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身為遺腹子的我從小就聽母親說:父親說做田人無出脫。沒想到百年之後黃位川的孫女竟違背「家訓」,種起稻米來,從插秧到收割曝粟,親力親為的體驗。

許多人嚮往蘭陽平原綠油油稻田中的雅緻農舍,紛紛到宜蘭購買農地蓋農舍,但絕大部分的人可不是要當真正的農夫,只是想做一名享受農村環境的另類田僑仔。

女兒淑瑩所體驗正是在我兒時尚無機械耕作的農耕景象。那個時代沒有播種插秧的機械、沒有殺草劑、沒有收割機、沒有稻穀乾燥機……,農民是「粒粒皆辛苦」。

農耕機械發展之後,代耕、代收、代曬都不必靠手工,二個孫兒子凡和阿良也不必曬得像小黑人一般。

這段難得的務農體驗真該拍成紀錄片,然後請馬英九看一看,讓他的Long Stay羞愧得無地自容。

不然至少也要把苗栗縣長劉政鴻叫到總統府打屁股,為何以粗暴殘忍的手段強徵農地,把田地裡滿滿的稻穗全用推土機及怪手鏟除破壞?

 

          其實被消滅的不是那幾甲稻田而已,這是國民黨在執行滅農計劃。當台灣的糧食無法自給自足,必須仰賴中國進口之後,台灣離被中國併吞的日子就不遠了!看看現在的金門百分之八十的農產品來自中國,金門現在是哪一國的領土我已經搞不清楚了!

 

延伸閱讀:

家己種的日頭米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