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凌晨四點,在鷹石尖上俯瞰巨鷹雙翅環抱的東北角海岸,黑暗中,點點漁火猶如地平線上的星空,龜山島漁人出航了。駛出停泊避風的大溪漁港,迎著風航向龜山島漁場,約末五點,周圍的黑色天幕漸漸轉為深藍,漁船停止前進,開始準備放網,網板備好,鋼絲放長,原本臥地靜默等候的漁網,如巨蛇一般自船尾快速溜滑下去,不到十來分鐘,船已開始拖行,天色漸漸清明,船長黃貴興說:「今天天氣不好,不然看到日出從龜山島的左方上來,很美!」

上午九點四十分,要起網了,漁船停止前進,捕魚技術高超的小燕鷗、白腹鰹鳥在漁網周圍俯衝又飛起,網袋拉到船頭解開,裡面什麼都有,除了黑尾、尖梭、海鰻、章魚、螃蟹、蝦子,還有塑膠垃圾。第二次放網後,船長的弟弟黃貴福和大陸漁工開始整理漁獲,價錢好的一籃,螃蟹、大蝦子一籃、海鰻一籃…..,甲板上成堆的是小魚小蝦和急著四處逃竄的小蟹。分類處理好,清洗乾淨,大家休息補眠去,船長則繼續掌舵,羅盤上裝有自動控制設備,衛星導航的螢幕上有不同顏色的記號,紅色X的地方是礁石區,要避開。

午餐時間,一鍋加了絲瓜的海鮮粥,有大廚料理做不到的甘甜原味,捧著大碗公,圍坐在甲板上,用過飯後水果,換船長休息了,好儲備下一次起網的氣力。下午二點多,第二次起網後,漁船直奔大溪漁港,海風吹得涼爽,一進港,風卻跑得無影蹤,在海上以電話通知的家人已站在港邊等候,魚販們也駐足觀望,今天收穫如何?船靠岸,卸下漁獲讓家人處理,漁船歸位,這就結束「牽越仔」的一天。

龜山島海域正位於大陸棚和大陸斜坡的交接地帶,黑潮由南往北流經時,遭遇大陸棚的阻擋而湧升上來,激起深海的營養鹽,吸引各種水中生物來此覓食、產卵,漁業資源相當豐富,為台灣三大漁場之一。不過,因地形限制,缺乏港口,漁業發展受限,龜山島人口陸續外流,一直到1977年全數遷出,集中在頭城大溪里,同年軍方宣布龜山島為軍事管制區,只能在清明節時回去祭祖掃墓,直到2000年龜山島開放觀光才解禁,但仍須先經申請。

龜山里特別引人注意的,不只是他們從龜山島集體遷村而來的歷史背景,里內有90﹪以上的人從事捕魚,而且年輕人居多,堪稱是目前台灣漁村中的異數。「龜山人的生活改善從牽越仔開始」,39年次,在龜山島出生的黃聰福說。他從十幾歲開始捕魚,都是用手力拉網,每天回到家雙手都因用力過度而伸不開,全身疼痛,一直到他當兵回來22歲,才有機器化的「牽越仔」。

不過,「牽越仔」(拖網漁業)大小通吃帶來的爭議,現在成了龜山島人必須面對的另一項挑戰。

簡英俊里長指出,拖網漁船是縣政府在民國五十年左右引進,對改善龜山人生活功不可沒,政府如今卻禁止龜山人在三浬內作業,甚至罰款,讓漁民提心吊膽,他認為政府應該優渥徵收漁船,才能兩全其美。

黃貴興認同保護漁業資源有必要,但捕魚的方式有很多種,不能只針對「牽越仔」,像定置網一天的漁獲量,他們可能要捉上三年,要禁就應該大家一起禁。漁區是漁民的田,和農田休耕的道理相同,每年一直捉會沒有魚,一年休息二個月,魚會變更多,因為本地土質好,魚的生長力快,他認為農曆六、七月來禁最好,但需要大家協調,與其限制幾浬不能捕魚,不如禁漁;這是黃貴興的願望,相信也是龜山島漁場未來的希望。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