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中午,忘了有沒有吃藥,自己問著自己。

一旁的阿良聽到,馬上自告奮勇地說要幫我拿藥。

 

沒回憶起到底有沒有吃,也沒注意阿良在做什麼。

一會兒,他叫我:『媽媽~你看!』臉上帶著笑,手指著地上。

喔~我的藥粉灑了滿地,而他還繼續努力地想要撕開手上另一包藥粉。

我請他不要再撕了,因為已經弄成這樣了,我自己來就好。

 

 

我繼續自己手中在做的事,眼光並沒有看著他,問他:

『按呢,你要用掃帚掃 ,抑是要用桌布擦?』

『用掃帚』他很明快地做出決定,然後就去拿掃帚。

沒注意看他怎麼掃,但過了一會兒,我看到他在搬椅子。

『阿良,你搬椅仔要創啥?』

『我要用桌布』

原來他手上拿著一塊乾抹布,需要椅子讓他站上去,開得到水龍頭,把它弄濕。

我轉頭看了一下地上,藥粉滿地依舊,可見掃帚對他來說不怎麼好用。

拿著『桌布』的阿良,不消幾秒鐘,就把地上的藥粉擦乾淨了。

 

 

我在想,如果這是爸爸在場,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爸爸很可能在第一時間就抱怨他為什麼這樣!?

『每次都把XXXX弄髒,害我要跪在地上擦地板,很辛苦.....』之類云云的話

然後媽媽就會說:『你那麼不高興,就不要做啊,要做就不要碎碎唸!』

 

為什麼媽媽從不抱怨?因為我通常都把善後的事留給孩子們自己做。

他們當然做不好,至少,一開始都是如此。

讓他們先處理,我後面再收個尾就好。

然而,若不給他們『做不好』的空間,那他們可能永遠都做不好,

或者,要花較長的時間——不是在三歲的時候——學會收拾善後,為自己做的事負責。

 

 

我常覺得台灣小孩很可憐,因為在制式教育體制內,能容許他們犯錯、做不好的空間並不多。

學習的方式被壓縮在很有限的空間內,人生價值觀的開展自然也不會明朗。

如果你也有和我相同或類似的感覺,那就請提醒自己,

給孩子——包括自己的和別人的——多一點『做不好』的空間吧!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67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