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和阿良在堤防上散步溜狗,他要求到溪底去,

因為這裡是冬山河的上游,屬於伏流,溪底沒有水,

而且滿是大大小小的石頭,是蕃薯和Anni的最愛,

阿良喜歡丟石頭讓他們兩隻撿。

 

下去溪底,他們玩他們的,我玩我自己的。

青葙的花這時大都已乾枯,摘下花穗,輕輕晃動、拍打,黑色小小的種子就會灑落,

我忙著當花婆婆,到處灑種子。

阿良好奇來看我做什麼,我說明之後,他馬上說他也要灑,

我們兩個就在河床上走來繞去,把種子灑在沒有青葙生長的區域。

不知過了多久,阿良說要回家了,他見我還在灑,

『你會不會灑太多了?』他對我說

『如果這裡整片都開滿青葙的花一定很漂亮,會有很多人來看哦!』我回答

『這樣我們就可以收錢!』沒想到他極其自然、毫無縫隙地馬上接著說

『收錢?你要怎麼收?這裡到處都可以走下來。』我腦子裡在想要怎麼跟他解釋公有土地這件事

『我們可以插牌子寫請到櫃臺買票,大人20元,小孩10元.....』他連票價都訂好了

『.......』我還沒想出怎麼解釋

『如果有人要野餐的話就要加倍!』他補充說明

『加倍?那就是大人要40元,小孩要20元?』竟然連加價也想到了驚訝

『對啊!你負責收大人的,我收小孩子.......』怎麼收錢法還有分工眨眼

我已經不想再跟他解釋什麼公有地不公有地了,

我只是一直笑著.........吐舌頭

兒子,有你真好,媽媽祝你錢途一路光明!大笑

 

謝謝你,我愛你~~




創用授權(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版
 
 
用LINE傳送

發表迴響

 暱稱 (必填)

 悄悄話

 標題

 個人網頁

 電子郵件

authimage 
 認證碼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