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從事教職廿六年餘,一直都在原鄉部落的學校服務,這也是我選擇「師專」就讀的初衷及職志。在部落中長大,最能感受部落的需要及改變,更能體會唯有透過「教育」讓部落的人有未來、有希望。期許自己在每一個崗位上盡心、盡力而為,尤其做一位稱職、有效能的校長,也期待家長、部落及學校扮演起教育鐵三角,共同為部落學子打造良好的學習環境。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即使到老也不偏離」 

這句摘自聖經箴言章節的一句話是我與學生家長第一次親職座談會的結後語。碧候部落有兩大宗教信仰,一為長老教會,另一為真耶穌教會,雖然唱的聖詩、讀的聖經及信仰的神都一樣,但歷史的宿怨,自然將部落劃分為二,「信仰」變成部落民眾的禁忌。引用這句話就是想將共同熟悉的「語言」來關注我們的小孩。透過歷次與家長的座談、班親會、比亞豪文采及主動關心、聯繫的互動中,宗教的籓籬雖一時間仍無法有所突破,但已喚醒家長對「學校」、「教育」的關注及重視。三年多,走在部落的巷道中,最能感受到學校與部落間微妙關係的變化,從原先的默然到老遠的跟我們說聲「校長好、老師好」,已經說明這幾年學校同仁的努力及付出,獲得大多家長們的肯定及信賴。這學期的親職教育座談會,我跟家長們說:你的問題也就是我們的問題,說出來讓我們知道,讓我們共同尋求「資源」解決問題

  「建立學生至上的價值觀,贏得他們終生的敬重」 

這是我的教育信念,也常用來與學校同仁勉勵。對部落小朋友而言,父母親不見得最瞭解自己的小孩,反倒是我們這一群小朋友睜眼時間中陪他們最久的「師者」們,不僅扮演著傳道、授業、解惑『經師』的角色,還要負起『人師』(父母)」的功能。學校近半學童為低收入戶,隔代教養及單親家庭偏高,家長的社經地位偏低,學生家長中只有兩戶在鄉公所擔任臨時工,其餘為自由業(沒有固定工作)。教師角色、工作就分外加重,對學童在生活及行為的『輔導及矯正』佔據許多時間,然我們秉著「雖然無法帶好每一位學童,但絕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的信念及深信「一句話、一個動作」足以影響小朋友的未來,堅守著教育崗位。告訴教師如果十年、廿年後,這些學生在街上看到你會雀躍的打招呼或會找你談談心、徵詢意見,滿足及成就莫過於此,也不枉教育初衷的堅持了。

「快樂學習,學習快樂」 

給小朋友多樣化的學習環境,建立一個「讓最後一名也幸福的教室」。碧候部落社區有豐沛的自然生態資源及人文歷史,如南澳原生植物園區所提供的生態館及林業館、四區溫泉區、大南澳造山運動所留下來不同的地質地形、部落的遷徙史、泰雅民族文化等,都是非常好的活教材,這些均納入學校校本特色課程及融入課程作為延伸教材(如民族教育活動及科學教育活動)。期透過課程的設計及教學活動,讓學童除了修習正式課程外,能夠走出校外親近大自然,親身體驗民族文化的內涵及族人遺留的智慧,亦讓學童參與及接觸自然生態環境,培養出「愛土地」的情操,如台灣文學國寶大師黃春明老師所言:一個人將出生地的人、事、物根植在心中,這樣的成長才有認同性,對土地才有感情,就容易在社會上肯定自己。

  以「感同身受」及「同理心」的態度面對部落的族人

只要有空(早上八點前)我常走進部落裡,一來看小朋友上學及吃早餐的狀況,另外就是與部落長者寒暄、招呼。部落裡白天留下的就是這些老弱婦孺,聊聊過去、現在,就如同與自己的親人聊天一樣,當任老師時如此,做主任是如此,就任金洋國小校長亦是如此。派出所、村辦公處也是我常光顧的地方,與村長閒話家常;也利用部落的各項活動及會議,向村鄰長及村民報告及宣導學校需要協助配合的地方,互動中彼此感受「誠心」,對學校校務的發展及穩定帶來正向的幫助,以營造「學校社區一家人」的良好模式。

  「原住民的惡習,就像甩不掉的金箍咒」 

學校苦口婆心及竭盡心力的教育部落小孩,但抵不過家長負面的示範,喝酒、打罵所衍生的後果一再在部落裡發生,看到部落中因喝酒造成的腦殘或往生,竟然無法給部落族人有警戒之心,大人如此,青壯年如此,怎能期待這些小孩長大後會有很好的發展!學校單親兒童大都附加隔代教養,幾乎都是父母離異,究其離婚緣由也是「酒」。我小時候的切身之痛又重現在小朋友身上,不同的是當年父母仍非常重視小孩的教育,也不會隨意說出當時違反民風的「離婚」兩字。『酒』在部落不會因家庭收入減少而銷售受到影響,小吃店、雜貨店、卡拉OK店最賺錢的就是「酒」!我曾在親職教育座談會中談到「世襲的貧窮」,呼籲家長正視「未來小孩要面臨的世界」,惡習不改就擺脫不了貧窮的「枷鎖」!這是我在教育現場感到非常無奈、痛心的地方!

「從打招呼開啟每一天」 

踏進校園與小朋友互說:校長早、小朋友早!心情非常舒暢,這是我從事「教育」的動力來源!碧候小子,加油!Lokah ta Tayal!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