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如何在兩年裡寫論文拿碩士 鄭文輝給現在與未來教資伙伴們學習感言

身為一個在職的研究生,能夠順利的在二年內拿到碩士學位,許多同事及同學們訝異的問我:你是怎麼辦到的?因此,我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和學弟妹們分享我的研究生之路的心得。

  你要問我:這兩年研究所之旅輕不輕鬆?我會回答:還好,但我確實曾經下過苦工。記得民國93年剛就讀本所一年級時,上王家通老師的「教育學」,那時王老師第一個的回家功課就是找3、4個學者對於「教育」下的定義,然後下次上課提出來大家討論討論。而為了這個「回家功課」我特別跑 了宜蘭文化中心圖

書館(那時佛光的圖書館還在興建中)借了34本有關教育學的書籍,然後回家查詢。其實對於我們這種已經有家庭小孩,又有正職工作的研究生而言,讀書的時間是要靠自己「橋」出來;通常晚上6:30~9:30是陪家人的時間,10:00~12:00才是自己作功課的時間,當然偶而「標準時間」不夠用,那就會再佔用到睡眠時間,但儘量控制在凌晨一點以前睡,以免擔誤到隔天上班的精神。

  王家通老師曾經說過,我國研究所的教育方法,類似美國,一開始所內的老師們會討論怎樣的「配方」才能使研究生「健壯」;接著再要求研究生按照配方吃下營養品,如維他命A三顆,維他命C五顆…等。因此每一顆(科)都有其特定的功用,而我也每一科都全力以赴,然後確實享受到了這些努力的果實。

  舉個王老師的課,也是不太起眼的地方,每次上王老師的課時,王老師總會問大家:本週有什麼重要的教育新聞嗎?大家討論一下吧!而我也為了能準備充足的資料可以和老師討論,而養成剪報的習慣。原本以為學期結束這些剪報就沒用了,但想不到當我在做論文的文獻蒐集時,當時很多的剪報資料,居然都變成有用的研究素材,而這也是當初剪報始料未及的功能。

  研一下,快要暑假的時候,老師出了一個研究法的期末作業­:把自己預想的論文題材完成第一至第三章。當時為了蒐集與自己研究相關的資料,特地到佛光的圖書館借書,然而當天居然得知佛光圖書館在暑期時間要休館,當時心中非常焦急,因為原本就已經預定利用暑假時間好好到學校圖書館充實文獻資料;而為了此件事情,我還特地寫了封mail給圖書館說明原委,希望學校能看在研究生的求知精神上,開放暑假的借書時間。當時的館長吳宗杉教授非常體諒研究生的需求,除了說明原本暑假不開放的理由外,也改採部分時間開放的方式讓有意願上山讀書的同學有個好場所,也使得我在暑假中有機會將文獻的部份作更佳的充實。這一點讓我更加體會理性溝通不但可以解除誤會,也較能有效解決問題。

  至於「文獻」的部份,常聽到有同學抱怨找不到資料。在佛光圖書館中我常用的有:1、中、英文期刊,把和你主題有關的資料全部瀏覽一遍。2、中、英文書籍,可藉由電腦查詢縮小範圍。3、佛光圖書館電子資料庫,這可是一個相當好用的文獻寶庫,我曾經在裏頭挖寶,挖到不亦樂乎。4、奇摩或Google(中、英)也有一些寶,但得靠自己慢慢去挖。5、全國博碩士論文。6、其實還有一些文獻是很寶貴的,那就是所上老師要我們研讀的文章,記得讀完、報告完要留下來。

  研二上「教育資訊學專題三」的課,當時我們這一組(還有勝凱、宇君)負責報告「資訊融入教學」的單元,而我則分配到一篇英文文章「三個城市小學的資訊教育研究」。為了徹底了解作者說些什麼,我大概花了40個小時在翻譯閱讀這篇文獻,事後自己覺得相當有成就感之外,也發現對閱讀其他英文文獻有很大的助益。而通常我會利用一些空檔時間來閱讀英文的文獻,比如說,帶學生去戶外教學,或學校辦理運動會時,學生們就一面活動,然後我就一面抽空繼續閱讀文章。

