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之前的江師部落格事件,我在文後寫了以下這句話:

『我想,我們真該好好地開始檢視和探討部落格時代的親子、師生與同儕關係。是時候了。 』

 

其實,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在江師部落格事件發生的那段期間,

也看到另一個部落格裡的『事件』:

有位同學大便在褲子裡,卻沒有即時處理,甚至想隱瞞大家,讓教室充滿氣味,

老師把這件事寫在部落格上,對他頗有怨言。

繼之,好幾位班上的同學都迴響指責他。

 

 

這樣的班級部落格,讓我看得好心疼,心疼那個素不相識的孩子。

有誰會願意大便在褲子裡呢?一定是在當事人無法控制的情形下發生的,

這時候的他應當是不知所措吧,尤其是在學校裡,身邊都是同學、老師,會更讓人在意自己的窘態。

在他最需要幫助與同理心的時刻,這樣的過程竟然公開在部落格上,而且幾乎都是負面的情緒表現。

除非那孩子這輩子都不上網看部落格,也不知道這篇貼文,不然,那必定是他心理上恆久的創傷。

 

 

江師部落格事件,是孩子『真實』地表達他對親子關係間的感受。

但我還是覺得不妥。

不是說不應該寫在部落格,畢竟是國中生了,該發展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國小不同。

只是,在技術上應該有更好的處理。

那是班級部落格,應當可以選擇性地將貼文鎖碼,

把這樣高衝突性且複雜度高的人際溝通問題,留給師生及相關者去互動處理,

而不是赤裸裸地攤開在部落格上。

重點還是在於對當事人的衝擊。

 

 

any的貼文我以為,我已經處理得很好了。又是另一種情形。

關於學生畢業表演的事,我以為any可以處理得更好!

any是個用心認真的老師,相信這是眾人的共識,我就不用在這裡『追捧』了。

any這篇貼文適不適合現在出現呢?——我會有這樣的疑問。

 

any的部落格在宜蘭的教育圈內應該算是頗負盛名,

忠實讀者也不少,而且,從部落格的內容看來,有些也是為學生而寫、寫給學生看的。

在這樣的前提下,any把處理的過程SNG在部落格上,對那些眾多的『當事人』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當然,這只是ying的推測。

 

any貼文一出,迴響一貫地熱烈,給意見的、鼓勵的、說風涼話的都有,

唯一沒有的就是學生的觀點與感受。

在這個發言的空間裡,學生是絕對弱勢的,

事實上,我們都只是用某種程度的『一面之詞』在看待、議論這件事。

 

回到事情的原點,如果當初三班老師是先透過對全體學生的意見徵詢,再來決定是否合作或合作的模式,

而不是單方好意地認為這樣是『體驗團隊的磨合、退讓、配合,為團體努力的歷程』,

學生們是不是會有一次比較愉快的畢業表演準備歷程?

團體生活本來就是一種挑戰,都快畢業了才要求學生體驗本來就不是團隊的團隊精神,

似乎形式上的意義會大於實質。

 

 

尤其當我看到後續發展裡,any說要退出的人『準備』在新成員不夠熟練時替代他們,

我會想,這樣的話一經公開,對那些臨危受命的學生又是如何的感受?

《厚黑學》有云『有些事只能說不能做,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說』啊!

換個角度看,我們這些大人真正在意的是什麼?

到底是『完美』的演出重要,還是學生的自信、情緒管理、人際關懷與人際覺察力重要? 

 

 

any把自己的處理過程寫在部落格上,相信也是基於想把事情處理好的自我期許。 

只是,一旦在網路上公開,就難免『節外生枝』,

什麼玩弄人性,要學生廝殺的話都出現了......

我們如何看待部落格時代的親子、師生與同儕關係呢?

這是我在思索的問題。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66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