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後院在我有記憶之初,就種有一棵高大的蓮霧樹、一顆柚子樹、三棵釋迦,後來又種了楊桃、龍眼、芒果樹,我們家從來不需要買水果,除了西瓜。

 (閱讀全文)

     自從決定搬遷日期之後,店裡每天都有一到三隻不等的小麻雀光臨,這是除了米店門前會聚集麻雀覓食之外,在一般商店是很稀奇的異相。生性應該懼怕人類的麻雀竟然不怕人,就像是人工飼養的文鳥之類,在店裡四處飛跳著,停在電視上,在桌以上跳走著,到櫃台上嬉戲……。看到的人都嘖嘖稱奇。

 (閱讀全文)

     半夜醒來就無法再入眠,一想到我的父母親遺留下來的古物家具居然遭竊,實在想不透宵小是如何得知這些物件的存在及所在,老骨董的家俱、手搖留聲機,到底怎樣越過七尺高牆?想必是竊盜集團所為吧!

 (閱讀全文)

        顧名思義「約談」就像約會談話,沒有強制性。但是在戒嚴時期,四大情治單位對異議份子的約談,卻是軟硬兼施的半強制性,誰敢拒絕霸王式的約會?

         戒嚴時期被四大情治單位監控的黨外人士,大多已把死生置之度外,但是像我同時受過警總、調查局、國安局及警察局約談的恐怕少見。我從未對人提及,今天第一次「曝光」。

 (閱讀全文)

  徒步從營區走到公路旁等待,望著過往車輛一一駛過,終於看見熟悉的金馬號出現,不能對話,但能收到一封期待已久的情書,要多浪漫就有多浪漫。

 (閱讀全文)

            四十多年前,柏楊就在他的文章中勸人,沒事可多跑醫院,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沒事多跑公墓,才知道生命的寶貴。

 (閱讀全文)

     這個題目非關馬英九,是斷橋事件使我回憶起一個親身經歷的驚險故事……

 (閱讀全文)

    

 自小開始懂事起,被母親責罰一定要我跪在父親的遺像前,心中就很納悶?後來慢慢長大,才知道父親遺像後面是一個木匣,原來是父親火化後未入土的骨灰。

 (閱讀全文)

             廚房裡炒菜的熱油起火,每次乍見就心跳加速,我怕火已到歇斯底里、不可理喻的程度。

 (閱讀全文)
«上一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