  找論文指導老師,又是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之前的學長、姐有交待,要找和自己八字合得來的老師,事後回想這真的相當重要。在研一階段時,我就偶爾把自己想做的主題和老師們聊一聊,當時老師們的回應,就可以讓自己感受出一些端倪;接著還要衡量一下這個老師訓我的時候我能不能接受,其實以我的觀察,每個指導老師對研究生都會兇,因為指導老師對研究生的論文是有責任的。而這時你得想一下這位老師平時在兇你、要求你時,你可以接受嗎?當然我也發現只要你是認真、努力的進行研究,指導老師會看在眼裡的,因此不要怕多做事,只怕你不做事。

  再來就是論文的口考這一關了,大約在口考前一個星期,我就開始在沙盤推演這一週的進度,包括老師可能問的問題、報告內容,以至於當天的茶點、座位的排法、流程、物品等。當然並非每一件事都會照你所想的來進行,當「意外」出現時,就要靠「機敏」的精神應對,沉穩的進行,相信大家都會和我做的一樣好。而對於口考這一關,我是如此覺得:除了檢驗你的論文是否合格之外,更加重要的是考核你是否已經具備有「研究的能力」,因此基本功非常重要,而所謂基本工則包括思辨的能力、研究的能力等。

  畢業前夕曾老師曾經問我:「你覺得讀這兩年書值不值得?」我回答:「二年前設定要上山來修行的目的有二;一是增加本職學能,二是拿到碩士學位;很高興的這兩項都沒落空。」其實,讀了這兩年書,我發現能帶走的部份,大部分都是自己下過工夫的部份,也就是說研究生大部分是要靠自己努力的。但最後還是要再感謝所上的王家通老師、曾世綺老師的諄諄教誨,尤其特別感謝Smile(吳慧敏)老師的辛勤指導,說真的,有她的認真指導,我才能順利的拿到碩士學位。

我作「宜蘭縣國中小學數位落差之研究」後感李書豪 員山國中教師

民國九十二年,我開始就讀佛光教資所,也開始慢慢體認一件事實:『有時候不是你找到題目,而偏偏是題目找上了你。』我第一次想提出的研究計畫應該是:『資訊組長的工作倦怠感』,當時的研究方法吳慧敏老師提出相關問題詰問主題鋪設的正當性?是否一開始就先入為主認為有倦怠感這回事呢?其實題目一直圍繞著我,像是自我剖析自己的潛意識地主觀認定、工作認同與倦怠的關連與想要解決什麼關鍵問題?

其實原先很想探討的是『宜蘭縣立國中小學校的資訊組長教師看資訊教育落差』,我對這個議題的關注,當初並不是鎖定在資訊教育而已,個人從在兩個不同縣市的國中學校擔任教學與行政職務後,觀察到資訊素養最明顯的落差不止是出現在學生之間,其實也出現在『教師資訊素養與其年齡之間的落差』以及『教師認同資訊科技重要性與其年齡之間的落差』;也算是多年以來兼任資訊組長職務的無奈與所見的荒謬之處。舉個工作經驗來說,民國88~91年這段時間的教師研習主題中,僅是教師e-Mail的研習,辦過不少於五次之多,結果還是常常會有一些老師當場問您:『我的e-Mail密碼是多少?』,甚至就是您總是會知道誰的e-Mail信箱絕對不要寄信給他,只會徒增困擾,因為他的信箱從不開啟,所以一定會收到退件。

民國九十年那一年,我的學校因為小班教學的一個主題計畫,上層補助班級電腦,當時實驗班級為一年級,那多在學校的三樓,結果發生放學後,學生逗留樓梯與廁所,趁著大家都回家之後回到班級教室大玩電腦,結果卻被保全系統啟動後給關在三摟,學生求救之後解圍了,差點要冒險攀爬下樓。我開始試著瞭解孩子們對電腦的使用與深層的認知;每當學生在上電腦課遊魂時,或是圖書館使用公用電腦時,我會很好奇地特別去觀察他們的行為究竟是在透露什麼現象?幾乎大多數都還認定電腦這玩意兒就是打電動與上網交友的酷玩意。

