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本文寫於2007年

由蘭陽溪等溪流沖積而成的蘭陽平原,自蘭陽溪口以南到蘇澳的海岸線屬於沙丘帶,沙丘寬度從兩百公尺到七百公尺,高度從十到二十公尺,以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為核心的無尾港地區(包括存仁、大坑罟、港口、港邊、岳明五個社區),地理位置正好在沙丘帶的最南端,東臨太平洋,西南邊是中央山脈最北端延伸入海的七星嶺及北方澳岬角。

因為依山傍海,本地居民大都農漁兼做,而農的部分,除存仁社區水田較多外,其餘多為沙地,適合旱做,所以大都是一期種花生,接下來種菜頭(白蘿蔔)或蕃薯。

因為沙地花生較一般土壤種的好吃,每到花生收成的時期,便有許多『販仔』(中盤或大盤商)來此收購,每年的價格都是由他們決定,賣的人完全沒有議價的空間。 看著社區內的老人家辛苦一季,冒著大熱天採收五、六百斤的花生,全部收入還不到二萬塊,這還沒扣除成本,心裡就覺得很不值得,如果改用不用農藥、除草劑和 化肥的方式,售價就可以提高,這樣對大家是不是好一點?

於是我們自己開始種花生,不過都是自己吃及分送親友,沒有販售,今年是第三年,主要也是想瞭解用這種方式種的困難在哪裡,並且在鼓吹別人時有個範例好說。

去年冬天某日,一時興起向老木歐吉桑提起這事,當下他毫不考慮,一口就應允,不像其他人都會跟我說:『無可能啦!無法度!』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心裡一直期待著撥種期的到來。

農曆年後大家都陸續翻土、下基肥,準備要種花生了,老木卻派他的牽手素梅阿姨來家裡傳話,說他們以前除草除到怕,總是園頭拔到園尾,前面的又已經長出來了, 況且現在年紀又大了,擔心沒有辦法用人工除草,所以還是決定要用藥,除草劑已經都買好了,今天下午就要先灑,以便明天播種。

其實我絕對能夠理解老木夫婦的顧慮,因為我們自己種也是一樣,除草是最費時、費力的部分,第一年種到中期後因為實在太累,只好放棄除草,我們夫婦倆都不敢去園裡看,直到採收時不得不去,整片花生園只見野草高長,要拔花生得在其中翻找,成了人家取笑的對象,幸好花生顆粒雖小,但滋味真的比一般種法的香甜,給予我們繼續下去的動力。

遇上這種緊急狀況,該怎麼辦?跟老木說除草可以雇工,他不接受,跟他說用藥不好,他說這是沒辦法的事。怎麼辦才好呢?只要他一灑藥,結局立現,根本沒連續劇可看,得找個比較有說服力的人跟他講,我便想起青松,他當了好幾年穀東俱樂部的田間管理員,有機農業的實務經驗和知識具足,趕緊打電話聯絡,問他當天晚上 有沒有時間過來,確定可以後,又去拜託老木先不要用藥,緩個一天,等青松來談過後任由他決定要怎麼做我都沒意見。

晚 上,青松和牽手美虹一起前來。一開始,看青松怎麼都不捉住正題在談,先請教老木農作的一些問題,也分享自己栽種時遇到的困難,後來他表示種稻子其實算比較 簡單、輕鬆,因為水一淹一些雜草就沒了,不用費很多時間除草,這才轉入種花生的話題。原來,青松用這種同理心引導老木歐吉桑講出自己心中所擔憂的事,種花生有各種不同的蟲害(如『肚猴』、毛毛蟲),另外還有老鼠(他說會鑽地道,應該是鼴鼠吧),用什麼方法處理?當然都是用藥,而且一種比一種毒,我在一旁聽 得都覺得恐怖,像老鼠藥竟然不用吃,只要放在牠們行走的路線,經過藥旁邊就會死掉。

因為相談甚歡,最後老木歐吉桑主動提出,他在兩塊地種花生,因地點不同,較小的那一塊地勢較高,沒有『肚猴』、老鼠危害的問題,不然這一塊就照我們想要的方 式種。青松果然不負所託,達成任務,我也向老木承諾,收成的花生我會全部買下,讓他安心。青松要離開前特地吩咐我,要隨時注意老木種的情形,一有狀況要想 法子鼓勵他,讓他可以堅持下去,不然以老木這樣有經驗、有技術的老農夫,若沒辦法種出有機花生,日後想在無尾港地區推廣可能會更困難。

花生從播種到採收大約要五個月左右,這段期間,偶而遇到老木便會問他花生生長的情形,他其實並不太滿意,因為不是速度長得比用化肥的慢,就是葉子有些枯黃捲起,到後期則是毛毛蟲很多,多到他都不趕下去,因為接觸到皮膚會又刺又癢,總之,他最在意的是收成量會比較少。

農曆四月下旬,社區網站上有人留言說想來體驗拔草的勞動假期,不過那時候花生的葉子已經都伸展開,野草比較沒有機會冒出來,所以建議大家改來幫忙『kau土豆』。『kau土豆』要先把一棵棵植株拔起來,再把根部的花生一一拔下來,這些工作都要在園裡現場處理,土豆藤就直接曬乾當肥料用。

後來因為時間湊不攏,老木預定星期六早上大家沒辦法配合,希望他改星期天下午,但他當天又有事,結果他索性提早星期五就去kau,害我星期六早上要去拍照撲了個空,只拍到園裡一堆堆的土豆藤。(待續......)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104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