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和Carol的緣分要從幼稚園說起~~

   早在唸幼稚園時就和她同班,小時候我家在村頭,她家在圳溝那頭,很常往來,和她很要好,她是一個很乖很懂事的女孩,我爸媽尤其喜歡她,一直肖想她做我家媳婦。  

    小學依然和她同班,還是很要好,在一起的瘋狂趣事很多,印象最深刻就是小六那年,有一回她偷騎了她哥哥的腳踏車,然後要我載她到處晃,騎著騎著來到一個小山坡,我提議說:我們把車牽到最上頭然後衝下來好不好?她不敢,但禁不起我一再的慫恿,她才說這樣好嗎?保證沒問題安啦!我說。她這才答應這實在危險的舉動(當時真是不要命啦),結果是:車子竟然煞車失靈!想當然爾,摔的很慘,不過鼻青臉腫的是她,我竟是毫髮無傷。倒楣的事還不只這樁,Carol最令我佩服的一件事就是:她完全不怕搔癢,這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是那種看到有人手伸過來要對我做搔癢的動作就會全身癢的人,實在不解為何她能不動如山?我拜託她訓練我不怕癢的本事一直無法成功,有次在我家,我又對她說啦,ㄟ不如這樣我背對著妳,妳從後面搔我癢這樣好不好?她也答應了,誰知她根本都還沒動手,我卻像發了瘋似地兩手拼命亂揮亂打,結果竟然害她手部骨折,夠誇張吧?(事實上她本身早已是接骨師的常客),她跟我在一起的倒楣事真不少。    

   直到上國中,她在所謂的放牛班,而我在升學班才漸漸疏於連絡,儘管如此,每每寒暑假時她都會來找我,和她在一起我媽很放心,不過每次出門前總叮嚀我先把碗洗一洗,但~通常這個工作都是Carol幫我完成的。出了門,上哪玩?一切悉聽尊便,當時我蠢蠢的沒出過遠門,第一次到西門町萬年的白雪冰宮就是她帶我去的,那回我摔的可慘了。    

   到了她唸工專之後,已很少參與彼此的生活,各自擁有的生活圈相差甚遠,因她唸工專,身旁總圍繞著一堆男性同學,而我,當時沉迷於職棒球賽,三五好友下課後常直奔市立棒球場看兄弟象隊的賽事,雖說看球賽是藉口,和什麼人一起看才是重點,倒也樂在其中過了兩三年。一群人常做的就是看球賽、去KTV、看午夜場電影,知道會晚回來,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我說今天要去妳家,妳不要打來喔!這樣她就明白了。     

    她對我很好,也很聽我的話,唯獨一件例外:媽媽常要我撮合二哥和她,這我很清楚他倆根本不來電,八字都還沒一撇呢!二哥剛毅木訥(二嫂是他的初戀),不像大哥風流倜黨,這完全是媽媽一廂情願的想法,不過媽說如果我能撮合他們,將要給我高報酬,我跟Carol說:妳就答應吧?酬庸一人一半如何?幸好當時她沒接受我的蠢主意,哈哈!!跟媽媽一樣,這也是我一廂情願,Carol桃花可旺的很呢!特別是年紀比她小的,姊弟戀對她來說當時就很流行了好嗎!     

    到我倆都畢業之後,她家中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事,那時我才明白,小時候到她家,我總會看到一位阿姨,原來那是她爸爸外面... ,而那位阿姨竟是我們一位小學同學的親阿姨,這教她情何以堪?她家因為重劃的關係得到不少房子,但Carol的訂婚囍宴辦的有點拮据,我不便多問她不想說的原因?婚後她搬到楊梅,更少聯絡了,直到有天在路上遇到她才知,她因和婆婆小姑相處不愉快,竟吞了好多安眠藥自殺,已搬回娘家好一陣子了。當時我尚未結婚,所以像以前一樣,又老往她家裡跑。     

   不幸地有一天我再也找不到她了,一夕之間她們全家像是蒸發般地消失了?電話沒人接,家裡也沒人,媽媽告訴我,聽說她父親投資失利,倒了不少會,於是舉家搬遷,我實在沒辦法接受這件事,更別說她竟不告而別?這幾年我嘗試連絡她國中高中同學,但沒人知道她下落,警察朋友還有信用卡公司我都試過,依舊沒消息,我曾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擔心她會不會....?那段日子常常想起她。     

    就這樣了無音訊之後,直到三年前的某一天,媽媽打電話給我,說有人要跟我說話,而且語帶哽咽的說,一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原來是Carol回東湖了(我在蘇澳),她訴說著這些年來發生的事,剛離開東湖那些年她拼命地賺錢還債,白天在工廠上班,假日到永安漁港賣冷飲,夜以繼日不眠不休,無暇管其他的事,許多朋友對她唯恐避之不及,所以遲遲不敢與我聯絡,現在她不但債務還清,且在上市電子公司當課長,生活穩定了才敢出現。罵她傻罵她笨罵她不夠意思,但心裡還是很高興,這位好友回來了。        

    今天帶著兩個寶貝到楊梅找她,和我一樣,她也有兩個調皮的男孩,是該讓這四個小男孩多多培養感情才是,在車上跟孩子說了好多Carol的事,和她相識已超過半甲子,回憶從前,一切彷彿是昨天發生的事。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3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