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篇貼文

有沒有『待用家人』?從待用咖啡談起......

在臉書獲得一些迴響,讓我想再深入一點談這件事。

我認為主要的關鍵在於:

待用咖啡是一種飲食文化,來到台灣卻被誤解成慈善文化。

 

在西方國家,喝咖啡這件事,有時具有某些象徵性的意義;

到咖啡館喝杯咖啡,不管遭遇了什麼樣的事,

不管是什麼樣的困難,喝完這杯咖啡,獲得精神上的慰藉,

可以振奮人心,讓人準備好再次出發。

台灣某個廠牌的咖啡廣告,就曾經有類似這樣的隱喻。

用這個角度來理解待用咖啡,才能明白,

為何『待用』只出現在咖啡上,而不是漢堡、薯條或其他。

 

然而,這樣的飲食文化渡海來到台灣後,

卻變成一種慈善文化,激發一堆想要當助人者的愛心,

並且發揮創意,出現各種待用XX或OO。

 

你或許會問:『慈善有什麼不好?』

容我舉個實例說明。

前些天去一家安養院拜訪,正逢某宗教團體的志工來關懷服務,

我和負責人站在一旁觀看。

只見那志工配戴著麥克風,認真地說著故事,

並且播放音樂給老人家聽,

我正要對志工的熱忱表示敬佩時,

負責人告訴我,志工每次來講的內容都一樣,

那個故事至少已經講過上百次,音樂老人家也都說聽不懂,

他們其實是不得已,不想聽卻又沒地方去。

我再看了一下,現場絕大部分都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家,

眼神充滿了無奈和不耐,有些甚至把頭別開,

他們被迫接受這樣的關懷,同時,也加深他們的無力感,

因為別無選擇,只能接受;關懷越多,失望與落寞就越多。

被滿足的,其實是志工本身要來做服務的需求,

對老人家而言,只是殘酷地證明自己是沒有用的人。

我有感而發地對負責人說:

這樣的關懷越多,老人家對生命就越感絕望。

 

有愛心,做善事,就是對的嗎?

想當助人者,尤其是作為擁有資源的助人者,

若缺乏自我省視的能力,會是別人的災難。

有一些助人者的動機,其實是發自於內在的匱乏。

因為自己的匱乏,想要做些什麼事去彌補,

而提供『待用』,其實是假設會有需要的人,

事實上根本不知道對象在那裡,因此充滿想像空間:

將會有個可憐、無助的人,取用了我提供的待用物品,

而這正是他所需要的!

這樣的想像,對這些為了滿足自己的助人者而言,

簡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我只想問一個問題:『為什麼不直接拿去濟貧用呢?』

台灣各地都有社福、慈善機構,專業地在做慈善服務的工作,

把這些物資資源直接用到需要的人身上,不是更好嗎?

 

況且,台灣是個有人為了吃免費牢飯而作奸犯科,甚至殺人的社會,

為遊民舉辦的圍爐辦桌,也會見到有人為了『好奇』而去吃。

倘若到處可見待用XX、待用OO,你以為會去利用的是誰呢?

這樣的待用文化只是在『養成』更多依賴者。

 

 總而言之,我對台灣剛萌芽的待用文化並不看好。

也想提醒想當助人者的朋友們,請先仔細地問自己:

為什麼想提供待用?

到底是誰的需要被滿足?

是否有比待用更有效益的方案?

以上

 

謝謝你,我愛你~~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389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