著健保財務惡化,影響所及可能是醫療品質的降低甚至夭折回到自費醫療的時代。

基於上述理由,第二代健保號稱是可以平衡健保收支得新制,應該沒人會反對。可是事實上衛生署所推的二代健保方案,在擴大費基的方向雖然對,但是卻不合社會正義,除了把職業是「家管」的無工作收入家庭主婦虛擬出17280元的所得外,對隱藏式的資本獲利卻表示束手無策,誰能信服?

由個人所得改為家戶總所得,對部份家庭可能每個月能少繳近半的健保費,受惠的人當然舉雙手贊成。但是社會正義看的是公約數,17280的虛擬所得,依據的究竟是什麼?總得讓納保人心服口服。而對於土地買賣、炒地皮、炒房、地下金融活動……等等,所得均沒法納入費基,也是讓人民不服的理由之一。

居 住在海外可以回國就醫,而海外所得居然無法納入費基,這樣公平嗎?例如若是因長年在海外經商而停保,一年只要回國一個月再重新加保,就可享有全套的健保醫 療。或是只限制出國一年以上者,回國加保須超過六個月,那麼也只是負擔一半的費用而已。所以海外所得排除是最大的不公平。

 

         二代健保仍有不少的討論空間,不能要求立法院開一張空白支票給衛生署,對將來的建保費率可予取予求,人民豈不成了待宰的羔羊?緊紡無好紗,馬政府何須急著通過二代健保或走回頭路?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