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以”感動”來表示自201481日到南澳國小就職以來到現在五個月的感想,我看到一早生氣勃勃的校園景象-讓人心曠神怡的校園、籃球場上揮汗勤練的小朋友、操場上放肆奔馳踢足球的小朋友、還有陸續進入校門口大聲問早的小朋友!這五個月來學生及學校的表現特別亮眼,舞蹈縣賽特優、管樂團縣賽優等、籃球甲組全縣第一、柔道全國賽有二金不錯的成績;學校在視力保健評鑑中拿到全國特優、財產管理優等。這樣的績效得要感謝歷任的校長對南澳的用心經營及呵護,還有學校教職員平時的努力付出,才是學校績效發亮的動力!我們仍繼續以這樣的態度及精神來營造小朋友最適宜的學習環境。

    201412/31日部落歲末聯歡會場上,不知哪來的勇氣,花一些時間對著台下眾多部落族人為學校近來的表現,慷慨激昂的做報告,尤其告訴部落族人,學校不是只顧著運動,我們還安排規劃多元的社團活動,透過這樣的活動來激發學生的潛能,也預告今年五月學校將辦理「苦楝樹下的音樂會」,讓學生在校的表現與部落族人分享。原本擔心台下族人會顯出不耐煩的表情,但卻出乎意料的我看到族人專注的表情,並且在講完後還獲得不小的掌聲,真的令人” 感恩及感動”,我堅信在彼此建立信任關係及透過雙方交流溝通來增加了解以後,對南澳國小的走向及經營有絕對的幫助!

    學校在12/27日舉辦了年終成果展示及園遊會活動,看到小朋友興奮又期待及盡情的表演,加上家長踴躍的出席,在小朋友成長的過程中,大人們選擇不缺席,代表著喜悅(小孩的成長)及鼓勵(學校同仁的努力)。或許因為活動當天親、師、生的融洽及活動成功,會長便提議要請學校同仁辦年終感恩餐會,以表達敬意及謝意。這又是讓我”感恩又感動”的地方,更期待家長們仍繼續給予學校老師支持及協助,共同擔負起教育子女的責任!

    2014年是豐碩一年,但我們不以此感到滿足,不是想要更多,而是期待更好。戰愈鉅,活力更旺!加油南澳!南澳加油!  20150109在校長室

 

    到南澳國小發現到有許多外部資源是其他學校所沒有,感覺到南澳國小的學生是何其有幸能夠獲取這樣的厚愛。我在開學初期的親職教育座談中向家長約略介紹過這些訊息(當時因為剛到任,尚在了解及蒐集學校相關資料);也在一次的師生朝會中向小朋友說明及分析這樣得天獨厚的福報,告訴他們要珍惜更要感恩。今天整理出這些資料(圖表)讓家長了解學校的狀況,並能獲取家長對學的支持及協助配合。

   

外部資源.jpg

    南澳村屬地南澳鄉行政中心,又是本鄉第一大部落,想當然而南澳國小應該是全鄉學生人數最多的,但目前卻在碧候、澳花之後,部分因地理環境(蘇花路段)及歷史情結因素(非原住民族)選擇鄰校就讀,但居住在本部落的部分學生家長依然選擇鄰校,或許部落家長對學校有些許的誤會,大都以為學校活動多,占去學生課業學習的時間,更有家長以為老師不認真教學,影響學生學習動機….等,不管是成見或偏見,我向學校同仁說:我們需要深切檢討其緣由!學生本就是以學習生活本能,以能適應未來環境!但我在此也向家長說明未來環境單靠書本知識是不夠的,更要打開學生學習視野,這樣的視野就必須要走出教室、走出學校,迎向未來不可知的環境。學校安排的活動就是朝向學生本能的學習及伸展,多學一樣技藝學生的競爭力就能多一層保障!更何況這樣的學習,家長無須花一毛錢,只要你的陪伴及支持而已。這裡也將學校社團項目及訓練時間以圖表方式呈列,我們需要的您們的支持及配合,我們(南澳國小團隊)會提供作家最優的學習環境。

原鄉學校給人的印象是偏遠、弱勢、貧窮等,是弱勢族群中的弱勢民族。當然,在某些角度上的確是如此,如交通不便、生活機能不佳、就業環境差、學習資源匱乏等,對大南澳地區而言,這些弱勢條件相對並不那麼嚴重,比起鄰鄉-大同鄉而言,因為是原住民鄉就代表著偏鄉不利及弱勢地區。而我常想會不會因為我們常被人說是不利弱勢的族群,而打擊著我們前進的動力,削弱我們的信心?

