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內政部研議中的性工作者除罪化及除罰化,傾向不設專區,而是放寬個體戶與三、五人的「小型工作室」。政治社會版上的緋聞男主角吳育昇,砲轟此種作法是不確定的災難,會讓台灣成為「全民皆娼,全島皆娼」的色情專區。性工作者會像便利商店一樣到處都有。

政治人物喜歡用誇張聳動的語言,但人民拒絕這種義正嚴詞的假正經,背地裡卻是男盜女娼。

其實什麼專區或工作室都不必定,只要除罰化就可以了。潮州火車站前偏右側的私娼寮在我小時後就有了,大約有六十年的歷史,是中下階層消費的對象,「高級人」有高級應召女,消費額度有別,但同樣都是性交易,花費較高的男人沒有更加高尚。

像吳育昇能帶女人上賓館的,反而容易衍生出感情糾葛出現外遇問題,銀貨兩訖的交易,只要注意防範傳染病,反而沒有後遺症。

現在社會意識抬頭,性工作者混雜其中求生很容易被發覺,生存不易,再說各種名目的色情場所,男女看對眼即可帶出場,政府所要管的應是防止剝削式的抽頭以及雛妓、販賣人口的問題。

 

         大法官認為罰娼不罰嫖違憲,那麼就應該修改法條,今後不罰娼就可以了,內政部把事情弄大弄複雜,反而不易解決。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