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楊秋興參選大高雄的「心意已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確定他有不得不參選的苦衷。

()大男人主義,初選敗在女性競爭者手上,對「小巨人」而言是莫大的恥辱。

()擔心此後沒有公職在身,會淪落同阿扁下台後的命運,遭到國民黨秋後算帳。

一張塌塌米睡了九年,輕輕一拍必有塵埃,楊秋興在縣長任內的所做所為,難免被國民黨抓到把柄。決定參選可向國民黨邀功,免於被追殺。

()以地方派系的思考模式,自信能夠主導高雄縣一股地方勢力,參選也是對這股勢力的交代。

他明顯以地方派系領袖自居,都忘了自己是民進黨員。地方派系的利益通常優先於政黨政治的利益。尤其地方派系混雜藍綠,這一點從他在縣長任內不分黨派經營個人地盤可看出端倪。

他甚至還向統派的星雲請示「智慧」,犯了民進黨員的大忌,星雲的話他言聽計從,可見他心中早無政黨政治的民主觀念,留之早晚都是禍害。

他誇言為了大高雄的前景而參選。連台灣前途都不顧的人,縱然能讓高雄成為新加坡第二,也是親中疏台的新加坡。

他真的要為民服務做大事,那麼在台北市、新北市及大台中黨內無人應戰時,怎不自告奮勇參選?

 

          高志鵬等一些以北部觀點看南部選民的民進黨人,可不要把楊秋興的身價抬高。為何說楊參選,民進黨就一定會輸?可知南部的民進黨支持者,最討厭的就是「背骨」,我相信黨提名的陳菊一定可以穩當過關!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