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第一次見到C,在某單位的社區小作所,

從社工員那裡大略瞭解他的狀況,

他竟日在工坊裡遊走,無法安定下來,

沒有辦法像其他人一般工作、活動,也欠缺人際互動。

為了觀察他的情況,我們兩個單獨在小房間裡,

我請社工員給我蠟筆和白紙,雖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C坐著,我也坐下,他開口第一句話就說:『帶我去治療!』

我請他先寫他的名字給我看,他回答說:『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誰,怎麼帶你去治療?』我反問他

我鼓勵他講出自己的名字,但他始終回答:『不知道』

我當然有先問過社工員他的名字,

不過,他現在使用的名字是改名過的,

社工員有提到他對新名字比較沒反應。

 

我分別在三張紙上寫了他的舊名、新名和一個問號(表示不知道),

我請他指出自己的名字是哪一個,結果他選擇了舊名,

我要他在另一張空白紙上寫下『我是XXX』(舊名),

並要求他讀出來,這時他原本緊鎖的眉心便鬆開了。

 

C是亞斯伯格症,曾就讀大學,但狀況變差後被當作精神病患,

其實,他的症狀應該和改名有關,為什麼?

亞斯伯格的特質之一就是固執,

名字是從嬰兒期就被賦予的稱呼,

當然具有強烈的自我認同在裡面,

對這樣的人貿然改變名字,他所受到的衝擊絕非一般人能想像,

因為舊名被改意味著這名字被否定,也就表示他這個人被否定,

自我認同的危機造成他不知道自己是誰,

也難怪會像遊魂一樣,無法安定下來。

 

我用同樣的方式,問他其他問題,

如:你今年幾歲?住在那裡?喜歡吃什麼水果?等等

確定答案後,要他寫在紙上,然後帶著他讀出來,

每一次都從『我是XXX』開始,

『我是XXX』、『我今年N歲』、『我住在OO』.......

不斷地重複,可以加強他的自我認知,確認自己是誰,

對自我認同失調的人,這是個不錯的陪伴方式,

有助於情緒的穩定,同時正向引導他去做一些事。

C後來跟我一起進到大家活動的教室,並坐下來完成一幅拼圖,

我就是不斷在他旁邊要他跟著我說:

『我是XXX』、『我今年N歲』、『我會拼圖』......

 

我可以理解C的家人為何幫他改名,

只是,想用改名來改運,還是改變不了他是亞斯伯格患者的命運,

當家人無法接受他的樣子,他所能回應的必然是情緒上的衝突,

那句已成他對人講話時反射性的『帶我去治療』,

動機正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正常人、被家人接受的傷心與期待啊!

 

謝謝你,我愛你~~

 

相關連結:

認識什麼是社區小作所?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58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