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下課休息的時候,我正在幫著一位學生整理抽屜裡推積如山的考卷,忽然後方傳來互相叫囂的聲音,我回頭一看,只見阿通和小雷兩人雙手互相拉扯推擠。當下情況想必不可能溫和平靜的勸說,於是我本能的大聲喊著:「你們在幹什麼!停下來!分開!」或許是衝突剛發生,也可能雙方尚未衝動到失去理智,聽到導師的吼叫,雙方隨即停止動作。但是阿通仍然再嗆了對方幾句。

我走近他們站的地方,問他們剛才發生什麼事,阿通氣憤的說:「我只是將手放在他的肚子前面,又沒碰到。」

「沒事為什麼要把手放在別人的肚子前方?」我連問了幾次,只見阿通眼眶泛淚,不知如何回答。

薩提爾師生溝通不問為什麼,「為什麼」帶有指責的語氣,無法建立有效的連結。這時我察查到彼此的情緒及自己的語氣,於是我先隔離雙方,叫阿通到教室外面遠一點的陽台等我,現場只剩我跟小雷。

「剛剛發生什麼事,你能告訴我嗎?」我問小雷。

「他要摸我下面,我就推他,結果他就罵我,就打起來了。」

大概知道過程之後,我就先去陽台找阿通。這時阿通看著我,眼睛仍流著幾滴淚水,我說:「老師看到你有哭,你是覺得自己受委屈,還是因為打架擔心被處罰?」

「我覺得委屈」阿通哭著說。

「怎麼了?」

「我就坐在旁邊,手就舉起來在他的肚子前面,看他會有什麼反應,又沒摸到他。」

「一般人沒事會把手舉在別人的肚子前面嗎?」我不理解為何阿通要做這個動作。

「我就想跟他玩,故意把手放在他肚子前面,我沒有要摸他下面。」

聽著聽著,我忽然有個直覺是小雷可能以前有過類似的經驗,於是反射性的做出防衛。於是我回教室將小雷帶出來,我都還沒開口,小雷就主動說:「我有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然而對於情緒管理這件事,也不是這次我要解決的主要目的,於是我先回溯他以前的經驗。

「老師問問你,國小的時候曾經有同學故意摸你下面嗎?」

「有。」小雷沒遲疑的問答。

「然後呢?」我好奇的追問。

「結果我們就打架了。」

「後來你同學還有再這樣做嗎?」

「沒有了。」

「該不會是你打贏了?」

「也沒有,後來被阻止了。」

「原來老師有介入處理。所以這次同學將手伸出來,你聯想到以前的經驗,以為他要摸你下面,所以將他推開是嗎?」

「對,有點大力的推他,」小雷的回答正是冰山下的不愉快經驗,也證實了我之前的猜測。於是我跟小雷說,這件事我們必須跟阿通面對面的說清楚,以免心裡有個疙瘩,事後又打起來。

我將小雷帶與阿通會合,我將跟雙方核對這次的衝突經過,我說:「一開始阿通坐在旁邊,手就舉起來放在小雷的肚子前面想捉弄你,結果你以為他要摸你下面,所以很生氣的將他推開,後來就打起來了,對嗎?」雙方都點頭。

「老師覺得沒事伸手在別人的肚子前面就很奇怪,尤其是跟不熟的同學。」我對阿通說。

「其實我跟小雷很熟啦,國小就認識,有一起打過羽球,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就忽然生氣。」阿通不好意思的回答。

「現在事情講清楚了,你也知道小雷不喜歡別人這樣,別再有下次了。」我對阿通講,同時也問小雷這樣可以嗎?小雷點點頭。後來兩人一起走回教室上課時,雙方還彼此小聲交談著,看來是沒事了。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