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終於盼到今年的日頭米了!!

 (閱讀全文)

漫長的冬天,一波接一波的寒流,

讓土地有了更長的休養期......

 (閱讀全文)

第一批碾好的日頭米原本有人要來換工,後來因為時間上沒能配合而取消,

之後的米,幾乎都是我和阿良二個人一起包裝的,

藉機順便說明一下,因為要給孩子『做不好』的空間,也請大家包容偶爾會出現的瑕疵品。

 (閱讀全文)

麗淑前幾天問我米賣得怎麼樣?說可以拿到她店裡,她要幫忙賣。

因為他們家自己也有種米在賣,我一開始只設定請她幫忙做取貨點,不好要她幫忙賣,

結果是她主動開口,真是不好意思。

 (閱讀全文)

【 日頭米】有換工價,一斤50元,目前為止只有一個人用這個價錢買,

不過,有好幾位朋友都認真地表示,有機會要到田裡來工作,但是不好意思用換工價買。

 (閱讀全文)

原本預計上個星期要出貨的日頭米,

因為ying想說需要有點包裝,於是請人設計了貼紙,

沒想到,完稿之後送印,碰巧遇上印刷廠員工旅遊,大家都休假,遲至昨天晚上才拿到。

 (閱讀全文)

我把【日頭米】這整個生產、販售所牽連的大小事,視為在地食物經濟的建立,

加上在地兩個字,因為其中不止為了食物的生產及產生的貨幣數字,更重要的是人的關係。

怎麼因為這塊二分六的水田,為了生活基本的食物需求,建立起一群人之間互助合作的關係。

 (閱讀全文)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不對啦,今天不是來吟詩作樂,是要賣米的!

ying把這經過日曬的米取名叫『日頭米』,即日起可以線上訂購哦!

特別感謝Peggy幫日頭米畫了這幅圖

 (閱讀全文)

2010.7.16

昨天被那幾位老人家笑說,以前家裡媳婦如果像我這樣,睡到被人家叫起床曝粟,一定會被唸......Yell

為了一雪前恥,和漢煌約好五點半要來工作,他怕自己沒那麼早起床,還吩咐我如果比他早要去他家叫他,

結果,我剛要騎車去找他時,他就出現了,時間配合得恰恰好 

開工了

 

 (閱讀全文)

昨天把田裡曬乾的稻草載回家,收割的工作才算完全結束。

真的是累到喘不過氣來,沒力氣寫貼文,

一些朋友在問米怎麼賣,我這個慢性的人,想的是先把曝粟(pha̍k tshik,曬穀子)的過程寫出來,

讓大家瞭解之後—— 就是要你們被感動到啦—— 才來買,因為我把一樣的的米定了兩種價錢呢!

 (閱讀全文)

感謝段股長的回應,更清楚地說明『萬出』是什麼,

段股長是我相當敬佩的一位友人,對鄉土充滿感情,也很認真在地方上付出。

我把他的回應轉貼出來,就當我們大家一起上一堂台灣農業的課吧,

也希望你看過後能更關心台灣這塊土地。

 (閱讀全文)

2010.7.14(三)

參加三天的聽障教育推廣工作坊,今天是最後一天,

不過割稻子的人通知說今天下午一點多會去割,只好放棄上課。

 (閱讀全文)

老木歐吉桑昨天晚上打電話給我,說這個星期三、四有颱風要來,

他擔心即將收成的稻子會受損,希望要在颱風來前收割。

 (閱讀全文)

話說那天(4/11)帶子凡、阿良去開心農場買鴨子,

別以為我在開玩笑,它真的叫開心農場。

 

 (閱讀全文)

2010.3.17(三)

下午,在壯圍國小的停車場,子凡和阿良恣意地在路上跑著,

一位要離去的老師看見,帶著幾分有趣的語氣說:『他們都不穿鞋子哦!』

『是啊~這樣鞋子比較不會壞掉』我笑著回答她

 (閱讀全文)

2010.3.24(三)

昨天寫信問青松他用的粒狀有機肥是哪一種,今天收到回信。

 (閱讀全文)

2010.3.16(二),寒流來襲

老木歐吉桑中午去柯林聚餐,約我今天下午去田裡,

他要教我貼(thiap,補足)秧仔(ng-á,植物的幼苗,通常指的是水稻秧苗)。

 (閱讀全文)

2010.3.12(五)

心裡開始被一畝田地牽絆,每天要是沒有到田裡巡察一下,

便覺得好像虧欠了什麼,只是,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欠誰?Laughing

 (閱讀全文)

2010.3.5(五)

前一天接到老木歐吉桑的電話,他人在中國旅遊,

竟然用手機打電話給我,這事肯定非同小可 。

原來他接獲情報,說田裡的秧苗已經被福壽螺吃得差不多,憂心地叫我要快點處理。

 (閱讀全文)

2010.3.5(五),天氣晴

岳明國小五、六年級的學生第一次下田,要撿福壽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