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他們看台灣/住台灣真好 晚上能安全逛街

 

 

 

 

【聯合報╱記者王宏舜】

我體內有東方基因

新聞來源:聯合報/A6版.生活     報導日期:2011-03-07

 我是莫閔恪(四十三歲),來自巴拿馬首都巴拿馬市,前後住在台灣已經十二年,台灣對我來說比家鄉還來得親切。我十八歲就來台學中文,之後曾到美國、法國和日本等地工作,後來再返回巴國;但讓我念念不忘的是台灣的自由和穩定,決定來台發展,我覺得我體內有「東方的基因」。

 我生長在巴拿馬運河區,那時是由美國控制的地域,雖然巴國是西班牙語系國家,不過我從小的生長環境幾乎是美式生活,打 網球、玩足球、啖美式食物,但令人不解的是跨過運河區的界線,整個生活方式截然不同。

 高中時我在當地報社打工,巴拿馬的社會階層鴻溝大,我觀察到亞洲的新興工業國家經濟成績亮眼,一直想來看看;在選擇留學地時,因台灣的外交處境孤立、又得面對大陸的軍事威脅,在亞洲四小龍中條件特別困難,卻能有亮眼表現,成為我的選擇目標。

人們愛念書有文化

 我在廿五年前到台灣師大學中文,那時候的台灣政治環境還未開放,可以感覺到民眾是有某種程度的「恐懼」,但相對來說卻也是「單純」的年代。我發現台灣人民的文化底蘊深厚,基本價值觀正確,民眾也愛念書,如果再加上穩定的政治和優秀的領導人,這個國家會是一直向上的氣旋,其他國家沒有這樣的內涵的話,是很難超越的。

 「愛念書」是亞洲部分先進國家發達的重要因素,連我也被影響,至今休假時還是習慣看書。

 在離開台灣後,我到美國攻讀三個有關金融的碩士,並到法國、日本等地工作,由於家人大都還在巴拿馬市,我也曾回家,不過我自己竟習慣像華人拿筷子、日本人般跪坐,太平洋彼岸的文化仍深深呼喚著我。

到處都吃得到東西

 一九九九年底美國將運河區主權交還巴拿馬,我突然發現以往熟悉的家鄉氛圍完全不一樣,我選擇離開故鄉,到世界各地再闖一闖。再次來到台北,是因為台灣是亞洲先進國家中最適宜生活的地方,沒有東京那種緊張的快步調,人民友善,而且「到處都能吃到東西」,對外食族來說,不用煩惱下廚做菜這檔事。

 在台灣的外國人比率始終很低,不過早年台灣人看到外國人都會覺得「新奇」,現在則是習以為常,這也是台灣人國際視野已開闊的明證。外國人想在台灣工作,如果不會華語那是無法長久的,因為只有能使用華語才能拓展自己的事業,否則「連聽通電話都是挑戰」。

這裡比美國還自由

 這幾年台灣社會改變很多,已是「極度自由」,甚至比美國還自由,這也意味著只要肯努力、衝刺,機會是公平的,甚至能讓台灣人扭轉貧富。走過世界多國,我還是喜愛台灣,也許台灣人並不知道能在晚上安全地逛街、外出,生活便利性十足,這在其他國家是難以做到的。

聯合報╱記者王宏舜】

我體內有東方基因

新聞來源:聯合報/A6版.生活     報導日期:2011-03-07

 我是莫閔恪(四十三歲),來自巴拿馬首都巴拿馬市,前後住在台灣已經十二年,台灣對我來說比家鄉還來得親切。我十八歲就來台學中文,之後曾到美國、法國和日本等地工作,後來再返回巴國;但讓我念念不忘的是台灣的自由和穩定,決定來台發展,我覺得我體內有「東方的基因」。

 我生長在巴拿馬運河區,那時是由美國控制的地域,雖然巴國是西班牙語系國家,不過我從小的生長環境幾乎是美式生活,打 網球、玩足球、啖美式食物,但令人不解的是跨過運河區的界線,整個生活方式截然不同。

 高中時我在當地報社打工,巴拿馬的社會階層鴻溝大,我觀察到亞洲的新興工業國家經濟成績亮眼,一直想來看看;在選擇留學地時,因台灣的外交處境孤立、又得面對大陸的軍事威脅,在亞洲四小龍中條件特別困難,卻能有亮眼表現,成為我的選擇目標。

人們愛念書有文化

 我在廿五年前到台灣師大學中文,那時候的台灣政治環境還未開放,可以感覺到民眾是有某種程度的「恐懼」,但相對來說卻也是「單純」的年代。我發現台灣人民的文化底蘊深厚,基本價值觀正確,民眾也愛念書,如果再加上穩定的政治和優秀的領導人,這個國家會是一直向上的氣旋,其他國家沒有這樣的內涵的話,是很難超越的。

 「愛念書」是亞洲部分先進國家發達的重要因素,連我也被影響,至今休假時還是習慣看書。

 在離開台灣後,我到美國攻讀三個有關金融的碩士,並到法國、日本等地工作,由於家人大都還在巴拿馬市,我也曾回家,不過我自己竟習慣像華人拿筷子、日本人般跪坐,太平洋彼岸的文化仍深深呼喚著我。

到處都吃得到東西

 一九九九年底美國將運河區主權交還巴拿馬,我突然發現以往熟悉的家鄉氛圍完全不一樣,我選擇離開故鄉,到世界各地再闖一闖。再次來到台北,是因為台灣是亞洲先進國家中最適宜生活的地方,沒有東京那種緊張的快步調,人民友善,而且「到處都能吃到東西」,對外食族來說,不用煩惱下廚做菜這檔事。

 在台灣的外國人比率始終很低,不過早年台灣人看到外國人都會覺得「新奇」,現在則是習以為常,這也是台灣人國際視野已開闊的明證。外國人想在台灣工作,如果不會華語那是無法長久的,因為只有能使用華語才能拓展自己的事業,否則「連聽通電話都是挑戰」。

這裡比美國還自由

 這幾年台灣社會改變很多,已是「極度自由」,甚至比美國還自由,這也意味著只要肯努力、衝刺,機會是公平的,甚至能讓台灣人扭轉貧富。走過世界多國,我還是喜愛台灣,也許台灣人並不知道能在晚上安全地逛街、外出,生活便利性十足,這在其他國家是難以做到的。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