    這幾年縣府教育處為了瞭解學生在學的學習成效而辦了學力檢測,從數據中很明顯的看出城鄉的差距,教育處也一直期待我們偏鄉學校提出有利對策,然未見果效。當然造成學生學習動機不佳、學力表現不若預期的原因,以我在原鄉服務近卅年所觀察及體悟,與上述不利因素沒有直接關係,反倒要檢討的是家庭功能沒有發揮應有的功能及學校作為、教師教學方式的改變等。

  我們常在報章雜誌報導有關勵志的人物故事,這些人家家境也不富裕,甚至大多是社會低層家庭,然而他們都可以面對種種挑戰,開創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如藝術博士黃美廉,她是屬於重度腦麻,媽媽看她扭曲的身子,一度想與她一同結束生命,就是靠「信仰」-信主耶穌基督及仰望神,讓她得以繼續堅持做下去;又在黃博士國小二年級時一位老師發掘到黃博士有異於常人的藝術天分與對色彩的敏感,鼓勵黃博士朝興趣走下去,因家庭成員及老師用特別的愛給特別的黃美廉,讓黃美廉一路讀到博士學位。

 

  如開頭所述,我們或許處在不利地區,但只要時時保持正念正願,放棄對自己不利的念頭。家長能夠多挪出一些時間陪伴孩子,給予完全的愛;學校同仁以「視如己出」的態度來關心小朋友,尤其對最需要關注的孩童而言,有「因為我有了這樣的孩子,所以我要比別人更努力地學習人生中的一切,就這一點來看,這個孩子算是我人生的老師和恩人」這樣的觀念,相信我們的孩子會有不一樣的改變。Lokah ta laqi cinan 

第一場親職教育座談會家長參與率出乎意外不若預期的踴躍,不知是南澳的常態,還是學校宣傳不足,或者是新任校長的魅力或號召力不夠!學校經營方針及最新政策動態的傳達,尤其是親師間的聯結,必須要有面對面溝通的媒介,在原鄉部落網路已然暢通無阻,但運用在家長與學校間聯繫平台卻還未上軌道,所以每學期一次的親職教育座談會就有其必要性。一個在南澳鄉具有指標及領頭的學校,家長對小孩的教育怎會如此不關心?又或者學校本身存著“原鄉就是這樣”的心態?

    在原鄉服務近卅年,家長對教育關心程度低,應該說是依賴程度高,覺得凡事都是《理所當然》,教育應該是學校的責任,換來的就是「漠不關心」,這就是城鄉差距愈來愈加大的根本原因所在。外頭都在倡導『學習共同體』,也就是說以學生(小孩)為學習中心,學校、老師及家長必須共同負起小孩學習成敗的責任:學校確保學習環境的品質、老師以開放的心接受觀課球教學的精進,而家長能夠加入學習行列,與老師共同規劃學習策略,所謂三足才能鼎力,缺一就必會傾跌。而我們還在『學習各走各』!怎不令人為小孩的未來擔憂?

    最後引用黃春明老師的二句話與全校老師及家長們共勉:『知識的種子應該要種在愛與尊重的土壤中,才會結出善與美的智慧之果』;『大人的世界沒救了!小孩才是未來的希望,孩子是我們創造未來的材料,不能糟蹋掉,我們如何對待這分材料,將決定我們擁有什麼未來!』Lokah ta Nanao!

