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慈心中小學的華德福教育英語課程說明會上,

資深華德福教師Ben指出『當某種語言成為一種純粹溝通的工具時,代表它正步入死亡』

而被視為世界共通使用的語言:英語,它僵化、死亡的危機也最高。

會有這樣的說明會,當然是因為有需求,不是孩子的需求,是家長的需求。

許多家長因為不了解華德福學校對孩子學習外語抱持的理念與作法,加上學校的英語老師流動率高,因而不時在各種場合表露出焦慮—例如班親會,遂促成了這場說明會。

說明會的紀錄校方說整理出來會登在家長會訊,所以,我沒有要做紀錄工作,只是整理一些想法。 

Ben表示,台灣社會對英語有太多恐懼,期待孩子要有好的英語能力變成一種壓力。

但是,為什麼呢?

他要我們問自己,為什麼呢?

是因為對這種語言的熱愛?

擔心它的死亡?

為了學好英語能找到好工作?

還是為了社會上的壓力?

為什麼學好英語的比重會比學日語大?

.......

Ben認為,我們應該誠實地問自己,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我想,有太多人(家長)都是把英語當成一種不可或缺的工具,如此而已。

 

 Ben提醒大家回想,開始學習運用語言的感覺是什麼?

那就像在品嚐字的味道,因為語言豐富的韻律性,是有感覺、有顏色的。

他舉了一個例子,分別用法語、英語、德語、中文和台語講出『樹』這個字,要大家去感受。

這確實是個很特別的經驗,樹的靈魂,透過不同母音、子音的組合,展現不同的面貌,也隱隱透露不同語言文化跟『樹』之間的關係。

華德福學校的英語課(其他外語亦同)從來不先教認字。

 Ben說,因為『字』的意義不是語言的第一順位。

『說』要先從孩子的律動開始,有靈魂和情感的衝動在裡面,孩子是活在語言裡。

孩子開始牙牙學語,是先透過肢體律動學習,說的話是無意義的,說,只因為聲音帶來情緒的感覺。

所以我看到現在的阿良,興致高昂地模仿著身邊的人們說的每一句話語,即使他完全不知其意,但見他『玩』著聲音裡的種種情緒,並試著在相似的情境中使用它,好奇的、責罵的、埋怨的、驚訝的、難過的.......。

這也說明了母語對我們的意義。孩子藉由母親所使用的語言,進入母親的世界學習,而完全成為那種語言所形塑的人。

語言,影響著我們整個人的特質,不只是功能性的影響,而是更深層的,關於一個人的整體與氣質,他如何去覺知、感受世界的方式。這是沒有辦法分析的。

 喬治‧史坦納在《勘誤表:審視後的生命》寫道:

『使用某種語言就等於是在居住、建造、記錄一個特定的世界環境——亦即現世性(mundanity)這個字強烈的、字源的意義。使用某種語言即是在時間裡去佔有、橫越某個地景。』『我們知道,每種語言形成並表達一種世界觀,一種人類命運的敘事,未來性的建構,這在任何其他語言都找不到複製品。』

在台灣,我們有多少人意識到語言這種工具之外的意義?

實在是太少了,不然身為母親的我也不會有這種前所未有的焦慮

喬治‧史坦納也看到強勢的經濟科技對語言主權的影響,他認為單語世界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而在結論時表示『語言的死亡,即使是只有幾個人在一小塊受譴責之地低語,也代表了一個世界的死亡。每一天我們說『希望』的不同方式都在減少之中。』

當語言只是一種工具,意味著它的僵化與死亡;

那台灣島上,這些連僅僅當作溝通工具的都已無法完全的多族群語言,則早已沒入過往。

我們因而失去的,是什麼呢?




 
 
 
用LINE傳送

  1. wills Re: 當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

    教育,是教育者想法的傳承。(我覺得啦!!)
    就ying所傳述的內容裡,我可以感覺到華德福教育體系對語言教育的想法,從根本上去探討為何要教語言及
    如何實踐、操作。這是一套有「根」且很具說服力的想法,雖然這樣操作後對學生的幫助我們無法見到,但這與公立體系的語言教育來說,有意義很多。
    如第一句所提到的,教育,是教育者想法的傳承。在公立學校體系中的教育者是受不確定思維所影響(或說是干擾),各方意見都要進來,各方都要以自己的意見影響教育內容,所以,施教者何去何從?受此影響的受教者又會變得如何?

