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晚上要請朋友在家吃飯,

所以設定今天的進度『只要』把全部的木板碳燒、刷過就好。

只是,天有不測風雲......

 (閱讀全文)

昨天試過切邊機之後,我問J:

『邊邊一定要修掉嗎?』

『當然 !』她用專業的認知與堅定的態度回答我

『我本來是期望聽到你會跟我說可以不用修的.......』Yell

 (閱讀全文)

第二天,還是在備料。

下午一到工坊,就先請J教我如何挑選棧板。

她說這個洪大哥比她在行,請他帶我去挑。

 (閱讀全文)

子凡的暑假開始了。

我給她,其實是給自己,一項暑假作業:做書架。

 (閱讀全文)

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中午,忘了有沒有吃藥,自己問著自己。

一旁的阿良聽到,馬上自告奮勇地說要幫我拿藥。

 (閱讀全文)

爸爸學校畢業典禮,帶回來一把螢光棒。

姊弟紛爭於是開始......

 (閱讀全文)

三年前的端午節前夕,在助產士及親人的陪伴下,我在自家臥室床上生下阿良

當他出生的那一刻,我們才知孩子是男是女

 (閱讀全文)

下午有社區的小朋友來家裡玩,拿了一片台語童謠CD,一直問說電視在哪裡,他要看電視。

我說我們家沒有電視,那是用聽的,他便要求放給他聽。

 (閱讀全文)

潮州娘家是便當店,中午接近用餐時間,生意正忙。

阿良過來抱著我的腿,小聲地說他要吃「熊寶寶」(講台語的)。

那是阿媽去美國玩買回來的軟糖,其中有小熊的形狀,昨天晚上大姨特地包了四小包要給他和子凡。

 (閱讀全文)

在慈心中小學的華德福教育英語課程說明會上,

資深華德福教師Ben指出『當某種語言成為一種純粹溝通的工具時,代表它正步入死亡』

而被視為世界共通使用的語言:英語,它僵化、死亡的危機也最高。

 (閱讀全文)

白天晴朗的天氣,傍晚卻又起風。

整理門前韭蘭叢中的雜草,不想誤拔韭蘭,得一根根地區分開,像在拔白頭髮。

 (閱讀全文)

生產很痛,從小就聽說了,小說這樣寫,電視上也是這麼演。不過,到底有多痛呢?直教人痛不欲「生」矣!

 (閱讀全文)

二歲半的阿良,講話時開始清楚地用「我」當主詞,不再是「阿良要....」,而是「我要....」,這個階段的小孩,自我已經開始出現。

 (閱讀全文)

教養小孩就像一場戰爭。你可以用武力取勝,不過最好是智取。

 (閱讀全文)

晚上吃過飯,阿良開始不停地說著:『我要洗碗、我要洗碗』(台語的)

昨天晚上子凡在洗碗,他也吵著要洗,應付地跟他說『你明天再洗,今天先讓姊姊洗』,想不到,他竟然沒忘記這件事!

 (閱讀全文)

阿良,何許人也?

在北宜高速公路全線通車的前十一天

因為媽媽的『固執』(這是爸爸用的形容詞)在家裡出生

臍帶是爸爸親手剪斷的

 (閱讀全文)
«上一篇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