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第一場親職教育座談會家長參與率出乎意外不若預期的踴躍,不知是南澳的常態,還是學校宣傳不足,或者是新任校長的魅力或號召力不夠!學校經營方針及最新政策動態的傳達,尤其是親師間的聯結,必須要有面對面溝通的媒介,在原鄉部落網路已然暢通無阻,但運用在家長與學校間聯繫平台卻還未上軌道,所以每學期一次的親職教育座談會就有其必要性。一個在南澳鄉具有指標及領頭的學校,家長對小孩的教育怎會如此不關心?又或者學校本身存著“原鄉就是這樣”的心態?

    在原鄉服務近卅年,家長對教育關心程度低,應該說是依賴程度高,覺得凡事都是《理所當然》,教育應該是學校的責任,換來的就是「漠不關心」,這就是城鄉差距愈來愈加大的根本原因所在。外頭都在倡導『學習共同體』,也就是說以學生(小孩)為學習中心,學校、老師及家長必須共同負起小孩學習成敗的責任:學校確保學習環境的品質、老師以開放的心接受觀課球教學的精進,而家長能夠加入學習行列,與老師共同規劃學習策略,所謂三足才能鼎力,缺一就必會傾跌。而我們還在『學習各走各』!怎不令人為小孩的未來擔憂?

    最後引用黃春明老師的二句話與全校老師及家長們共勉:『知識的種子應該要種在愛與尊重的土壤中,才會結出善與美的智慧之果』;『大人的世界沒救了!小孩才是未來的希望,孩子是我們創造未來的材料,不能糟蹋掉,我們如何對待這分材料,將決定我們擁有什麼未來!』Lokah ta Nanao!

離開了廿年,重新踏入南澳國小(以下簡稱為南小),看似熟悉,又有點陌生!校景沒有多大的改變,人事大多也認識,其中一位是廿年前在南小共事過的同仁;有兩位是在前服職過學校的同仁,算是有緣再續未完的緣!回首當年是卅啷當富有精力的年輕人,現在再回來已是童山濯濯中年人了,職務上也從教師變成校務經營者,其中轉變以人生無常來形容也道不盡箇中玩味。

    回到南小原不在我生涯規劃中的一個站,但「既來之,則安之」!以中年之姿轉任到南小來服務,或許有人會質疑,南小的教職員大都是資深的,怎又來一個待退的人?!這樣的質疑無可厚非的,我也很坦承的對大家說:南小是我事業生涯中的最後一站;同時我也要在這裡很誠懇的跟大家說:我「一本初衷」、「永保熱誠」的盡我本分,帶領南小同仁邁開大步的向前行!

    到南小一個月來,眼及便有幾個驚奇!以下聽我娓娓道來:

其一:七、八月份暑假是小朋友睡到自然醒的日子,但看到一群熱愛籃球的學生在教練老師的帶領下,不畏熾熱的太陽,在籃球場上不停歇的全場來回運球上籃,我站在太陽底下五分鐘已熱的受不了,而這些小朋友臉上卻是掛著快樂的表情,因為他們都知道訓練的目的只有一個:站在頒獎台上領取「冠軍」的殊榮。這樣的志氣不可不謂『大』,畢竟我南小學生不到80位,要跟都會學校少則數百位,多則二、三千位的大學校來競賽,這股拼勁的鬥志,令我感動!

其二:學校在人事職務的安排上,即便我還沒到任,為了讓學校運作順暢,應該在七 月中旬前完成,唯部分因素遲至八月初底才底定兼職行政職務者,再來就是班級的安排及其他兼辦工作的分配是到了八月中旬才告一段落,距離開學不到二個禮拜的時間,其中要辦理的活動及事物繁雜,唯恐不及而影響開學事物。資深的可貴即在這裡,憑著經驗及默契在短短的些許間內完成了開學前的準備工作,這讓我對南小的團隊動力有新的認識。

其三:開學前一天逢星期天,教育處長官微服出巡到鄉內各學校,想瞭解各校已準備好開學前的各項工作沒?到南小看到有兩位老師在教室做整備工作,給長官對南小留下很好的印象,這不就是南小新的氣象?新的氛圍?

其四:開學第一天,從與學生打招呼開始,新生、新老師的相互認識,舊生與老師們的問候互動,學校呈現一片“生機”!在「教務」精心設計安排別開生面的創意新生入學儀式,讓新生原本羞澀害怕的樣子自然活絡起來;接下來是由宜、花六所大專院校的社團學生帶領的「生命之火」活動,在活動中讓學生瞭解及體悟『生命』的真實義。一個上午在緊湊忙碌但有秩序下完成,我看到學校團隊的合作,我也看到南小翻轉的「契機」。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未來的教育環境及生態會更嚴峻,南小團隊要扮演的是「找回原來扮演的角色-領頭羊」,不僅在學生的各項表現上,教師敬業樂業的態度上,更要作為南澳鄉的表率。一個月讓我看到不一樣的團隊表現,只要打開心門、求同尊異,一切作為以學生學習需求為先,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到。

Lokah ta kw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