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班上有特殊生

施純材口述  鄭文嵐執筆

班上有特殊生,這對每個普通班的導師,都會是個沉重的負擔,所以連編班時都會「略作補償」--一個特殊生可抵二個普通生,不過可能多數老師還是存著「能免則免」的心態,對特殊生敬謝不敏,為了「集中心力」,本也無可厚非,但若每個老師都這樣想,那要特殊生何去何從?

我就曾帶過一個患有肌肉萎縮症的學生,有人問我怎麼「敢」接這樣的學生,其實也不是我特別有愛心,而是那年新生編班出了點差錯,第一次段考完,發現根本不像「常態編班」的成績,輔導室調出智力測驗答案卷,才驚覺計分有誤,所以只得重新編班;這時我班上有個「同學」引起我注意,因為他只有姓名,卻從來不見來上課,經向教務處詢問方知,該生因身體狀況特殊,所以屬「在家自行教育」學生,連國小也沒進過,在學校只不過掛個學籍而已。為了進一步瞭解實際情況,我乃親自登門造訪,這才知道孩子患肌肉萎縮,整日都在樓上房間,父親在蘇澳上班,母親在家裏開間牛肉麵店,一來家長忙,且又擔心孩子安全,所以並不贊成孩子到學校就學,孩子因常年封閉在自己的小空間,沒意願也沒信心走出去。但這樣窩下去,終究不是辦法,我就想:我可以幫上什麼忙?

我從在家自行教育巡迴教師那邊打聽孩子的學習狀況,得知他雖沒進過學校,但電腦在舅舅指導下,資訊能力比一般同齡的小孩還好,當我再度家訪時就從這點切入,把班上同學名字給他,請他建檔,若有同學來看他,就留下記錄,我事先已對班上同學講述該生情形,並鼓勵他們找時間去他家走走,這一來就有同學開始去串門子,有同學發覺竟與他有親戚關係,也有說彼此的父母原是舊識,有了這樣的「關係」,同學的走動更勤快了,也會陪著他玩電腦,這樣逐漸打開他的心防,我又適時予以鼓勵,並向家長遊說,最後他和父母總算同意,安排一個下午到學校「試讀」。為了這半天的試讀,我先徵求願意照顧他的同學,意外的竟有十幾個同學爭取這個機會,而「試讀」的結果是令人振奮的,因為他決定到校就讀,學校也把無障礙的設施做好,更替他在教室準備一張電腦桌及一部電腦,並為他向縣府爭取補助購置一台電動輪椅,班上也成立一個照顧小組,有五、六個固定的成員,這些措施,無非是希望讓他儘量可以與一般同學一起學習,而這不正是回歸主流、融入教學的真義所在?

這位學生後來順利升上羅高,現在就讀真理大學,對照一般患有同樣病症的人,可能十幾歲就走到人生的盡頭,他的人生應該是更值得令人喝采,而要成就這一切,是要聚合許多善緣,我不敢居功;但這也值得我們反思:我們是否曾經因為「怕麻煩」,而讓孩子錯失改變人生的機會?