經過反覆澄清與思量,最後我鎖定了探討宜蘭地區的數位落差問題。數位落差研究的文獻之中,關於對數位落差的定義與研究消弭落差的策略討論會文件,再怎麼看其實都如初一轍,變化不大。例如:牛津字典這樣解釋:『這是一個分水嶺,分成兩個部分,一群人正準備存取電腦和網路,而另一群人尚未準備好。』另外,最新的Wikipedia線上百科則是指出:『數位落差是指人們對於電子科技進行日常性與有效存取的不同而所存在其中的差異』。可是若將各研究文獻所觀察的切入點經過嚴格審視與歸納,還是可歸結出兩大主軸,那就是『客觀環境的機會』以及『主觀環境的表現』問題。在資訊進用者的客觀環境,討論資訊進用的機會層面(擁有、未擁有),這較偏向於機械設備部分;而資訊進用者主觀呈現出表現層面(能力、外顯表現的實際特徵)比較屬於資訊素養。

於眾多文獻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文獻有四:

一、曾淑芬(民92年)。《台閩地區九十一年數位落差調查報告》。行政院研考會委託研究報告,民92年5月。

二、潘威歷、邱貴發(民92年)。『國民中小學系統管理師及資訊教師之工作現況及網路使用情況調查報告』。民93年6月28日取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網路學習實驗室網頁:http://astc.ice.ntnu.edu.tw/document/NTNU_ICE_NLRG_2003_001.pdf,未出版。

三、巫有鎰(民91年)。『資訊化社會中教育機會均等的轉機與挑戰-從偏遠地區的資訊教育談起』,教育研究月刊,99期。

四、陳香吟(民91年)。『數位落差-資訊教育行政與實務問題』。教育研究月刊,99期,頁15-33。

這四項文獻中,分別是曾淑芬所作研究為國內統籌了國外研究之後,第一次嘗試做出的研究數位落差之指標。先邀請專家一起先共同討論幾個構面與研究指標,並一再經過層級分析法(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AHP),也就是專家們一同參與、一致性檢定後,將上述所有構面的相對權重算出來,在民國90年針對國內隨機分層(縣市)抽樣,抽出2401戶受訪者,進行電話電腦輔助(CATI)調查,在民92年六月公布調查結果。而該次調查分兩個部分:『個人家戶數位落差(15歲以上電話受訪)』與『行政機關數位應用能力現況與比較分析』。該研究問卷所詢及的問題內容,暴露出數位落差這個研究的現象:它應該是一段時間的『一個時間點』研究,其實這樣的研究應該是像美國的研究手法一樣,是長期的,是觀察型的研究,可是這種研究在問卷設計上,很容易在不同時間點上應該衡量不同的研究指標,就像陳敬如(民89年),『臺灣地區中等學校學生數位鴻溝差距狀況初探』(臺灣師大教研所碩士論文),研究問卷詢問對象是國中生,問卷內容若是現在與當時實施的現況對照,一定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知道我的研究應該也會面臨這個問題,只好在我能操控的範圍內,我把研究對象瞄準『問該問的專家』!那就是資訊組長教師,也剛好是師大資教所網路學習實驗室(ASTC)作了這些人員的工作項目內容之調查,其工作項目正好與圍繞在本研究的話題上有雷同,更印證了我們的研究對象在該領域有其一定專業性。而文獻之中,巫有鎰和陳香吟的研究文獻在我看了之後,除了心有戚戚焉之外,更想找到解決之道的答案,而這些研究的構面與研究方向,加強了我認定我的方向是對的。當然,我的指導教授,謝建成老師放手一搏的大力鼓勵也是我研究最大的支柱,而另外關於釐清研究方向要如何聚焦與鋪設的手法,要感謝吳慧敏老師細心指導。而此研究的同一年,宜蘭縣政府教育局資訊網路中心也正在規劃與著手寫出宜蘭縣的資訊教育白皮書,出版時間幾近同時。

最後我的研究題目確定是『宜蘭縣國中小學數位落差之研究』,這研究可以說是根據民國九十一年曾淑芬教授為行政院研考會所作過的台灣地區數位落差研究調查報告所延伸而來的,因此我依照其建立數位落差的觀察與操作性之定義與變因,做為我的測量指標。

