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我們是愛工作室』是Mary、Joyce和我共同成立的,

我們並沒有設定一定要做什麼或怎麼做,

主要是陪伴身心障礙的孩子,

凡是權能之內的,就隨順因緣去做。

 (閱讀全文)

阿良做的小地精。

在華德福學校,手工課是每個年級必備的課程,

當媽的我喜歡有手工課;

因為阿良討厭鉤毛線,一點也不享受這個課程,

完成手工課作業給他足夠的痛苦。

 (閱讀全文)

宜蘭日前發生家長因為不滿孩子被罵,

帶人進校園對校長施暴的事件,

在媒體上看到這則報導,事後校長決定對該家長提出告訴。

暴力行為原本就不該,發生這樣的憾事,

社會大眾的砲口不用說,當然是一致瞄準施暴者,

雙方當事人我都不認識,不需要偏袒誰,

只想試著從不同的角度看這件事。

 (閱讀全文)

11/1工作日,讓孩子們練習自我介紹是每次例行的開始,

大家都坐在位子上輪流介紹自己,唯獨Ting在一旁走動嬉鬧,

我把他帶到隔壁教室,問他準備好了沒?

 (閱讀全文)

        吳起良,蘇澳人,今年將自宜蘭高中畢業,已被廣告設計公司網羅,隨即可當上班族。不過,這並不是他之所以『非常』的原因,他的『非常』是因為他是個自閉症者。

 (閱讀全文)
看到Mary給工作室伙伴的信件
把我四、五月在工作室臉書上的PO文做了彙整
臉書是流水帳
時間久了要回頭看有點累
尤其是搜尋的動作更不可能
感謝Mary的用心
我就順便貼到部落格上
 (閱讀全文)

昨晚阿良上床準備睡覺時,我發現有隻蜈蚣在床頭,

趕緊掀開枕頭想要趕走牠,但沒超過二秒,牠便快速地溜走了。

可是,阿良的恐懼這才開始......

 (閱讀全文)

昨天是七夕情人節。

人們常會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或兒子是媽媽前世的情人,

雖然無從考證,當事人總陶醉在這種甜蜜的想像中。

不是我潑冷水,不管今生之前你和孩子是什麼關係,

這輩子你們就是親子,不是情人。

請不要把孩子當情人對待!

 (閱讀全文)

魯道夫‧史丹納(Rudolf Steiner)提出的人智學,

簡單說,就是引領人們進入靈性世界的一個法門。

史丹納說:研究感官是進入人智學的第一章。

他提出人有十二感官,包括:

身的感官:觸覺、生命覺、動覺(自我移動覺)、平衡覺。

靈的感官:嗅覺、味覺、視覺、溫度覺。

心的感官:聽覺、語言覺、思想覺及自我覺。

 (閱讀全文)

因緣際會,到慈心華德福學校客串寫作老師。

有些家長很關心孩子在閱讀方面的情形,希望老師可以提供閱讀書單。

我沒有這樣做,但是給了家長幾個不同的角度去看孩子的閱讀,

在此跟大家分享。

 (閱讀全文)
孩子小時候要給他深根,長大了以後要給他翅膀

多聽幾場好演講,給親子關係更多養分

 (閱讀全文)

生日那天帶孩子出去吃飯,隔壁桌是一對父母和二個小孩,

小的還不會說話,坐在兒童餐桌椅,位置在我斜對面

用餐時,眼角突然瞥見有東西掉落,

我轉頭看,竟然是那個小孩從餐桌椅上掉落,

 (閱讀全文)

這半年內,我搬了三次家。

每次搬家,不同的環境都帶給我不同的學習,

很感謝有這樣的機會體驗這些事。

有朋友叫我寫搬家心得,這一切該回歸到最初搬家的動機

—希望孩子離電視遠一點。

 (閱讀全文)

每個人有他自己的樣子,我們沒有權力要求別人改變,

我們所能做的只有改變自己;

當自己改變,整個世界也跟著變了。

 (閱讀全文)

去幼兒園接阿良,他說要盪鞦韆,要我等他,

站上鞦韆開始擺動,他雙手故意同時放開,show的意味很重,

『哇!遮爾厲害,手會使放開~』我讚嘆說

 (閱讀全文)

夏天來了,晚上出去遛狗,除了小螃蟹之外,

路上經常見到已被處死的小蛇,人們這麼做,並不是因為遭到攻擊,

而是出於一種恐懼,一種想像多於實際可能發生機率的恐懼。

 (閱讀全文)

他坐在小椅子上,我與他並排坐在台階上。

是怎麼開始的?老實說,我有點狀況外,

只見他對著我還有站在一旁的另一位媽媽說:『我要揍你們!』 Surprised

 (閱讀全文)

早上開會,提早半個小時到,原本想在校園拍拍照,相機卻沒電,

於是改變主意,移步到山鬃屋歇息,可以仰躺拉拉筋。

 (閱讀全文)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關於海聲

山麓下的花園裡,一群來自海邊的人,

談論著他們在山海間的經歷,

這些人希望他們的子弟,能親身經驗人類奮鬥的圖像,

於是他們決定做一件事......

一所學校因而誕生。

以台中海線地區為起點,從善美真出發的海聲,

溫暖地呼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共同攜手為山海間的孩子努力。

 

 (閱讀全文)

阿良昨夜不知何故醒來,大聲喚我,過去看他時沒戴眼鏡,

也醒來的子凡在一旁叫著『哎唷~』,原來,他流鼻血了,噴得枕頭到處都是。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