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1.03.21 04:28 am

一九九四年我幫北京扶貧基金會赴海外探路尋找資源,就這樣隻身來台。如果不是台灣保留這麼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如果不是台灣人熱情助人;如果不是在台灣熱鬧的市場踩人一腳,對方不管老少,竟會立即連說對不起,喜好自由老是到處趴趴走的我,應該不會在台灣一待十六年。

我不是多金的生意人,剛到台灣時人生地不熟,借住在台北一位七十多歲、在大陸曾有一面之緣的老牙醫家,一待廿多天,老牙醫把我當成自家小輩,讓我見識到台灣人樂於照顧「老外」,不問原因,真心助人的熱情。

比大陸好禮 人際關係更傳統

然後我很放心花了八個多月,全台環島走了一圈,因為擁有大陸國家二級美術師資格,靠紙和畫筆,到處交朋友。雖然沒什麼錢,卻也沒缺錢過,讓我認定台灣是遠比大陸還好禮、人與人關係更傳統的地方;而且在台灣,只要自我要求高,一定有機會找出成就自我之路。

台灣的傳統文化,真正深植在生活中。環台旅遊後,我定居雲林縣斗六市就是個驗證。

當時碰到一位同宗姓黃的警官,我念了一首暗藏黃家家譜的詩,沒想到黃警官馬上打開話匣子,最後還論出彼此輩分,這是我在海南老家碰到黃姓老鄉,都沒發生過的事。

在台灣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台灣人有禮貌的程度到令人不可思議地步。

我常說,走在大陸馬路上,不小心踩人一腳、撞人一下,若只是討來一陣破口大罵,已算幸運的;沒想到在台灣,不管老的、小的、年輕的、男的、女的,都像反射動作似的,馬上對我說「對不起」。到現在我碰到這種反應,還很不習慣,更覺得不好意思,也連忙向對方說抱歉,那種畫面光想起來就讓人莞薾!

為聖嚴臨摹寫真 沐大師風範

來台長住,最幸運的一件事,應該是連台灣本地人、尤其是畫家都不見得有機會碰上的,就是能夠幫聖嚴法師留下寫真畫像。我是無神論者,卻見識到台灣佛家大師的親民風範。

聖嚴法師是在見過我畫的弘一法師像後,同意弟子拍照,供我臨摹寫真。我在獲同意前,已多次觀賞法師講法的影片,觀察法師的神態,最後只花十五天就完成畫作。

聖嚴法師看過後,問我:「你只見我一次面,怎能畫這麼像?」我老實回答:「早把錄影帶一看再看!」聖嚴法師哈哈大笑。我把握機會,請法師在我主編的「一群人雅集」畫冊上簽名,當時慌忙得一度找不到筆,好不容易找到了卻沒水,但聖嚴法師一點都沒有不高興。

我想,依自己的個性和專長,待在大陸會堅持不加入團體,不做引起對立的事;可是這幾年在台灣,我更能活出逍遙和自在,隨興創作,這是我覺得台灣最可貴、最難得的地方。

2011/03/21 聯合報】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