我的研究最令我驚訝的應該是各學校問卷填答踴躍,歷時19天的問卷回收卻能有87%的高回收率,問卷之中僅一份廢卷,這都要感謝所上同學(陳一鳴和林順隆同學)與學校同事(王立毅老師)熱心幫我解決催卷與人情攻勢的結果。研究成果不敢言及多大的發現,僅就有共識與沒共識的部分進行大規模主題呈現,畢竟為兩個極端之下的議題,就非常耐人尋味了。因為再加上學校雖然個別差異有所不同,卻可以明顯一路找出其共同點之處與差異點之因。就依據我的拙作認為較為重大之發現,歸納如下:

①    校務行政電子化的部分,雖然國中小系統商家不同,但是大家都對於這個部分的滿意度非常低。

②    一般地區的國中學校的資訊組長年資與工作經驗比偏遠地區學校的資訊組長資深(以該職務之工作經驗達五年以上來看)。

③    偏遠地區師生人機比優於一般地區。而進行資訊融入教學所必備的筆記型電腦,國小學校比國中學校相對地較缺乏此資訊設備。

④    全縣還是有三成的學校是無電腦課之規劃。(國小僅針對四年級以上調查)

⑤    有五成左右的學校是不會去編列一般教師及行政用電腦維護費;尤其一般地區學校較偏遠地區學校不會去編此預算。

⑥    校內教師最常詢問資訊組長教師的問題依頻率依序為:硬體問題、連線問題、電腦病毒、套裝軟體問題。

⑦    資訊組長教師自己認為校內最頭痛議題,依嚴重到輕微依序為:電腦中毒、網路連線品質、教師參加資訊研習進修不高、廣告信件的騷擾及隨意安裝盜版軟體。

⑧    每位資訊組長普遍認為自己學校網頁是以展示型特色為主,最可取之處以『內容』為主。

⑨    資訊競賽結果一面倒,得獎者多以一般地區學校為主,資訊種子學校尤為最,而其中又以國小資訊種子學校最為顯赫。

⑩    學校已擁有自己的資訊教育長遠具體計畫者,以一般地區學校較偏遠地區為高。而種子學校有超過一半以上多已擁有這類屬於自己的計畫。

整個研究上,我都認為僅屬於初探,對後續研究此主題有興趣之研究者,個人有幾點覺得應提醒的,那就是:

①    時間點不同,研究指標就算維持不便,可是問卷內容應該反映出現在的問題,因為這樣的研究是屬於一個時間點的研究,可以提供行政單位一個未來施政的好參考。比如現在各校均達到班班有電腦與網路,而且電腦教室也更新了,卻不知實際使用是否達到有效使用?還是有改善之前的問題?這都蠻值得繼續關注。

②    研究對象的範圍若是要擴展,務必要結合大專院校的資源一同發展,以個人之力,畢竟有限。

③    本著教育資訊之意的研究,應該要結合科技與人文的反思,畢竟要以教育本質為出發點來做研究結果與發現之省思。

參考資料:

 

巫有鎰(民91年)。『資訊化社會中教育機會均等的轉機與挑戰-從偏遠地區的資訊教育談起』,教育研究月刊,99期,頁31-33。

陳香吟(民91年)。『數位落差-資訊教育行政與實務問題』。教育研究月刊,99期,頁15-33。

陳敬如(民89年)。『臺灣地區中等學校學生數位鴻溝差距狀況初探』。臺灣師大教研所碩士論文。

曾淑芬(民91年)。《台灣地區數位落差問題之研究》。行政院研考會委託研究報告,民91年3月,頁17。

曾淑芬(民92年)。《台閩地區九十一年數位落差調查報告》。行政院研考會委託研究報告,民92年5月,頁4.8.52.55。

潘威歷、邱貴發(民92年)。『國民中小學系統管理師及資訊教師之工作現況及網路使用情況調查報告』。民93年6月28日取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網路學習實驗室網頁:   http://astc.ice.ntnu.edu.tw/document/NTNU_ICE_NLRG_2003_001.pdf,未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