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0.3.17(三)

下午,在壯圍國小的停車場,子凡和阿良恣意地在路上跑著,

一位要離去的老師看見,帶著幾分有趣的語氣說:『他們都不穿鞋子哦!』

『是啊~這樣鞋子比較不會壞掉』我笑著回答她

吃過當點心的餅乾,我們也準備要回家,

離開壯圍國小,選擇跟來時相反的方向,朝濱海公路駛去,

經過橫跨蘭陽溪的噶瑪蘭大橋,左轉繞進小路,

單身時,經常開車這樣到處隨意逛著,很久沒這樣的機會跟興致了。

 

開到堤防邊,準備下車。

子凡五年級的主課程是植物,老師給大家一整年的功課就是要收集種子,

此刻的她,到何處都想著要收集種子呢。

 

用阿良的衣服收集種子

 

走到堤防上,看到的是另一種風景

 

 

 

姊弟兩人自在地追逐跑跳兼爬上爬下,

我在一旁坐著,望著龜山島和蘭陽溪河床上的種種景致,串連著最近經歷的事情,

想起三月份的師訓(3/6~3/7),BEN說:『 沒有人可以教別人意義』

『你所學的意義都不是別人教的,之所以學會,是因為你經驗到』

BEN強調所有的教育都是自我的教育,老師應該有的體認是:

我能教給孩子的,就是我什麼都不能教。

 

可能有人看到最後這一句,會斷章取義地認為這是『老師無用論』,

BEN的意思當然不是這樣,老師無法教學生意義,但是能引導他們去做連結的動作,

讓他們自身的經驗向自己發生意義 。

 

帶著孩子來到野外遊玩,也帶著他們下田去,

不是為了要教他們什麼,而是希望他們去經驗土地,

我知道在大自然的環境中,以及面對一塊二分六的稻田時,

所發生的一切在我生命中的意義,但我領悟的意義並不等同於孩子們的意義。

田裡的福壽螺、水鳥跟昆蟲,

田邊的水丁香、鬼針草跟不知名的小花,

田中倒映的天光雲影和漂浮的青萍,

是否深刻一如陷落入泥土中的腳印?

我不清楚這些事對他們有何意義,但我確定必會發生意義,只是不知在那個時間點。

 

正如,有人說龜山島是宜蘭人的精神地標,當真龜山島對所有宜蘭人都具有此項意義?

答案,視你的經驗而決定吧。

 

延伸閱讀:

 龜山島‧我的鄉愁

 午後3點58分的龜山島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9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