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記憶中,從我會識字、看書開始,

父親便經常囑咐我們姊妹二件事

第一,廿歲以前不可以交男朋友,因為不夠成熟,怕遇人不淑

第二,不可以看瓊瑤小說,因為看了會對愛情有錯誤的想像

第一件事我做到了,第二件我也沒有犯過規

可是,家規明訂不可看愛情小說

父親卻經常帶我們看瓊瑤電影

因為他超喜歡那有著一頭飄逸長髮的女主角

因此,他還吩咐第三件事:

你們以後長大要留直直的長髮,女生要這樣才漂亮!

 

一頭『直直的長髮』的形象,遂變成我的挫折與夢魘

因為我的頭髮有自然捲,不只捲

不管是幫我剪頭、洗頭或燙過頭髮的人

第一次接觸時一定都會說:『你的頭髮好多!』

迄今還沒有例外

 

 

雖然紀伯倫的詩云: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財產……,你可以設法使自己跟他們相似,卻不能勉強他們像你,因為生命是向前而非向後發展的。』

可是,那時候的我哪懂什麼紀伯倫

只會懊惱自己的頭髮怎麼那麼難搞

稍有長度就隨意亂捲

若是在睡覺前剛洗頭就會發生慘劇

第二天鐵定要一起床就戴著帽子

眼看姊姊、妹妹至少都曾有過一頭長髮

而我呢?

像個不聽話的壞小孩

沒有辦法達成父親的希望

使得我難以接納自己

簡單講:我不愛自己

 

 

那天臨時被我call來剪頭髮的Yuki

可稱為『不愛自己』的『典範』

卻總是抱怨自己太胖、臉太大、不夠漂亮、不夠年輕

一大堆否定詞都攬在自己身上

但我眼中的她明明溫柔又很迷人

為什麼特地叫她來

就是希望讓她聽聽專業的造型設計師怎麼看她

於是現場她一再說自己如何如何

所以頭髮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

總之就是怕自己難看

結果是理髮還要兼心理諮商

秦然媽媽很不以為然地表示

她的臉可還比Yuki的大,以前也是會怕

但現在卻擁有一頭超短髮

有人見到曾跟她說

頭髮能夠剪成這樣的人一定很有自信

果真如此

她說神創造的每個生命都是很獨特的

每個人都應該要愛他自己

而非活在別人的眼光之下

 

 

 

我的日記本有一頁用膠帶黏著一根白頭髮

是今年的229

裡面寫著:

突然,同時發現好幾根白頭髮,我會接受日漸增多的他們嗎?

當然會,但,是何種心情呢?

當我學會愛自己時,頭髮已經變白,還真是條漫漫長路啊!

 

 

二年多前,我已經徹底放棄要把頭髮留長的念頭

輕鬆又好整理還省洗髮精

這就是我想要的髮型

這就是我自己

我愛她!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3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