離開了廿年,重新踏入南澳國小(以下簡稱為南小),看似熟悉,又有點陌生!校景沒有多大的改變,人事大多也認識,其中一位是廿年前在南小共事過的同仁;有兩位是在前服職過學校的同仁,算是有緣再續未完的緣!回首當年是卅啷當富有精力的年輕人,現在再回來已是童山濯濯中年人了,職務上也從教師變成校務經營者,其中轉變以人生無常來形容也道不盡箇中玩味。

    回到南小原不在我生涯規劃中的一個站,但「既來之,則安之」!以中年之姿轉任到南小來服務,或許有人會質疑,南小的教職員大都是資深的,怎又來一個待退的人?!這樣的質疑無可厚非的,我也很坦承的對大家說:南小是我事業生涯中的最後一站;同時我也要在這裡很誠懇的跟大家說:我「一本初衷」、「永保熱誠」的盡我本分,帶領南小同仁邁開大步的向前行!

    到南小一個月來,眼及便有幾個驚奇!以下聽我娓娓道來:

其一:七、八月份暑假是小朋友睡到自然醒的日子,但看到一群熱愛籃球的學生在教練老師的帶領下,不畏熾熱的太陽,在籃球場上不停歇的全場來回運球上籃,我站在太陽底下五分鐘已熱的受不了,而這些小朋友臉上卻是掛著快樂的表情,因為他們都知道訓練的目的只有一個:站在頒獎台上領取「冠軍」的殊榮。這樣的志氣不可不謂『大』,畢竟我南小學生不到80位,要跟都會學校少則數百位,多則二、三千位的大學校來競賽,這股拼勁的鬥志,令我感動!

其二:學校在人事職務的安排上,即便我還沒到任,為了讓學校運作順暢,應該在七 月中旬前完成,唯部分因素遲至八月初底才底定兼職行政職務者,再來就是班級的安排及其他兼辦工作的分配是到了八月中旬才告一段落,距離開學不到二個禮拜的時間,其中要辦理的活動及事物繁雜,唯恐不及而影響開學事物。資深的可貴即在這裡,憑著經驗及默契在短短的些許間內完成了開學前的準備工作,這讓我對南小的團隊動力有新的認識。

其三:開學前一天逢星期天,教育處長官微服出巡到鄉內各學校,想瞭解各校已準備好開學前的各項工作沒?到南小看到有兩位老師在教室做整備工作,給長官對南小留下很好的印象,這不就是南小新的氣象?新的氛圍?

其四:開學第一天,從與學生打招呼開始,新生、新老師的相互認識,舊生與老師們的問候互動,學校呈現一片“生機”!在「教務」精心設計安排別開生面的創意新生入學儀式,讓新生原本羞澀害怕的樣子自然活絡起來;接下來是由宜、花六所大專院校的社團學生帶領的「生命之火」活動,在活動中讓學生瞭解及體悟『生命』的真實義。一個上午在緊湊忙碌但有秩序下完成,我看到學校團隊的合作,我也看到南小翻轉的「契機」。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未來的教育環境及生態會更嚴峻,南小團隊要扮演的是「找回原來扮演的角色-領頭羊」,不僅在學生的各項表現上,教師敬業樂業的態度上,更要作為南澳鄉的表率。一個月讓我看到不一樣的團隊表現,只要打開心門、求同尊異,一切作為以學生學習需求為先,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到。

Lokah ta kwara

從事教職廿六年餘,一直都在原鄉部落的學校服務,這也是我選擇「師專」就讀的初衷及職志。在部落中長大,最能感受部落的需要及改變,更能體會唯有透過「教育」讓部落的人有未來、有希望。期許自己在每一個崗位上盡心、盡力而為,尤其做一位稱職、有效能的校長,也期待家長、部落及學校扮演起教育鐵三角,共同為部落學子打造良好的學習環境。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即使到老也不偏離」 

這句摘自聖經箴言章節的一句話是我與學生家長第一次親職座談會的結後語。碧候部落有兩大宗教信仰,一為長老教會,另一為真耶穌教會,雖然唱的聖詩、讀的聖經及信仰的神都一樣,但歷史的宿怨,自然將部落劃分為二,「信仰」變成部落民眾的禁忌。引用這句話就是想將共同熟悉的「語言」來關注我們的小孩。透過歷次與家長的座談、班親會、比亞豪文采及主動關心、聯繫的互動中,宗教的籓籬雖一時間仍無法有所突破,但已喚醒家長對「學校」、「教育」的關注及重視。三年多,走在部落的巷道中,最能感受到學校與部落間微妙關係的變化,從原先的默然到老遠的跟我們說聲「校長好、老師好」,已經說明這幾年學校同仁的努力及付出,獲得大多家長們的肯定及信賴。這學期的親職教育座談會,我跟家長們說:你的問題也就是我們的問題,說出來讓我們知道,讓我們共同尋求「資源」解決問題

