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面子」和「紅包」可說是中國文化的精髓,流浪到台灣的國民黨至今仍奉行不渝。

中國共產黨革命成功,毛澤東接受外媒採訪被問到為何要興起革命,他輕鬆的回答「爭口氣而已!」。(爭口氣不就是面子問題)

 (閱讀全文)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馬政府準備花三十二億元辦活動,輿論質疑是否花費太多,馬英九的回應是「不算太多」。

對一年預算逾兆的政府來說,三十二億看起來是不算多,但是得看是花在什麼地方,因為每一塊錢都是民脂民膏,可不是國民黨口袋裡的黨產。三十二億對於繳不起健保費及學童營養午餐費的家庭來說可是個天文數字。

 (閱讀全文)

「請到全省○○門市選購」、「本產品全省攏有賣」……,全「省」指的應該是台灣省,台灣即將舉行直轄市五都大選,難道這些廠商不作五都的生意?

每次看到這種廣告都哭笑不得,是廠商太愚昧?還是廣告商太鄉愿?如果「全國」講不出口,至少講「全台」都比「全省」感覺好得多。

 (閱讀全文)

在中國河南留傳一則消息。

有一個人萬念俱灰想尋死,於是選擇服安眠藥自殺,隔日一覺醒來發現沒死,才知道買到了假藥

他「再接再厲」改喝農藥自殺,毒藥下度竟然也沒死,原來農藥也是假貨。二度自殺不成,他自認是老天爺不讓他死,命不該絕,因而想重新振作活下去。為了慶祝重生喝酒助興,沒想到卻一命嗚呼,因為喝到了假酒。

 (閱讀全文)

楊秋興參選大高雄的「心意已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確定他有不得不參選的苦衷。

()大男人主義,初選敗在女性競爭者手上,對「小巨人」而言是莫大的恥辱。

()擔心此後沒有公職在身,會淪落同阿扁下台後的命運,遭到國民黨秋後算帳。

 (閱讀全文)

馬英九真的很會記仇,一年前的八八水災他被罵到臭頭,竟然一直記恨在心,日前還在為中央政府救災怠慢辯解,說當時的氣候實在太差,直昇機不能飛,就算是天仙也難救。

總之千錯萬錯都是災民沒有先見之明「該」先逃,千錯萬錯就是氣候太「惡劣」,否則英明神武的馬英九怎會犯錯?

 (閱讀全文)

昨天午休時在停車場遇見樓上的鄰居,他擔任中校軍職,車位與我相鄰,他開車回來,我正要開車到店裡去,兩人短暫交談。

我是軍校專修班第一期,他是專科班第一期,算起來他是我的學弟,所以聊起軍中的種種非常投合。若非這次與他碰頭,我還不知道他已經退伍。

 (閱讀全文)

國防部的敵情報告說,中國對準台灣的飛彈已經增加到一千九百六十枚。

國共不是已經哥倆好了,怎麼把解放軍對台部署的飛彈當作「敵情報告」?對馬政府而言中國還是我們的敵人嗎?台灣的退役將領有志一同地到中國參訪觀光,國府官員與中國官員公開握手言和,這些人有認定中國是我們的敵人嗎?

 (閱讀全文)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我希望美軍把兩顆原子彈投在台灣,把國民黨投到日本,阿們!」

 (閱讀全文)

馬英九一再喊話,要立法院將ECFA逕付二讀。還向綠營嗆聲,要就同意,不然就否決。民進黨好像忘了馬是國民黨主席,「言出必行」,還有模有樣地陪國民黨玩,結果卻掉入國民黨所設下「綠營背書」的陷阱,實在是笨啊!

 (閱讀全文)

屏東縣議會議長林清都,因涉嫌向議員買票,在宣誓就職的翌日就被地檢署羈押了四個月,最近幾天以五百萬元交保,被求刑七年六個月。

涉嫌收賄的議員也分別被求刑二至四年,新聞上了全國版。

 (閱讀全文)

六月十二日基層選舉投票當天──

鎮民甲:槍殺翁奇楠的兇手潛逃到潮州了嗎?你看到處都是情治人員,還有鎮暴警察的大巴士…,聽說是從高雄調派過來的。

 (閱讀全文)

電視新聞以跑馬燈報導潮州鎮某里長候選人因買票被押。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大女兒因為戶籍遷移,這次正好要在「出事」的里投票,幾天前她就曾聽到街坊有位婦人公然為里長候選人「廣告」說要買票,希望里民支持。

 (閱讀全文)
             最基層的鄉鎮民代表及村里長選舉正熱烈地進行,這種沒有節奏感的競選活動,簡直就像土著的戰爭,談不上戰略與戰術

有些鎮民代表候選人,選舉活動一開跑不是暗地佈樁,而是鑼鼓喧天地掃街造勢,多席次的選舉,這種模式是在選爽的。

 (閱讀全文)

當上總統依照憲法就是當然的三軍統帥。

我們不能要求每一位總統都是軍事專家,但是總統身邊應該有一堆軍事戰略顧問及國防部的專業人才,一個平民老百姓一旦當選總統之後,即身繫國家安危,應該優先向軍事專業人是不恥下問,讓自己早點兒進入狀況。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