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這裡的部落格很寂寞也很幸福

 (閱讀全文)

加班中又遇上電腦中毒時的疑問

 (閱讀全文)

『美食』的興起,最初是菁英階級追求的飲食風尚,代表的是一種不平等。

而現今則搭配著休閒旅遊的普遍,成為社會大眾日常生活中的憧憬。

 (閱讀全文)

預告,下一個季節的心情

 

 (閱讀全文)

Onizuka,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只是一直在找方法治療自己的傷口;我曾經受過的傷,在你身上隱約可見,但是你受到更多的愛與期待,所以,後座力越強。

 (閱讀全文)

 

我的母親告訴過我,她一直很害怕自己跟我外婆一樣;而我是因為害怕已經成真之後才真的開始害怕。我總是問自己:「我是個怎麼樣的母親?」,我的女兒會不會也害怕跟我一樣呢?

 

 (閱讀全文)

 最近發現我的部落格好友名單都複製在Linda的部落格上,她說因為害怕被對方拒絕,所以選擇跟在我後面,因為願意跟我當好友的人,通常也不會拒絕她。這個世界當真這麼冷漠,連在部落格上邀約當好友都有這麼多的挫折等著我們嗎?不過是個連結,比較方便找到對方而已。

想給Linda一點鼓勵,分享孜倫祖母的一句話,以及它所要表達讓世人知道的意義。

 (閱讀全文)

 我們家子凡到慈心正式上課的第一天剛好碰上她的生日,於是,「過生日」成了我們家上華德福學校的第一節課。

 (閱讀全文)

和鄭文嵐校長相識,不過沒有朋友的來往,倒是和他夫人鍾老師較熟。看到他在部落格上抒發校長遴選挫敗的心情,讓我有句話想和他分享:『最大的障礙應該是你自己!』

 (閱讀全文)

放暑假的子凡每天都在我們辦公室『混』

昨天她對著同仁麗雲問:

麗雲阿姨,為什麼你的名字要叫做麗雲?』

因為我們稱呼麗雲的名字都是用台語

所以子凡也是一樣

只見麗雲還在想著該如何回答的時候

子凡很快地自己找到答案

『我知道,因為你很ㄌㄟˋ,所以你叫做麗雲!』Tongue out

剛切菜切到手指頭,大約一公分的傷口,血一直流

第一個出現的念頭是:終於有機會試試山金車的止血功能

 (閱讀全文)

記憶中,從我會識字、看書開始,

父親便經常囑咐我們姊妹二件事

第一,廿歲以前不可以交男朋友,因為不夠成熟,怕遇人不淑

第二,不可以看瓊瑤小說,因為看了會對愛情有錯誤的想像

 (閱讀全文)

一位留了及腰長髮的國中同學說過

留長頭髮是一種很複雜的心情

我是單單想要把頭髮留長就已經很複雜

還沒機會體驗留長髮的心情到底是如何複雜

 

 (閱讀全文)

專程從台北來宜蘭看海的人,不曉得多不多?

不過,今天下午3點58分,我遇上一個。

 

 (閱讀全文)

為了歡迎麗淑在部落格的出現,我又把之前文章發表的順序跳過了

 (閱讀全文)

好友綠枝和銘源今年四月喜獲麟兒
送的滿月禮是有機的甜蜜桃
裡面附了一張簡單的謝卡
說明桃子從哪裡來
也讓大家知道小寶寶的名字叫甘利仁

謝卡開頭敘述是從他們家的紫藤開始

 (閱讀全文)

齊豫有一首歌,歌名我忘了,歌詞很短,如下:

天上的星星,為何,像人群一般地擁擠呢

地上的人們,為何,又像星星一樣地疏遠

 (閱讀全文)

她在MSN上對我說:『如果我是男的,......』,我可以在部落格貼文徵求答案嗎?

 (閱讀全文)

 剛才接到榮總兒童牙科賈孝範主任的電話,說我們原本七月有約診,不過因為她暑假就退休離職,所以要幫我們轉給其他醫師。這個消息真的讓我很驚訝(今天令人驚訝的事還真不少~),她實在是個很好、很好的醫生,好捨不得,告訴她,我會很想念她!

想起寫『吾家有女』時有寫過看牙醫這件事,就先跳過順序,跟大家分享吧。也當作紀念跟賈醫師的這段緣分。

 

 (閱讀全文)

 澳洲有專為聽障兒童設立的學校,為了讓聽障生能回歸主流,這類學校一樣招收一般學生,但是每班的人數都不超過14人,才能提供聽障生較佳的學習環境,不然,人一多,所有聲音透過助聽器放大之後只會剩下一種——叫做噪音。

台灣要進步到為不同學習條件的孩子設立學校,而不是把他們「分類」處理,我想還有一段很長的路吧,......

 (閱讀全文)
«上一篇   1 2 ... 37 38 39 40 41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