  「建立學生至上的價值觀,贏得他們終生的敬重」 

這是我的教育信念,也常用來與學校同仁勉勵。對部落小朋友而言,父母親不見得最瞭解自己的小孩,反倒是我們這一群小朋友睜眼時間中陪他們最久的「師者」們,不僅扮演著傳道、授業、解惑『經師』的角色,還要負起『人師』(父母)」的功能。學校近半學童為低收入戶,隔代教養及單親家庭偏高,家長的社經地位偏低,學生家長中只有兩戶在鄉公所擔任臨時工,其餘為自由業(沒有固定工作)。教師角色、工作就分外加重,對學童在生活及行為的『輔導及矯正』佔據許多時間,然我們秉著「雖然無法帶好每一位學童,但絕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的信念及深信「一句話、一個動作」足以影響小朋友的未來,堅守著教育崗位。告訴教師如果十年、廿年後,這些學生在街上看到你會雀躍的打招呼或會找你談談心、徵詢意見,滿足及成就莫過於此,也不枉教育初衷的堅持了。

「快樂學習,學習快樂」 

給小朋友多樣化的學習環境,建立一個「讓最後一名也幸福的教室」。碧候部落社區有豐沛的自然生態資源及人文歷史,如南澳原生植物園區所提供的生態館及林業館、四區溫泉區、大南澳造山運動所留下來不同的地質地形、部落的遷徙史、泰雅民族文化等,都是非常好的活教材,這些均納入學校校本特色課程及融入課程作為延伸教材(如民族教育活動及科學教育活動)。期透過課程的設計及教學活動,讓學童除了修習正式課程外,能夠走出校外親近大自然,親身體驗民族文化的內涵及族人遺留的智慧,亦讓學童參與及接觸自然生態環境,培養出「愛土地」的情操,如台灣文學國寶大師黃春明老師所言:一個人將出生地的人、事、物根植在心中,這樣的成長才有認同性,對土地才有感情,就容易在社會上肯定自己。

  以「感同身受」及「同理心」的態度面對部落的族人

只要有空(早上八點前)我常走進部落裡,一來看小朋友上學及吃早餐的狀況,另外就是與部落長者寒暄、招呼。部落裡白天留下的就是這些老弱婦孺,聊聊過去、現在,就如同與自己的親人聊天一樣,當任老師時如此,做主任是如此,就任金洋國小校長亦是如此。派出所、村辦公處也是我常光顧的地方,與村長閒話家常;也利用部落的各項活動及會議,向村鄰長及村民報告及宣導學校需要協助配合的地方,互動中彼此感受「誠心」,對學校校務的發展及穩定帶來正向的幫助,以營造「學校社區一家人」的良好模式。

  「原住民的惡習,就像甩不掉的金箍咒」 

學校苦口婆心及竭盡心力的教育部落小孩,但抵不過家長負面的示範,喝酒、打罵所衍生的後果一再在部落裡發生,看到部落中因喝酒造成的腦殘或往生,竟然無法給部落族人有警戒之心,大人如此,青壯年如此,怎能期待這些小孩長大後會有很好的發展!學校單親兒童大都附加隔代教養,幾乎都是父母離異,究其離婚緣由也是「酒」。我小時候的切身之痛又重現在小朋友身上,不同的是當年父母仍非常重視小孩的教育,也不會隨意說出當時違反民風的「離婚」兩字。『酒』在部落不會因家庭收入減少而銷售受到影響,小吃店、雜貨店、卡拉OK店最賺錢的就是「酒」!我曾在親職教育座談會中談到「世襲的貧窮」,呼籲家長正視「未來小孩要面臨的世界」,惡習不改就擺脫不了貧窮的「枷鎖」!這是我在教育現場感到非常無奈、痛心的地方!

「從打招呼開啟每一天」 

踏進校園與小朋友互說:校長早、小朋友早!心情非常舒暢,這是我從事「教育」的動力來源!碧候小子,加油!Lokah ta Tay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