    [回覆] wills 迴響於 24 三月, 2009 15:15

  2. wills Re: 當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

    上一則留言被職業病拉到別的方向去了,抱歉....
    對於在台灣島上,連僅僅當作溝通工具的都已無法完全的多族群語言,則早已沒入過往。我們因而失去的,是什麼呢?
    一段時空座標的歷史吧!!
    就如台灣史前時期一大堆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各段文明,他們留下一些遺跡,但卻不一定和現存的文明有相關性。那我們呢?我想,存在本身就有其價值,我們身處在台灣文明發展的這個時期中,見證到台灣文明發展在這個時間點上的狀況,或許以後這個文化內容會繼續存在,或以對未來文明有影響的方式延續其精神,或許以後會消失,但現在以自己認為恰當的方式把自己對文明、歷史、及存續的價值觀傳達出來,對自己的存在及對文化發展的正面性盡一分力,這些存在與曾經,即是極為有意義的價值。

    好吧,說到後來,有些不知所云了,就說我不是搞哲學的料嘛...

    [回覆] wills 迴響於 24 三月, 2009 15:49

  3. ying Re: 當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

    唉,還好你有先承認,不然,我也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迴響呢~~不知所云......

    [回覆] ying 迴響於 24 三月, 2009 21:57

  4. ying Re: 當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

    為什麼我堅持要教小孩講母語?
    我所理解的世界,是由我的母語和其他族群的語言(包括國語、客家話與原住民)交互作用建構起來的,母語不是唯一,但是是進入這個世界的鑰匙。失去這把鑰匙,這個世界將會崩潰。
    我的小孩將無法理解許許多多前人們(可能包括父母)做過的事,以及他們思考的方式。
    雖然理解整個大環境的變化,似乎有點難以抗拒,也正因為這樣,讓我更加審慎地悲觀 ...,因為如果你覺得一件事重要但卻不去做,那它就不是真的如你以為的那麼重要!
    身邊的朋友,有幾個人真的和孩子使用母語呢?
    每次帶阿良出去,大多數人(尤其是老年人)一聽到他只講台語,都會表示肯定、讚嘆之意,認為這樣子很好。
    既然這樣子是他們所以為的好,那又為什麼不跟自己的小孩子講呢?
    問題在那裡?

    [回覆] ying 迴響於 24 三月, 2009 22:08

  5. ying Re: 當語言『只是』一種溝通工具......

    為什麼罵人的話比較容易被學會?

    這就是語言的特質。我們是從『聲音』的感受開始,它的味道、顏色和情緒。
    罵人的話,尤其是所謂『髒話』,想當然爾是帶著激烈的情緒,不會是老師坐在教室裡一板一眼『教』學生所能傳達的。感受與印象越深,當然越容易被記住。

    有次參加觀摩研習去台東,路途中在遊覽車上看到播放的卡通是配台語的,自然就被吸引去看,結果被劇情惹得又哭又笑,覺得真是好看,回家後跑去錄影帶出租店找,找到了,可是回家一看,怎麼是國語的,有點失望,不過每一集的劇情還是一樣讓我狂笑又掉淚,後來忍不住想彌補沒看到台語配音的缺憾,買了一套台語版的光碟送自己當生日禮物。

    我不覺得我偏愛台語版是因為國語跟台語之間,關於語言的美感差距。

    我喜歡聽台語的,是因為那是我的母語,是我用來進入、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
    看到一路被他媽罵的對話,聽國語的就是跟台語的不一樣——因為以前多少也被這樣罵過!或看人被這樣罵過。嘻~

    就像有些書讀太多的人,講話、寫字偶而會跑出個英文字,那可不一定是叫賣弄學問,而是源於他們用了那種語言來理解這個字以及他所思考的事。
    這種人與使用的語言之間的關係,是沒有辦法分析的。

    其實,我們大多數人,可能都是用中文來思考著講或不講台語這件事吧。

    [回覆] ying 迴響於 27 三月, 2009 12:19

發表迴響

 暱稱 (必填)

 悄悄話

 標題

 個人網頁

 電子郵件

authimage 
 認證碼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