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26是大舅公的告別禮拜,在高雄三多教會,我開車載母親一同前往。

在途中,母親提到1月份時去大甲參加我小阿姨娶媳婦的婚宴(女方辦的),

十幾年不見的二舅舅也出席了,她說二舅舅年紀越大跟我外公越來越像,

連頭髮禿的部位都一模一樣,小舅舅還打趣地跟她說:『李忠命(外公名) 怎麼坐在那裡?』

 

不料,當天下午竟傳來二舅舅的死訊,讓母親受到相當大的衝擊,既不捨也充滿遺憾。

二舅舅因為財產分配的問題,跟其他兄弟姊妹鬧僵,致使十幾年互不來往,手足之間愛的流動受到阻隔,

幾年前,二舅舅的孩子自己憑著兒時記憶,找到在潮州火車站前的山水便當,跟大姑姑(我母親)相認,

讓母親感慨萬千,原本是血濃於水的親人,為何落得如此生疏而遙遠?

所以,小阿姨邀請他參加婚宴他會出席,讓母親他們很意外,但誰也沒想到會是最後一面。

 

我在舅公追思禮拜的前一天先回家,父親知道在台北的姑姑也會回來參加禮拜,

吩咐我,看到姑姑時告訴她,說他很念她,但是因為台北太遠,他沒有辦法去看她,要她自己多保重。

父親對姑姑的擔憂,是因為姑爹在去年年初,跟姑姑外出散步要回家時,

遭一位酒醉的機車駕駛從背後撞上,因為傷到腦部,全身雖無外傷,但當場倒地後便再也沒有醒過來,

連跟家人說一句再見的機會也沒有,讓大家非常不捨,

原本是形影不離的老夫老妻,頓失伴侶,姑姑受到的打擊自不在話下。

 

當追思禮拜結束要起身時, 我將雙手放在旁邊姑姑的肩上,悄聲在她耳邊轉達父親的想念 ,

姑姑頓時哭了出來,嘴裡說著她也很想念他......

 

想起有一部電影【預知死亡記事】,印象很深刻:

在新婚之夜,男主角發現女主角曾經和另一個男人發生關係,

憤而棄新娘子而去,並且殺了那個男人,也因此罪行而避走異鄉,

這段期間,女主角每日不間斷地寫信給他、期待他的諒解,直到雙鬢滿是白髮。

多年後的某日,男主角重回故鄉,兩人再見,當年的憤怒早已不復見,

兩人再一次確定彼此對對方的愛......

 

看完電影後心裡一直問著:為什麼要那麼久?為什麼要等青春已逝、年華不再才原諒對方?

如果男主角早一點釋懷,回到女主角身邊,兩個人是不是可以擁有更多的美好?

 

這幾件事,串連著最近的心情,讓我深深覺得:說愛要及時,寬恕要即時!

 

 

  相關連結:

老爸寫的:遺憾

老爸寫的:懷念最敬愛的舅舅--許哲龍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15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