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我由蘇花公路追逐龜山馱雲而北上時,在頭城遇到位老伯也在追逐龜山的馱雲而由基隆南下,我們在外澳服務區交會。

他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把會館當成是龜山島的相框;我引起他注意的是我在拍攝專注的他,不過我的動作太慢,等我擺好相機,他已經準備收工了。

  從等級來看,我們倆實在是天地之別,我拿傻瓜相機隨便拍數位相片;他可是專業相機加測光器,專拍幻燈片。

  他見我在拍,以為是在拍龜山島,連忙說這樣拍不好看,我笑說我在拍他;他又說他的衣服不襯這個景,色調不對,我笑著但沒說我在意的是人而不是相片效果。老伯大概很高興遇上同好,馬上指點我去拍會旁邊的遮陽棚,他說這景很棒,但我實在看不出來。老伯把他的相機專注的調好後,讓我看觀景窗裡頭的影像,果然是很不簡單,不同顏色的遮陽棚,在沙灘下呈現出很棒的色彩對映,可惜我的數位拍不出那種銳利的色彩。但老伯也沒按快門,似乎還達不到他要的完美。

  因為陽光跑掉了,烏雲蔽天,看起來是等不到想要的光線,於是老伯就回車上收器材,很有禮貌的我就走過去送他一下,結果就開始聊個沒完了。

  老伯說了很多他的攝影經:例如他堅持用傳統底片(尤其是幻燈片),從成本上來算,他覺得更便宜(甚至包括掃描燒成光碟的服務在內);從畫質來看,他覺得拍大底片的人看不下去小底片,拍小底片的看不下去數位照片,這點我是理解。天文攝影專家也是有人堅持要用傳統底片,因為放大到最高倍數所得到的資訊,不是數位底片所能比擬的。但理解是一回事,現實又是一回事,整理老照片、底片和找地方收藏,都是頭痛的事,數位化的時代,其實很難割捨那份方便。但老伯認為拍數位的不會進步,就攝影家的角度來看,這種堅持是必要的--就有心想成為攝影家的人來說。

  老伯不太認同跟著攝影老師,一伙人去拍,常常是拍出來的東西都差不多。而且老師雖然能教你,但更多的是對你的思考上的限制,所以他喜歡獨來獨往。他說有回跟老師去柬埔寨吳哥窟攝影,他帶了一百多捲底片,結果一天下來,拍不到十捲,倒是他同團的都拍了二十幾捲,最後他還得把底片分給團友幫忙拍掉,回來一看,團友拍的也沒他的好,於是他就不太信仰老師了。而且他覺得跟老師去,常被催著拍照,但那時的感覺也不覺得很好,所以還是多相信自己,說不定在自我要求更好時,反而會更有成就。

  老伯說他的作品不上網也不公開,不賣人也不送人,自己在家用幻燈機欣賞就很滿足了,要是出去拍時若遇同好,若剛好有帶相簿就分享。也不在乎告訴別人拍攝的數據和角度、地點,他相信即使都告訴你,你也拍不出來。他說這話的自信,讓我很相信他的看法,因為他對攝影是要追求那接近完美的九十五分,他還一再的強調沒拍好,下次再來挑戰。

  老伯還教我要拍好這裡的海景,這個季節早上四點來架好相機,調好數據,等旭日初升,海面上的色溫一上來,浮光躍金,配合上沙灘的顏色和入海的S形小河道,就能拍出最完美的照片。基本上對我這外地人,光是早上四點來守日出,就已經夠要命的了,唉!所以我還是適合去追逐我的「命運裡的偶然相會」。

  老伯越講越高興,完全不理會我已經送他到車門口,一再的暗示該上路了(因為站很久,腳很酸)。可能是「易得無價寶,難逢有緣人」吧?想我當年可是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功力。這一年話說的很少,有點語言遲緩,好幾次都說錯話或詞不達意。不過點頭的實力還在,聆聽是最好的回答,還是讓他說的欲罷不能。最後實在是快下雨了,他終於肯放我走,我們倆就在沒有交換姓名下,結束這段相逢的緣份。

老伯在測光

老伯要收工了

外澳服務區的龜山島,十階能少成五六階就很完美

老伯指導的沙灘圖,更靠近點更好

老伯和他的愛車

老伯的幻燈片相機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